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林笑道:“都收下吧。请再给我一份肉汤,面包。还有──”林转头问,“──你要酒吗?”
零之沉说
躲在某人身后的年轻魔法师如小鸡啄米般点点头,林便回头说道:“再给我两杯麦酒吧。这样金额还够吗?”
“多了。”胖店主又塞了几枚金币回到林的手中,只拿走了两枚,说:“自己找空位坐吧。”便离去做准备。
林之所以进门不闹事,是因为他猜想会容忍一个人赊欠一些酒食的,人品应该不会坏到哪里去。而且从他只拿部分,没有全拿,就知道对方很懂得分寸。要知按照一般小酒馆的消费水平,刚刚林所拿出的五枚金币,大概可以在这里免费吃吃喝喝很长一段时间。
这可不会是因为对方害怕魔法师。在圣城埃斯塔力生活的普通居民,面对魔法师时,态度通常是不卑不亢,而不会像奴婢一样到处鞠躬哈腰,战战兢兢地活着。除了魔法师群体自我约束的自觉外,到处闲晃的监察官们也是一大理由。
魔法师无法完全脱离普通人群,就好像身分再怎么高贵的贵族,也还是需要农民跟士兵来维持他的财富与权威。所以当魔法师与普通人发生纠纷的时候,出面仲裁的监察官大多是帮理不帮亲。
但这样文明的表现,也仅在圣城的光鲜处。不过对普通人来说,这样的生活就相当不错了。至于那些自愿走进阴暗面的人,当然适用另外一套法则。不过只要不自己走入阴影底下,大家还是守规矩的。
这也是胖店主扔一个欠钱的魔法师出门,也不害怕的原因。当然,他自己虽然不会魔法,也是个有本事的人。但,开店总是做生意。既然欠账有人还清了,他就没有理由不继续做生意。所以热腾腾的肉汤与松软的上好面包,很快就被端上桌。同时还有两大杯麦酒。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些东西在小酒馆中,算得上是最高档的料理了。来自意大利的年轻穿越众很久没吃过这么好的料理,再加上自己确实是饿了,当场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通灵影后:重生国民女神 顾容容
间中,当然夹杂着用意大利语和迷地通用语的交谈。只是嘴里吃着东西,讲话含糊不清,情绪又激动,十句里头当真听得懂两句就很了不起了。
饶是如此,林还是大概厘清了这个年轻人的情形。
他是在两年前,大约十四岁的时候,突然来到这个世界。跟某人的经历差不多,被一个善心的老魔法师收留了。但是在之后就跟某人的经历不同了,因为隔没半年,那位老魔法师就挂了。之后他就独自一人生活,直到今天。
浦桃同人
“所以说,你身上的金穗线是假的。”
被揭穿的年轻魔法师,羞愧地说道:“是的,这是照料我的那位老魔法师的遗物。我是他最后一个学徒,在我埋葬他之后,我就收下他所遗留的财产,包括这件魔法师披肩。”
林喟然一叹,真是个胆大妄为的年轻人呀。难怪在自己的侦测中,这个年轻人的权能水平充其量就是个普通入门学徒而已,连一环都还够不上。说道:“听我一句劝,把那条金穗线拆下来吧。冒充魔法师的身分,要是被监察官查到了,事情可是很严重的。”
迷地因为冒险者的流动性,当一群人来到一处新的地点后,他们的身分判定就是个难题。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是冒险者或魔法师自报什么,新地点的人就会登记什么。除了前缀有‘大’,需要认可的称号以外。
会这么宽松,除了查证困难之外,另一个原因是没有人必须为他人的负责,只有自己对自己负责。明明只是一个魔法学徒,却要装自己是魔法师,接下超出自己能力的任务,死的会是谁?
只是为了避免这样的假货,害死自己不打紧,还要牵连一同冒险的队友,迷地对于这种冒充身分的人,还是会有罚则的。别以为可以罚钱或坐牢了事,通常不是一条胳臂、一条腿,就是一条命。
所以知道这位老乡的情况后,林忍不住告诫对方,这种行为要不得呀。
像是知道自己这么做,确实不太好,所以年轻人从善如流,一把就扯下了那条金穗线,收进怀里。
而且老实说,拥有魔法师身分,或是学徒的身分,在这个世界行走,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分别。也许大家会对穿戴着金穗线的魔法师,表现得相当恭敬,但是该收的钱也不会少一分一毫。当他们发觉这个人就只是个纸老虎后,更是挂上十条金穗线都没有用。
一些剽悍的人士,连正牌魔法师都敢动了,更何况是冒牌的魔法师。反而冒牌的还要担心自己被揭穿的那一刻,会是什么样的死法。年轻人之前挂着,只是因为没人提点,所以自己不曾注意。当有人揭破,这条金穗线可是收得毫不犹豫。
解决了那条碍眼的金穗线,两人又忍不住互相询问起来历。那个年轻人只说自己是来自美第奇家族所统治的佛罗伦萨,要再详细追问,却也说不出更多东西来。从林的观察中,倒不是刻意隐瞒,而是真的不知道。
而就某人所知的欧洲历史,美第奇家族可是西欧的老牌贵族。但这么一个家族的门第好像在十八世纪就断绝了,而在此之前,佛罗伦萨一直是他们家族的老巢。这说明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十八世纪以前的欧洲人。
也因为那个时期的欧洲,知识还没像现代的地球一样普及,所以想询问这个年轻人更多关于他家乡的消息,特别是他所属的时间段,是一问三不知。只能说一些他印象中,佛罗伦萨的风土民情,而且还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但某人又不是欧洲历史专业户,讲那什么山、什么水的,他根本无从推断起。突然林想到一件事情,问道:“你知道教皇吗?”
咬着面包的年轻人眼睛一瞪,连忙咽下后,胸前画了个十字说:“我当然知道。”
“那在你的印象中,教皇是谁?”
“好像是庇护二世,不过也有听说换成了保禄二世。我住在乡下,对这种消息并不十分敏感。”
……好吧,某人能够记得清中国二十二史的顺序,已经很了不起了。身为一个理科生,可没有把皇帝列表背起来的本事,甚至也不曾查过,就更不用说天主教的教皇列表了。所以,白问了。
总之意大利年轻小伙子叫做李奥纳多,没有姓氏。
十八世纪前的欧洲平民没有姓氏,很正常。那个时期只有贵族才有姓氏。
李奥纳多这个名字,没感觉。这在意大利地区算菜市场名了吧,想想后来拍铁达尼号的小李子。欧美人士动不动就二世三世十几世的,可不是没道理的。
无家可归,号称什么都能做。所以在他吃饱喝足之后,林就带着他回家了。光凭那一嘴意大利语,某人就不可能放任他流落在外。老乡情谊,不就是能帮衬,就帮衬嘛。后来出问题的话,就后来再考虑。因为怕出问题所以不去帮忙,自己会更过意不去吧。
再说对方明显和自己来自于不同的时代。为什么?这个问题某人不探明究竟,那简直睡不好觉。反正现在对方无处可去,生活拮据,家里多一张嘴巴也没多费事。
李奥纳多也不是没问起某人的来历。但一个小年轻的嘴肯定比不上林这个也算是混出名堂来的老油条,只说自己是来自佛罗伦萨东方再东方的国度。可惜这个年轻人只知道颚图曼帝国,不管是大明还是大清,他就只是摇头。所以要确定他来的时间段,还需要努力。
拎一个大活人回家,大伙儿也没有说些什么。反正客房还很多,请瓦娜收拾一间后,李奥纳多便睡下了。
照他自己所说,这阵子过得可是相当难熬,尤其风雪天寒的,时常被冻醒。再这样下去,搞不好哪天就醒不过来了。所以有间不会漏风的房,有一床被褥,他可是激动到说不出话来。也顾不得客套,就住了下来。对他而言,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听到乡音,也是件不可多得的事情。
受苦好多日子的李奥纳多,好不容易有个舒适的环境,一下子就睡着了。他也不怕被人卖掉还什么的,反正就烂命一条,好像也不能更糟糕了。
但是刚吃吃喝喝,谈了一笔生意回来的人,就没有那么快想睡。有关汽车的事情,今天谈的也都是一些准备层面的事情。要落到实处的生产与研究章程,靠那群人可不成,得自己规画出一套来才行。
可是更多的心思,还是在穿越这两个字上。会想跟嘉隆商会的人接触,很大一个原因是怀疑对方祖上同样也是穿越众的背景。今天见面之后,那种感觉就更加强烈。而且也看得出来,跟自己不是一个时代的。
首先是他们的护卫装扮、使用的武器,一股浓浓的近代化军队风格,但是对于‘汽车’又一无所知。其次他们掌握很多农作物种类,包括香料,而且有很多种类都是该商会所独有的。再加上那些独占品种,其实都是地球的某种食用植物。
所以林推估对方祖上的背景,很有可能是法国殖民地时代的越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