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高人找自己,那是去,还是不去?
通天犹豫了。
他虽已成为天道级,凌驾于天道之上,但一想到江缺的可怕之处,他内心还是有些发憷。
觉得很骇然难解。
毕竟……
能成为天道级强者的师尊,最起码也是大道级吧。
天道级都如此恐怖了。
那大道级呢。
会不会更加恐怖?
又或者,会更加霸道?
想想通天就觉得一阵头皮发麻,难以理解其中的道道来。
心情是很凛然的。
也很难理解。
不过……
通天知道不能叫人家等太久。
思忖片刻后,通天教主就沉声说道:“可以,道友等我吩咐几句就走。”
“可。”
青莲点点头,这倒没什么大不了。
见青莲答应后,通天也暗暗松一口气,“只要不是强来就行。”
说明还有商量的余地。
是请,而不是通知。
这两者的区别有很大。
随后,通天叫来多宝,“多宝啊,你乃我大弟子,截教副教主。
今后截教就完全交给你了。
为师还有事需要去处理,你与你师弟师妹们都且好生修行吧。”
不知为何,通天有一种预感。
这一去是否还能回来。
他说不准了。
也是害怕自己回来不了。
所以才会提前找多宝吩咐下去。
高人之所以是高人,自然是因为高人的不同凡响,因为他的不一样。
那才是高人之故。
一尊天道级的强者亲自过来邀请自己,通天自然不敢不答应。
否则,还不知要面对怎样的后果。
“虽然我很有自信在此人的手底下离开,但那位高人是什么意思呢?”
通天也很好奇,暗道:“他到底有什么样的来历,到底有怎样的想法,也叫人心痒痒啊。”
这一刻。
通天的内心是无比惊奇的。
他也想知道江缺的目的,“或许,这次过去就能知道吧。”
一时间。
通天忧心忡忡起来。
他是很古怪的,但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道友,可否出发了?”
见通天再次过来,青莲便询问道。
“可以了。”
通天说道:“道友,不知你与令师尊是什么来历呢?”
青莲:“……”
他大概没有料想到通天教主会如此直接。
当即就摇摇头,淡淡地道:“以后你就会知道,何故问这么多呢?”
他是真不想解释。
因为觉得没有必要,还要多浪费口舌。
见青莲不说,通天也没有办法。
他只好闭嘴沉默不言,也不多说其他的话,心头盼望着此行能顺顺利利就好。
但这很难确定。
不日。
便到达朝歌城江府。
城还是那座城,但里面的人早已物是人非了。
江府还是那座江府,依旧屹立在街上,宛如一个独立的小洞天。
“晚辈通天见过前辈。”
哪怕是证道天道级后,他面对江缺时依然有一丝凝重。
看不透,依旧看不透江缺的修为。
如果只是境界上的差距,那如以前感觉到全身力量消失的感觉,也瞬间体现在身上。
“……”
通天有点懵,“我都已经证道天道级了,居然还被莫名压制住力量,变成一个普通人一样的存在?”
这……
不是一般的恐怖啊。
他内心都惊出鸡皮疙瘩来,老脸发黑,惊恐江缺的强大之处。
能做到悄无声息地镇压一个天道级,这实力超出他的想象了。
“他只怕已成为大道级了。”
通天暗暗地想着,“看来,高人终究还是高人,他依旧是那高高在上的存在者。”
好可怕的存在啊。
通天惊惧着,内心的波涛犹如狂风巨浪般卷起来,久久都不能平息下去。
他是很迷茫的,天道级竟然也不是高人的对手。
对方究竟得多强啊。
正想着时。
江缺淡淡的声音传来,“不必多礼,现你已证道天道级,也算是强者了。”
通天:“……”
他心道:“强者在您老人家面前依旧不够看,宛如蝼蚁一般存在。”
实在是苦涩不已。
若非一开始就体验过这种感受,他都以为是江缺故意弄的下马威了。
现在看起来,大概前辈高人有这个习惯吧。
和自己所想象的一样。
当然。
通天的心里其实也猜测到一些情况,但他又有些犹豫和不决。
这时候,江缺的声音缓缓地传出来,“通天,你能证道天道级,倒是让人吃惊。
说说看吧。
本座对你倒是挺好奇的。”
通天:“……”
闻言,通天便知躲不过去。
一咬牙。
他便开口道:“前辈,晚辈只是运气好点而已,侥幸成功了。
事实上。
我大兄和二哥他们也快突破了。
我只不过是运气好点,走在他们前面了。”
江缺:“……”
听到这些后,江缺就知道通天没有说真话。
他淡淡地一撇嘴,“通天,你这就不老实了?
要不要本座施点手段,让你老实一下?”
额!
通天是很惊讶的,他原本以为江缺不会知道这些事情。
原本觉得三言两语应该就能糊弄过去。
毕竟三清都差不多嘛。
自己运气好点突破,有问题吗?
没毛病!
但却被江缺一眼就看破,通天的老脸上就浮现出一丝丝的尴尬来。
他干咳一声,笑道:“前辈,您说笑了。
其实晚辈真的就只是运气好点,然后一不小心,就证道了。”
江缺:“……”
这种装的话,要是换一个人来,或许都相信了。
当然,还会忍不住打人。
但是江缺嘛。
却不会那样认为,他暗道:“这小子很明显就是在胡扯,还假装在装,真以为我不知道吗?”
他知道的东西可多了。
目光泛起寒光来。
旋即落在通天身上,江缺继续说道:“通天,在本座面前你还想耍花样?
你还是老老实实地交待吧。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应该知道,本座不会无缘无故开口询问,既然都已经开始问你了。
那事情自然有谱了。”
通天:“……”
不知为何。
通天总觉得在江缺面前的时候,仿佛没有秘密了。
他所有的一切都被看穿。
再也隐藏不了。
那种感觉很不好,也很尴尬。
但……
他通天确实有一些属于自己的秘密。
可一旦说出来的话,秘密还能算是秘密吗?
很显然不是了。
他沉吟道:“前辈,不管有什么,这与您好像没有关系吧?”
眼见隐藏不住,通天便破罐子破摔,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
道出自己的想法。
他没有别的目的,也没有别的想法。
“……”
江缺老脸一黑,说道:“确实与我没关系,不管你是怎么证道天道级的,其实与我没半点关系。
但是,我却想知道你的身份,你的来历。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与此前那三界鸿钧一样,应该都不是这方世界的土著吧?”
这一刻。
江缺说了很多。
也把自己隐藏在内心多年的猜测,都说出来了。
这只是他的猜测,但很有可能是真的。
按照江缺的猜想来推测,通天前后差距变化那么大,肯定有不同。
而且还能在不补充本源的情况下突破。
这就更奇怪了。
哪怕是青莲、鸿钧二人,也需要补全本源才行。
天才萌宝:绝色召唤师
但偏偏他通天没有。
按理说,除非是三清合为一体,他们的本源才算是完整。
毕竟曾经就是一体,只不过盘古开天辟地的缘故,才导致元神一分为三。
“……”
一时间。
通天面色格外复杂地看了一眼江缺,心情难以平复。
他甚至觉得很奇怪。
但又一想,高人就是高人。
与众不同是肯定的,能猜测、推断一些旁人所不能想到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只不过这种事,他们平时都没想到罢了。
见通天没有回应,江缺继续说道:“如果本座没有猜错的话,你与那鸿钧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吧。
只不过他好像觉醒记忆了,或者说恢复了。
而你觉醒得晚一些。
不知可对?”
“为什么不是夺舍或重生呢?”
通天好奇地问一句,按理说夺舍和重生才是主流啊。
见此。
江缺却暗暗一笑,“因为你已经开口问了,最能让不可能是这两种方式。”
通天:“额……”
这回他被噎得不轻。
一张老脸瞬间就黑下来。
好不难看啊。
被套话了。
原本还以为可以多藏一藏,现在看来也藏不住了。
于是。
通天有些郁闷地抬头看江缺一眼,“前辈,您大概也不是这方世界的土著吧?”
“确实不是。”
江缺坦然地承认道:“或许还和你想的不一样,所以本座才会好奇。”
“前辈能不能仔细说说?”
通天倒是好奇了,心里在想:“莫非这位前辈他……”
“现在是本座在问你。”
江缺没好气地瞪眼道:“你问那么多做什么,待你说完本座自然会说。”
实际上。
确定鸿钧和通天不是这方世界的土著后,江缺心里的推测也被证实大半。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出现了。
他内心更加好奇了。
这三界鸿钧和通天是来自哪一个地方呢?
或者说。
他们是来自哪一个世界?
又是怎么过来的?
有异宝,还是有金手指?
又或者是其他手段?
如果是从一个世界过来的,那又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呢?
这些疑惑都摆在江缺面前,想要搞清楚。
甚至,江缺冥冥中还有点特别的想法。
只要找到那个世界的坐标,他应该就可以利用金刚镯过去。
到时候自然能知道了。
“前辈,您真的想知道这一切吗?”
通天突然眉头一挑,“如果不知道的话,那您可能没什么事。
可一旦知道,有时候……
知道得越多越不安全,可能会……”
“你还没那本事。”
江缺自信十足,“换一个人还差不多。”
通天:“……”
虽然这话很直接,也很伤人。
但通天还是接受了。
他苦笑道:“前辈,这倒不是我会如何的事情,而是那方世界本就是个秘密。
说不得,本也不能说。
您要是想听,若是出事可怪不得晚辈了。”
“哦?”
江缺眉头一皱,“你先说说看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难不成那方世界还是个禁忌不成?”
不是不可能,主要是江缺并不相信罢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