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xx4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高齡巨星 ptt-第723章:《只要愛》定檔,這個秋天,爲愛追尋!(求月票!)展示-yimi5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
第三幕的剧情进行到这里,内容已经过了大半。
已经完全被剧情吸引住的网友们,丝毫没有注意到余额不足的进度条,而是完全被丁丁生母的做法和李大智父女的接下来的命运而牵动了。
“WQNMLGB,有钱了不起啊!请得起律师了不起啊!”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鉤
“气的我一巴掌把丈母娘打晕了过去,丁丁生母太特么恶心了。从她目前的状况来看,她的生活过得不错。如果是因为当初有难言之隐,把丁丁抛弃了我还可以理解。但是既然已经过好了,为什么不早一些来找丁丁?现在来了,丝毫不顾及丁丁的感受,以势欺人想把丁丁从大智身边夺走,太特么自私了!”
“严重同意!虽然剧情里面没有表明,但是根据我的猜想,大概率是当初她未婚产子,然后为了自己以后的前途抛弃孩子。现在生活的好了,觉得后悔了想要弥补自己的愧疚,又过来抢走丁丁。从头到尾,这个人物的处事动机,都是为了她自己!相比于大智,这女人真的不配当妈。”
“我特么不太懂收养法,有没有屌大的过来解释一下,丁丁妈妈的做法合法么?”
“法学狗一枚,抛却道德从法律上来说,丁丁妈妈的做法没有问题。丁丁属于弃婴,在没有正式被收养之前,她的抚养关系是福利院那面的。福利院整改之后,她跟大智一起生活,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违法的。因为大智的情况摆在这里,确实是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这样的人没有承担法律的义务和能力,也就没有收养资格。”
“唉……心里面一万个难受,本来心情就不好,看过之后感觉更糟糕了。虽然非常喜欢大智,但是幼儿园老师说的并没有错。丁丁现在的心智已经超过大智了,她压抑着自己,在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应该照顾爸爸。懂事的让人心疼,但这确实对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来说非常的不公平。”
在一片沸沸扬扬的弹幕之中,第三幕的剧情,进行到了最后的一个节拍;
家里。
大智已经从焦虑的状态之中走了出来。
他站在丁丁的房间之前,看着那破旧的木门上贴着的图画,不断的搓着大手。
那副画画的是一对手牵着手,在太空中遨游的父女。
色彩浓烈且率真,构图充满了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每一条蜡笔的线条,仿佛都夹带着小画家幸福的微笑。
在画纸的边上,还贴着一朵幼儿园的大红花。
但是现在,那个作画的人却正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丁丁,吃,吃饭了。爸爸做了你最,最爱吃的鸡丁。”
门里没有回应。
“爸爸不知道,为,为什么惹你生气。对不起,肯定是我哪里做错了,让你不开心了。爸爸是个笨蛋,你,你这么聪明,或许你可以告诉爸爸,以后,以后爸爸不再犯了。”
门里依旧没有回应。
只是门的另一边,一个小小的身影将埋在膝盖里的脸低的更深了。
“丁丁……”
就在大智再一次敲着卧室房门的时候,家的门也被人从外面敲响。
三國張濟大帝 半瓶子不滿
“是,是谁?”
大智打开了房门,看到外面站着的刘主任和几个陌生人,他讷讷的抬起手,标准的打了个招呼。
“刘,刘大叔!你,找我又什么事?”
“大智啊,丁丁呢?”
刘主任低着头,没敢和大智对视。
整鬼專家李阿鬥 能逗你樂的大書蟲
“呵呵呃呃呃,你,你找丁丁啊!她,她在屋子里。我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惹她生了气。呵呵呵呃呃,不过不,不用担心。我给她做了她最爱吃的宫保鸡丁,她,她真的很喜欢我做的鸡丁。我,我也做的很好。鸡腿去掉骨头和皮,然后洗干净,然后用刀用力拍,拍鸡肉……切成,切成大拇指甲那么大的块,然后倒进一点点的黄酒和盐,抓抓抓……一定要抓很久,这样,这样鸡肉就会很软…..丁丁最,最喜欢吃软软的鸡丁。呵呵呃呃呃…..”
面对一向对自己和丁丁照顾有加的刘主任,大智喋喋不休的毛病又犯了,他兴奋的拍着手,炫耀着自己的厨艺以及女儿对自己厨艺的认可。
“李先生。”
只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听一个智障讲述宫保鸡丁做法的耐心。
站在老主任身后的律师抚了抚金丝眼镜,走上了前来。
他刚想说话,就被老主任一把推开了。
刘主任终于抬起了头。
看着懵懵懂懂,不断眨着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大智,他满脸的皱纹都抽动了一下。
努力的拱起一丝笑容,他才拍了拍大智的肩膀:“大智啊,我跟你说个事情。”
“大智,大智在听。”
“这些人啊,是区儿童福利院的。他们知道了丁丁的情况,想要把丁丁带到福利院去呆一段时间。”
“大智知道福利院,福利院是个好地方!大智就是在福利院长大的,那里的人都,都很有趣。饭菜也好吃,大智喜欢福利院。呵呵呵呃呃……我,我这就去问问丁丁想不想去。她要是愿意,我,我这就收拾东西。最近天气冷了,我托刘教授给她在网上买了秋裤,带小猫的那种,她,她一定要穿上。还有牙刷,我新买了牙刷。是,是亲子款的。大智,大智也能一起去,对吧?”
看着大智想到福利院开心的拍起了巴掌,刘主任的双腮抽动了几下。
“大智不能去,只有丁丁可以。”
眼睛里带着雾气,刘主任摇了摇头——他努力构建的笑容已经保持不住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大智身后的那一扇小门开了。
红着眼圈的丁丁,走了出来。
家里这么多生人,让她有些困惑。
“你们要干什么?”
看到丁丁,站在门口的女人眼里浮现出了激动,她对一旁的律师招了招手。
后者走到了丁丁的面前,蹲了下去。
“丁丁小朋友,你好啊。这些是区福利院的叔叔阿姨,我们要带你去福利院生活一段时间,然后给你找一个新的,更好的家庭,好不好?”
“不好!”
听到这些,丁丁恐惧的后退了两步。
“我有家!我的家很好!”
“别说了,反正都是哭闹。直接来吧,回去哄哄就好了。”
看着丁丁退到沙发后面,把自己整个人都藏了起来,满脸的抵抗。律师拍了拍裤腿,站起了身来。
他身后,几个穿着福利院制服的人,走了上去。
“你们要干什么?我不要走,我不要!”
眼见着一群人去拉自己的女儿,笨拙的大智本能的扑了过去。
“你们要,要干什么?”
“拦住他!”
律师大喝了一声,两个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将大智一把推到了椅子上,并按住了他。
而另外的两个,则是一把抱起了丁丁,不顾她的踢打,大步向门外走去。
在这里,电影用了一个长镜头,来表现丁丁离开家的过程。
“我不要,我不要!”
“爸爸!爸爸!”
“我不要去福利院,我要爸爸!”
镜头随着抱着她的工作人员向前,他的肩上,丁丁不断的扭打着,小手死命的伸向沙发的方向。
渐行渐远的镜头里,被人压在沙发上的大智,同样不断的挣扎着。
正在发生的这一切,让他害怕极了,也困惑极了;
“刘叔,他们为什么要把丁丁带走?是,是大智做错了什么吗?”
“是因为,因为大智是笨蛋吗?丁丁刚才生我的气,就因为大智是笨蛋。”
“我,我错了。我以后不做笨蛋了,别把丁丁带走好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别把我的丁丁带走啊!”
他胡乱的摆着手,不断的道着歉,一旁的刘主任捂着眼睛背过了身去。
看着被压在沙发上嘶喊着,痛哭着的爸爸,一样不得脱身的丁丁眼泪已经决了堤。
她挣扎着,使劲儿的摇头。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是丁丁错了,丁丁不应该跟发脾气。丁丁不应该在意别人怎么说你,你是丁丁的爸爸,你是最好的爸爸!你不要哭,爸爸!”
车门开了。
丁丁被抱上了车。
车子发动了。
那条丁丁生活了六年的小巷子,原来是那么的短。短到司机只踩了一脚油门,便走到了它的尽头。
随着车子拐弯,那条承载了整个童年的小巷子,彻底的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这个城市的车水马龙。
督主 戲骨
奔驰商务车的后排座上,带着巴宝莉围巾的女人摘下了墨镜,看着丁丁那张怅然的小脸,慈爱的伸出了手去。
“就在福利院呆一周,就一周,办完了手续之后我们就回家。我保证,会把你失去的所有,补偿给你。”
啪。
她伸过去手被一只小手打开了。
看着远去的巷子,丁丁狠狠的擦了擦眼眶。
“他都没听见我道歉。”
另一头。
听到动静的邻里都跑了过来。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了家中一地的狼藉,以及躺在沙发上,双目无神的大智。
此时的大智,仍然还抱着那张丁丁画的画,望着天花板一遍遍的重复着自己的不解和疑惑。
“是因为大智是笨蛋吗?”
一旁,红着眼圈的刘主任叹了口气。
“大智,不是的。只是他们认为,能给丁丁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给她更好的家庭。”
“他们都没给丁丁带秋裤。外面那么冷……”
看着这幅景象,邻里们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
七嘴八舌,就向刘主任砸了过去。
当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之后,所有人又都沉默了。
虽然他们已经习惯了大智和丁丁的存在,但是所有人拥有正常思维的人都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咯吱。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大智,你给丁丁邮的牙刷到……”
周老师站在门外,看着一片狼藉的屋子,愣住了神。
“这怎么了?”
“丁丁被人带走了。”
“带去了哪里?”
“福利院,有人要收养丁丁。”
听到众人的回答,老周的双腮抽了抽,点了点头之后,默默的将快递放在了茶几上。
然后,他转过了身去。
就在他跨出门槛的那一刻,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了身来,大步走到了沙发上躺着的李大智面前。
“大智,丁丁走了,你以后怎么办?”
大智没有回答。
问题的复杂性,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看着他烂泥一样躺在沙发上,一双眼睛癫痫似得乱转却不说话,邻居们都暗暗的叹了口气。
“我留下照顾他,你们回吧。”
周老师摇了摇头,对众人挥了挥手。
“欧呦,周老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屋子里这么乱,我怎么能不收拾一下就走的嘛。”
“侬看看,这群色三滴,把屋子搞的乱七八糟。我去拿工具,门都被这群乡毋宁给挤坏掉啦。”
“大智,侬还没吃饭吧?天大地大恰饭最大,阿姨去给你热热菜好伐?”
“他哪里能有心思吃的下去嘛!别说大智,丁丁在这里生活这么长时间,冷不防没有了这丫头,早上都没有人提醒阿拉遛狗……”
没有人离开。
沙发上,经过长久的短路,李大智的眼神终于恢复了清明。
糾纏不休,Boss強勢來襲 糖雅朵
以他的智商,想不到怎么解答周老师提出的问题。
不过大智有大智的脑回路。
既然不知道怎么办,就不让她走!
“大智……大智要去找丁丁!”
“丁丁问过大智,要是她走丢了,被坏人抓走了怎么办。大智答应过丁丁,不论她走到哪里,也要,也要把她找回来!”
在所有人的惊愕之中,大智站起了身来。
捡起了丁丁散落在地上的秋裤,拆开了快递,拿出了里面的牙刷。
看着那一篮一粉的亲子牙刷上,一个大象爸爸和小象女儿的造型,大智深深的吸了口气。
“不论她在哪里,不论路,路有多远!”
第三幕的剧情进行到这里,完全结束。
画面,定格在了大智拿着牙刷,站在家门之前,望向远处星空的一刻。
几个粉红色的艺术字体,缓缓浮现在了画面之中;
《只要,爱!》国庆定档。
穿过人海,跨过阻碍。
这个秋天,为爱追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