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小說推薦團寵小祖宗她又野又撩团宠小祖宗她又野又撩
午后的青莲雅苑阳光正好,明媚地照射在莲池上,幽静而安谧。
神道丹尊 孤单地飞
从月洞门进去,来到父亲墨云涛和二妈黄连翘的白芷居。
两人分别住两间屋子。
墨沉皓跃升上瓦,从窗户探进去,看见父亲在看报纸,二妈她一个人正在房内午睡。
他嘿嘿一笑,时机正好,今天叫你原形毕露。
又拐进另一个月洞门,来到二叔墨松声一大家子所在的听雨居。
墨松声正与四个老婆说说笑笑,看见“儿子”来了,微微一愣,立刻又眯眼笑起,挥了挥手,“行了,你们四个去打麻将吧,我跟子倾贤侄有事说。”
四个花枝招展的老婆扭着腰肢从墨沉皓身边走过,轻轻感叹着:“真帅呢,要是别人家的孩子该有多好,招作女婿多有面子啊!”
二叔墨松声关上门,紧张道:“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过咱们私下见面要隐蔽吗?”
墨沉皓悄声道:“墨云涛外出了,我妈一个人单独在房间里,身子有些不舒服,爸您要不要过去看看?我替你们把着门。”
看儿子那有意无意的神色,墨松声当即明白了他话里的真正含义。
他向来喜欢男欢女爱,一听就动心了,嘴角勾起,“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孝心了?”
“爸,我做梦都想咱们当家作主,然后一家团聚呢。”
“好好好。”
二叔墨松声居然很感动,对于这个目标,他们已经努力很久了。
所以连衣服都不换,直接穿着睡衣和拖鞋就跑了过去,敲黄连翘的房门。
“宝贝我来了。”
他语声暧昧,黄连翘开了门,墨松声进门就抱住了黄连翘的腰。
“这大白天的你也不怕被人发现!”
“没事,发现不了。”
他等不及了,直接将黄连翘抱上床,压上去。
墨沉皓阴冷一笑,让你们痛快,黄氏,当年你气得我母亲郁郁寡欢,离开人世,今天我让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现在他该去找父亲来,看看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了。
林六六斜倚在水榭栏杆边,翘着腿瞧着好戏,只见墨沉皓扶着墨云涛来到黄连翘的房间。
快到门口时,看着父亲苍老疲惫的面容,墨沉皓心里一痛,忽然又反悔了,父亲知道真相后一定会很伤心。
他是世界财富首尊,是受万千民众崇敬的神,如果知道了自己戴了一顶巨大的绿帽子,而且戴了这么多年,他怎么受得了?
“那个爸,其实刚才妈她已经去医院了,我怎么忘记这一茬了呢?”墨沉皓拍了拍脑袋。
“嗯,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墨云涛觉察到了他的异样眼神。
他一向眼光独到,明察秋毫,眼前的墨子倾与往常不同了,吞吞吐吐必有妖。
他推开儿子的阻拦,走到黄连翘房门口,就听见里面的浪声。
顿时,滔天的怒气涌起!
嘭!一脚踹开门冲进去。
看见床上叠在一起的两个人,气得差点吐血。
“你们……”
黄连翘见被撞破奸情,当即用被子捂住身子,吓得在里面哭起来,“老爷是他强迫我的!我是被逼的,啊啊啊……”
墨松声滚下床,跪在墨云涛面前,“大哥,二弟我一时糊涂,糊涂啊,大哥饶命啊!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装,给我装!
求一百个饶都抵消不了墨云涛的盛怒!
反了!嫂子都敢碰,家门不幸啊!
而且青天白日的,就在他眼皮子底下,真是胆大包天到了极点!
墨云涛举起拐杖用力打下去。
“啊啊啊,大哥我错了!我错了……”
打完墨松声,打黄氏,狠狠地出了一口气。
“老爷我是冤枉的……我对您绝无二心……”
“黄连翘,你还可以再不要脸一些吗?我都亲眼看见了你还要狡辩?
亏我善待你那么多年,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墨云涛气得脸色发白。
墨沉皓走到父亲身边,搀扶住他,生怕父亲气结郁闷,伤了身体。
“爸,其实我是墨沉皓,有很多事情,我想您应该知道了。”
他转身走到庭院里,大声喊话:“
“所有墨家子孙都听好了,现在立刻到林家大院集合!我墨沉皓有大事要宣布!”
啊——墨沉皓说完,扬天愤怒一吼,莲池里水波涌起,连天上的云层都似乎裂开了!
作为墨家确认的继承人,他的这一声炸裂苍穹的呐喊声,把墨家的子孙们都差点吓出心脏病。
大伙儿大气不敢出,默默地准备出发。
看这情形,墨家必定有大事发生!
下午三点钟,林家大院。
所有来到青城湾古城的墨家人都被召集到了庭院里,整整齐齐地站好队。
气氛异常严肃。
事实上,墨沉皓已把周围道路都戒严了,以林家大院为中心轴,辐射出去500米范围内的居民楼全部被清空。
所有不相干的人都已驱逐出去,因此今天在这个院子里发生的事没有外人会知道。
大岩桐树下,林爷爷悠闲地躺在藤椅上,摇晃着,身上是可爱的小团子。
小团子的妈妈杨卉坐在一旁,轻轻摇着扇子驱赶蚊子。
自从杨卉和小团子回来团聚后,林爷爷就眉开眼笑,高兴得嘴都合不拢。
而墨沉皓,也已经恢复了原来的面貌,浅色衬衣配一身深色短西装,沉稳又俊朗,姿容出众,浑身隐隐地透着神光。
对于他的长相,大伙儿看着也觉得奇怪,怎么一夜之间墨沉皓长得越来越像墨子倾了?
墨沉皓清了清嗓子,声音宏朗,“今天我墨沉皓以墨家继承人的身份,替父亲出面召集大家来这里,是有三件重大事件要宣布。
诸位应该都知道,我墨家之所以能称霸全球能源领域,是跟治家严谨是分不开的!
我墨家家规森严,为人处事一向奉行同气连枝、忠诚克己原则,可是万万没想到墨家却出了一个叛徒。”
墨沉皓的语气威严又霸气,震得众人屏住呼吸。
“叛徒,是谁?”众人纷纷猜测着,也不由得愤怒起来。
“抬进来!”墨沉皓吩咐。
飞狐队员用担架抬着一个人从围墙外走进来,放置在前方的空地上。
此人双腿已断,像一个蛹一样包裹在白色绷带里,面孔布满皱纹和血丝,样子极其扭曲丑陋。
“这谁呀?”
“这个叛徒,他就是墨子倾。”
墨沉皓指着担架上的残废。
啊??!
这个像祭祀供品一样的牲口怎么可能是玉树临风的墨子倾?
一时间众人既惊疑又恐惧,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墨松声和黄连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听到墨沉皓说担架上的残疾人是他们的儿子墨子倾时,吓得面如纸白,差点昏过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