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7mci優秀都市小說 我有一座八卦爐 ptt-第六四七章 東皇太一的女兒鑒賞-8nd79

我有一座八卦爐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八卦爐
东皇太一看了一眼停在王也身边的夸父和日月二主,面色阴沉如水。
“好!”他冷冷地说道,“此事与她无关,你放她走,我与你们,决一死战!”
丹道劫
“东皇太一,我已经退了一步。”王也摇摇头,“我可以答应你,在你我决出胜负之前,不会伤害于她,但是先让她走,你还是不要想了。”
極道神尊
东皇太一有混沌钟护体,他如果不计后果,风后奇门都困不住他。
一旦放了这女人,谁能保证东皇太一不逃?
以王也他们如今的实力,压制东皇太一问题不大,但是想要斩杀他,可没那么容易。
击败一个武帝容易,杀死一个武帝,几乎没有可能。
能成为武帝强者的,哪个不是精英中的精英,便是打不过,他们要逃,除非有数倍于己身的同阶武者阻拦,否则是留不下他们的。
尤其是东皇太一这种高手,他如果一心想逃,以王也他们现在的实力,是绝对拦不住他的。
女鬼請留步 幼兒園專車
其实对王也来说,现在用那女人威胁东皇太一束手就擒是最好的选择,只不过很显然,东皇太一没有那么傻,他宁愿玉石俱焚,也不会自缚双手。
他肯答应决一死战,已经是不错了。
“希望你能遵守诺言。”东皇太一冷声道,“否则便是本座身死,也一定会让你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
被初代飞廉抓在手里的白衣女人现在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她泫然欲泣地看着东皇太一,眼神之中充满了恳求。
“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回来的。”
东皇太一眼神柔和地看了那女人一眼,开口说道。
那女人拼命摇头,眼泪大滴大滴地流了下来。
如果不是初代飞廉控制住她,她现在一定会开口大声叫东皇太一先走。
初代飞廉冷哼一声,手上神光迸射,那女人身体一软,已经昏了过去。
东皇太一眼中杀机四射。
“来吧!”他大喝道,“便是以一敌四,本座又有何惧!”
“嗡——”
混沌钟飞上半空,倏忽变大,悬在东皇太一头顶,万道光芒洒下,映照得东皇太一宛若神魔。
“东皇太一,要怪只怪你我立场不同。”王也轻喝一声,脚下微踏。
功德之力涌入金身,他身上金光大放,手上的九霄弑神枪,发出轻颤之声,先天杀戮之气,化作有形,朝着东皇太一直刺而去。
“动手!”日主东君大喝道,他化作一团大日,与月主太阴化作的月亮一黑一白,形成一幅太极图案,旋转着朝着东皇太一碾压过去。
“以多欺少,好像有点无耻吧,不过,我喜欢——”
養個千年女鬼來防身
夸父捋着胡须,点头说道。
迈开步子,他一步横跨数百里,手中的手杖,化作一根通天彻地的棒子,一棒朝着东皇太一砸了下去。
四人同时发起攻击,东皇太一凛然不惧。
他虎躯一震,混沌钟上玄黄之气冲天,与此同时,他身体猛然瘦了一圈。
虽然变瘦,但是丝毫不显虚弱,反而显得更加凝练沉重。
带着混沌钟,他和四人的攻击撞做一团。
“轰隆——”
日月二主身形显现,口喷鲜血倒飞出去,一碰之下,太极图破!
东皇太一闷哼一声,嘴角露出血迹,但是他动作不停,握紧拳头,一拳轰在夸父的手杖之上。
“咔嚓——”
轻微的骨骼破碎声中,夸父连连倒退,不断甩着手臂。
而东皇太一,已经冲到了王也的面前。
王也眼睛微眯,不躲不闪,金身之力涌动,同样是握拳出击。
“轰!”
王也连退十几步,东皇太一也是连退七八步。
这一次力拼,两人竟然差不多平分秋色!
王也眼睛一亮,之前东皇太一的实力可不止如此!
看来他为了冲破八卦炉和风后奇门的困局,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也对,自己和他耗了一个多月,没道理只有自己消耗殆尽,他现在的状态,肯定不如全盛之时。
加上刚刚他又和日月二主、夸父硬拼一招,表面上看起来他占了上风,实际上,他也是受伤不轻。
“想要速战速决吗?”王也心中想到,“可惜,你的实力,还不够。”
王也鼓动金身和血脉之力,不及损耗,朝着东皇太一扑了过去。
现在可不是单打独斗,王也后面还有夸父等人,便是他消耗到无力动手,也自然有人可以接替。
但是东皇太一可是孤身一人,王也就不信,车轮战,还拿不下他!
王也和东皇太一俱是肉身超凡,两人火拼之下,砰砰之声不绝于耳。
夸父和日月二主,一时间竟然也找不着插手的机会。
初代飞廉死死盯着战局,一旦少主有危险,他绝对会拿那女人威胁东皇太一!
对初代飞廉说,什么道德,什么弱女,都不在他眼里。
王也和东皇太一你来我往,斗了足足大半日,撞击中,王也倒飞出来,大口喘着粗气。
另一边,东皇太一也是现出身形,他的脸色也微微有些苍白,气息没有一开始那么平静,他眯着眼,盯着王也,心一直往下沉去。
就在刚才,他几次试图抓到王也来当人质,为此不惜用出了很多太虚星域的绝招,可是王也实力的增长,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全力出手之下,竟然还是被他躲了过去!
饶是以东皇太一的骄傲,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王也,已经有资格做他的对手!
如果不考虑眼前的情况,东皇太一倒是不惧和王也单打独斗地斗上一场。
可是现在自己有把柄在他们手上,他们又不止一人,今日之事,怕是无法善了。
东皇太一心中叹息一声,上万年的筹谋,还是要功亏一篑了吗?
“姓王的,想要本座的命,你们起码得有两人陪本座一起上路,那就看看,到底是谁先死!”东皇太一长啸一声,开口道。
“东皇太一,你以为我们怕死?”日主东君大喝道,“有本事,你先杀了我!”
他狂喝一声,一柄散发着灼热的大刀横过宇宙,以无坚不摧之势,砍向了东皇太一。
月主太阴没有说话,但是她的举动,和日主东君一般无二。
如今场中,他们两个的实力是最弱的,但是现在抢先出手,很明显在告诉东皇太一,你不是要拉人上路吗?我们两个奉陪!
东皇太一如果有什么杀招,按被日月二主给消耗掉了,他便再无余力对付王也三人了。
九黎麾下,从来没有怕死之人!
东皇太一面沉如水,他身形一晃,只见无边血气,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
王也眉头一皱,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日月二主。
“东夷星上的锁妖塔,已经全都毁了。”日主东君也有些意外。
“你们以为,毁了锁妖塔,便能阻止本座?”东皇太一冷哼道,“锁妖塔,不过是本座让你们看到的,本座不想让你们看到的,你们绝对看不到。”
那无边血气,汇聚到东皇太一体内,东皇太一双手环抱如球,一团血色的气体,渐渐地在他双手之间凝聚成形。
“阻止他!”
虽然不知道东皇太一在做什么,但是王也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大喝道,抢先朝着东皇太一攻去。
“迟了!”东皇太一冷声道。
距离他们不知道多少万里的一个星球上,仿佛世界末日一般,一个个走在路上的人,忽然爆成一团血雾,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转眼之间,整个星球的人,已经死了一大半。
混沌钟化作一个高达百丈的巨钟,将东皇太一护在里面,王也四人疯狂攻击,也只是让混沌钟微微震荡,无法组织混沌钟内的东皇太一。
王也眉头紧皱,风后奇门再次展开,可是这一次,混沌钟镇压时间空间,哪怕是风后奇门,也无法隔绝东皇太一与外界的联系。
“东皇太一,住手!”初代飞廉忽然大喝道,“否则,我杀了她!”
“要杀便杀。”东皇太一抬起头,眼神冰冷地看了一眼。
初代飞廉微一错愕,忽然心中警兆顿生。
几乎毫不犹豫,他体内神力爆发,神光冲天而起。
就在这个时候,被他抓在手里的那个白衣女人,忽然睁开了眼睛。
只见那女人身上,猛地爆发出一团强力的气息,她抬起手,一掌印在初代飞廉的胸前。
“轰隆——”
初代飞廉仿佛出膛的炮弹一般飞了出去,重重砸在远处一个小行星之上。
那白衣女人,缓缓地飞了起来,她面无表情地盯着王也和夸父等人,朱唇轻启。
“你们——该死!”
她冷冷的说道,一股强力的气势,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那气势,甚至比东皇太一还要强横几分。
“不对!”王也脸色一变,不是说东皇太一的女人资质不行,几世修行都无法突破武王之境吗?
她现在,分明是有武帝修为,既然她有武帝修为,那东皇太一,又为什么会被自己的神兵给引出东夷星?
只见那女人身形一晃,瞬息之间,已经到了夸父身前,两根手指,宛若利刃一般刺向夸父的双眼。
“老匹夫,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把眼睛交出来吧。”
那两根手指如同闪电,隔着老远,夸父已经感觉眼睛生疼。
他冷哼一声,“小娘皮,我就知道你有古怪,可惜你遇到的人,是老夫!”
夸父梦一口气,身形暴涨,灼热的气息散发开来,他的眼中,竟然射出两道光芒,生生撞上那女人的两根手指。
“轰——”
剧烈的撞击风波,让众人都不由自主地倒退两步。
这个时候,东皇太一忽然从混沌钟之内走了出来。
裂婚烈愛 桃心然
“身处敌营万载,你们真的以为,我会留下如此明显的破绽吗?”东皇太一手上托着一颗赤红色的球体,那球体上散发着让人心惊动魄的气息,隐约之间,还能听到鬼哭狼嚎之声。
“你是装的?”王也皱眉道。
“不全是。”东皇太一摇头道,“那件可以提升修为的神兵,我确实很感兴趣。说实话,之前我也没有想到,你们竟然真的可以困住我。”
“不过还好,这些年,我留下的手段,多少还是起了一些作用。”
“这女人,不是你那红颜知己?”王也冷声道。
“红颜知己?”东皇太一摇摇头,“小凤儿,别玩了,抓紧解决对手。”
“是,父亲大人!”
那白衣女人开口道,身上气势再涨,竟然真的把夸父给压制住了。
“父亲大人?她是你女儿?”王也更加意外了,东皇太一,竟然有女儿?
“其实你了解的那些,都是真的。”东皇太一冷冷地说道,“不过我东皇太一的女人,岂能如此轻易被你们找到?”
“想拿我东皇太一的女人来威胁我,你们痴心妄想!”
他跨出一步,星光摇曳,那一团赤红色的光芒,朝着王也等人便飞了过来。
“万载图谋,我本想用它来对付万界万族的强者,现在用在你身上,倒也不算浪费。”东皇太一冷声道,“杀了你,我会把所有玷污太虚星域血脉之人,斩杀干净,从此之后,诸天万界,无人再能前往太虚星域,你放心,我用万年时间来布下的诅咒,保证不会有任何漏网之鱼,人族,死定了。”
东皇太一哈哈大笑,那一团赤红色的光芒,轰然爆裂开来。
一股无法形容的庞大力量,将王也等人包裹在内。
那用无数人的精血凝聚而来的力量,充斥着无数人的怨念,鬼哭狼嚎,直接撕裂了众人的神念,汹涌澎湃的力量,重重拍在他们的身上。
一时间,众人好像变成了风浪中的小船,随时可能颠覆开来。
东皇太一背负双手,神情淡然,他的身前,隐隐约约出现一个诡异的符箓,还在不断飘来的血气,融入那符箓之中,那符箓渐渐地开始散发光芒,那光芒妖异无比,却又透着一股难以言明的玄奥。
天地之间,一道道肉眼可见的丝线,从那符箓之上散发开来,延伸向无边远处,其中有一根丝线,却是连入了那一团血色爆炸光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