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fbn精品言情小說 皇兄萬歲 線上看-64.屠第一至高神,白燭實在是個寶(6149字-求訂閱)看書-cr1hl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啊啊啊啊~~~”
小冥欢快地叫了起来。
它斩开了敌人。
它很爽。
因为定海珠也在周围,小定讷讷道:“能不能别叫了?”
小冥:“欸里?”
小定就不说话了。
这短暂的对话在夏极脑海里闪过。
随着睚眦的死去,那在用弓箭穿过空间攻击妙妙的人也停下了攻击,但只是暂停。
所以,小苏就护在妙妙身边,半点都不大意。
白烛看向夏极道:“我和你联手,一切灭了众神庭,还有这些怨主。不能任由他们发展下去。”
夏极道:“可以。”
说罢,他直接拍了拍手道:“把年盈送来。”
娑罗树妖齐觉会意,地面一阵尘埃,紧接着,一道蓝绸白衣的曼妙身影出现在了此处的林子里。
雪夫人看到漫天秋雨,也撑开了伞,然后向着夏极盈盈一拜。
夏极道:“刚刚有敌人锁定了妙妙,竟然可以无视空间距离进行射箭,你盯着洛王城。”
“是。”
雪夫人掸了掸一块青石,石上的泥城和雨水都被这随手一拂而全部拂开了。
雪夫人抬了抬腿臀,随意坐下,把伞插在身后石头里,然后便一念元神出窍,直接升到了此时萧索的天穹。
天穹,秋日的雨水如箭矢落下。
雪夫人的元神无声无息、亦不留下半点儿轨迹的穿梭而过,很快来到了洛王城上空,俯瞰而下。
城里一片废墟,还有一些残存的人在撤退,但无法分辨出动静。
按理说,能够无视空间进行射击,并且能让老师特别关照的敌人,肯定是有着明显特征的。
但现在却还是辨认不出来。
会不会早已离开了洛王城呢?
雪夫人在看的时候,夏极也与她共享视线地在看。
而此时,白烛忽然走到雪夫人面前,她的手在雪夫人背后轻轻一拍。
雪夫人忽然就觉得视线亮了起来,而且一瞬间地上所有的东西都能清晰地印入她的脑海,除此之外,这些东西的强弱竟变得一目了然。
她目光掠动,在几个挪移之间,就锁定了洛王城外两千余里处的一个红衣女人,那女人手中抓着一张巨大的彤弓,正在飞快向着更南方掠动。
她掠动的方向,是另一座城市,从地界碑上看出这城市的名字叫“开安城”,而这座城内也有着众神庭。
除此之外,似乎还有神子神主,以及至高神。
雪夫人有点吃惊,她以前确实可以观察,但绝对不会这么快这么精准地进行定位。
刚刚她躯体被那神秘女人拍了一下,就好像忽然获得了“更精准、更广阔”的视线…
这让她有点儿懵。
但夏极已经看到了那红衣女人,以及那女人手上握着的彤弓。
他也不急着出手,只是静静等着最后的确认。
只要那女人“拉弓射击”与“妙妙周围出现箭矢”的时间对等起来,那么就可以确定目标了。
不过,夏极心底也真是有点服了,这白烛说她拥有“大辅助系统”还真没错…
这手段,还有这见识,还有这股“味儿”,他已经基本把这白烛和“老祖”联系在一起了,就算不是老祖,也是上个时代活下来的老怪物了,又或者是和小苏一样的。
他共享着视线,静静等着。
小苏也维持着随手防御的姿态。
雨水,滴答滴答地落着。
林子里很安静,只有雨打林叶的声音。
骨魅 柔芷
而绕林的溪流也可见白花朵朵,诸多涟漪扩散。
约莫等了一炷香时间,那红衣女人踏入了开安城,然后就进入了众神庭。
她走过众神庭萦绕的雕饰走廊,很快便在一处天井庭院停了下来,庭院里可见还有几人…
然后,那几人一挥壁障,便有气罩将一切观察格挡在外了。
白烛又走到雪夫人身后,伸手贴在她背上…
雪夫人的目光就直接穿透那气罩。
夏极也惊诧地看了一眼白烛,既然有这手段,以后做事还是得在屋子里,不能在庭院中了。
白烛对他笑了笑,显然她也用了不知什么秘法在随着雪夫人的视线一起观察。
此时。
开安城,众神庭,庭院中。
加上那红衣女子,一共只有三道身影。
惡魔弟弟愛清純姐姐
中央坐着的一人,却是烫金长袍,唇边挂着一抹微微翘起的弧度,而神色却显着几分如同小苏一样的阴郁之色,便只是一看就明白该是枭雄般的人物。
而这样的人物,却在两百余年前被从南方赶来,然后又恩将仇报、鸠占鹊巢,直接坑了收留他们的末日教皇。
但经过这么久的发展,这男子已是心性极高,因为他的金手指能力非常强,这也使得他成为了九位至高神里的第一人。
也正是他的意志,才促成了魏洲的众神庭策划着往西方攻占云洲的计划。
他叫楚白河,金手指是“领土越大,实力越强”,这个实力是多方面的。
而在他占据了整个燕洲时,他的实力就已经是这九位至高神里的第一了,而等到占据了魏洲之后更是深不可测。
末日超級商店
红衣女子抓着弓走到他面前,小心地瞥了一眼正面带微笑、平静坐在一旁的黑袍男子。
细细去看,那黑袍都是流淌的黑潮,又如是蔽拢的翅膀。
这就是与他们结盟的另一位怨主——穷奇。
红衣女子不禁一凛。
而楚白河看到红衣女子时,则是老神在在地开口道:“九妹,其他人呢?”
红衣女子道:“都死了…睚眦被我射到了千里之外,似乎也没了气息。”
楚白河神色一冷,厉声道:“又是那个贱女人?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留手,而该直接灭了她,也不至于让她在大战中逃走。
哼,如今卷土重来,便以为自己能翻了天么?可笑!”
当初,他们九人实力尚弱,对付那全盛时候的末日教皇可是倾尽全力,只不过几人竟然还抱着亵玩之心,所以在明明可以灭杀夏小苏时刻意地想要去活捉。
而这就直接给了夏小苏逃走的机会…
红衣女子道:“大哥说的是,只是…”
她眼中露出些惊惧之色。
“你且别急,把事情细细说来,只凭那个贱女人,应该无法成功才对…”
楚白河忽然皱眉,话音也戛然而止,因为他意识到有人在观察,他能意识到元神已经很强了,但他却也丝毫无惧,而只是露出了冷酷的笑容。
“不用说了,我来杀了他们。你开弓,我帮你送箭。”
“是…”
远处这一幕已经落在了夏极,白烛,雪夫人眼底。
夏极收回了视线,看了看白烛。
白烛闭眼,睁眼,左眼微黑,右眼微白,带着一种神秘莫测的味道,而她头发更是无风自动,名媛气度瞬间多了几分狂野。
而夏极也不多说,直接召出了阴阳业箓之轮,然后抓出了冥地刀。
網王大爺,你傲嬌!
白烛瞥了一眼冥地刀,这刀是老吴的,祂认得,但现在竟似乎彻底变成眼前男人的了,那可真是有趣。
两人对视一眼,夏极在等。
白烛似明白他的意思,俏脸露出笑,“你以为因果附相我想用就用啊。”
旋即为了让夏极更理解,白烛用从穿越者那边学来的词汇道:“那是我的大招,能断灭因果的力量…”
祂一边做着其他准备,一边道:“死亡分很多种,最普通的就是肉体死亡,元神飞逸去轮回台,但这样的死亡有时候是可逆的,你只要付出一些代价、掌握了一些秘法、就能够从轮回台回来。
然后死亡还有神魂俱灭,但虽说如此,可真的要灭却灵魂却不是一件易事,粉碎的神魂还是会去到轮回台。
再接着则是在轮回台前再度死亡,那么这种死亡据说会被束缚在死地更深处,而无法返回,无**回。然而,这还有希望重新复活。
世上,最彻底的死亡,便是从因果层面进行抹杀了。
因果抹杀,那就是真的死亡。
所以,你说因果附相能简单用么?
而且…我断因果之时,若这因果的上下游存在着至高的存在,那么这些存在也会察觉我,甚至盯上我。”
夏极道:“对方还有一个怨主。”
白烛道:“那就杀不死他,我们先杀旁边的两人,那怨主本就是这一劫的劫主之一,而这些劫主都是有着区域性的,换句话说他们只能在某个范围活动,而一块大陆最多诞生两个怨主,所以不用担心它们还有。”
两人话尽。
娑罗树根须缠住两人,将他们直接送到了远处的开安城。
而与此同时,那楚白河与那红衣女子正在拉动弓弦,准备利用那明显是“穿越者金手指”的彤弓进行一次无视空间距离的射击。
夏极和白烛的出现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所以,当夏极和白烛忽然出现时,那庭院里的第三人直接动了。
那是穷奇。
是这一劫的怨主之一。
他笼着的黑袍骤然张开,犹若滴着墨汁的双翅,其中的双手则是抓着两把墨色的黑潮刀刃。
这动作无声无息,甚至连一点儿风都没有激荡起来。
这是“能量没有半点外泄”的表现,显然,这穷奇竟比之前握着三叉戟的睚眦厉害了许多。
夏极的阴阳业箓之轮也用了出去,左手掌心有黑白双鱼转动不休,这一次业箓轮上还附加了两丝若有若无的道蕴。
黑白双鱼黏住了穷奇的双刀斩击,其上双鱼跃动,转速也是快了许多,显然要黏住这样的这攻击能量也不是一件易事。
而夏极黏住了穷奇的攻击,便是手掌一挥,在挥舞的过程里,他的左手又同时剥夺了天地之力,而第三瞳里的火劫劫源神通亦是发作。
这相当于是双界之力加上穷奇的一斩被托于夏极掌心。
然后,夏极对着那正在拉弓的楚白河冷冷道了声:“死。”
他左手的三道力量,再混合着他本身的力量就直接化作一道已无法形容的光,射了过去。
楚白河本来还觉得挺没问题,但夏极这力量一出,他顿时就炸毛了。
只要碰到这一击,就算不死也得少半条命。
于是,他急忙要退。
但这一退,却忽然察觉自己已经退不掉了。
楚白河当机立断,直接一拉身边的红衣女子挡在了自己面前。
那红衣至高神是彻底呆住了,但本能之下也只是尽全力抵抗。
轰!!!
这位伟大的红衣至高神,顿时炸成了烟花。
楚白河却也有了时间缓冲,他急忙抬手,整个大地如是随着他的手一起震荡、翻起,化作一只凝实无比的土黄色巨拳迎向剩余力量。
夏极攻完这一刀,也不再去管另一边,因为他发现穷奇几乎贴面地又砍了过来,两者的力量早就不好用十四境界来界定了,如果每一境界都有着云泥之别,这两者显然都是云。
穷奇的双刀就如普通武者的刀一样,砍向夏极。
这一刀,无可躲避。
但夏极躲开了。
因为夏极被白烛拍了一下,然后他就忽然出现在了两千多里外。
逆天萌寶腹黑娘親
他抓着黑刀,周身还燃烧着熊熊战意,再度出现在飘着秋雨的林子时,妙妙和小苏都瞪大眼看着他,不明白他为啥忽然回来了。
夏极知道这不是土遁,而且…刚刚他动用阴阳业箓之轮的消耗竟然全部恢复了。
就好像,他是回到了一分钟前的所有状态。
夏极也不多想,此时战斗正在关键时刻,于是便喊了声:“齐觉!”
老树妖会意,急忙缠住夏极的脚踝,将他用土遁再送到了千里之外。
夏极一出现,就看到穷奇和楚白河在追着白烛打。
白烛左眼幽黑,右眼雪白,正以一种诡谲无比的移动方式,在空间里“乱闪”着。
对。
就是乱闪。
是毫无规则,毫无轨迹可言的闪动。
也正是这种闪动,竟让穷奇和楚白河一时间无法攻击到祂。
夏极才一出现,时间顿时就如慢了下来,他直接维持着第三瞳,继续向穷奇冲去…
穷奇本能地一记斩击。
夏极左手黏住他的斩击,然后融合了自己的蜗天双界九炎冥地刀向着楚白河攻去。
楚白河哪里接的下这股力量,此时心底已经是无语极了。
他身为众神庭第一至高神,力量在十四境里绝对是顶尖的,甚至可以说经过这两百多年的发育,他完全有信心和之前遇到的那些怪物对杀了。
但现在,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接不下眼前敌人这看似轻飘飘的一刀。
楚白河无比确信,只要被这一刀斩中,自己半条命就下去了。
四人的打斗很是古怪,看起来没有半点高手风范。
该有的能量波动,音爆,天翻地覆都已经没有了。
就如四个普通的后天江湖武者在厮杀…
只不过他们厮杀的动作被快进了数千数万倍,而他们的力量都蕴藏着极度复杂的层次。
楚白河的综合能力也是非常强大,但哪里经的住夏极这么一个磨法,可以说这就是三打一…
夏极,白烛,穷奇在压着他一个人打。
他再经打,底牌再多,也扛不住啊。
穷奇也不信邪,就是盯着夏极砍。
为什么就砍不动这个人呢?
然而,夏极那添加了两丝道蕴的阴阳业箓轮非常之稳,穷奇的所有攻击都稳稳地被他黏住了,再砍向楚白河…
楚白河吃不消了,抓着机会喊道:“穷奇,你打那女人。”
怨主心底很不爽,他本就是怨气所化,此时居然连杀一个人类都杀不动,实在是非常不爽,于是怨气更深了,但他战斗意识还是有的,此时知道眼前这人类男子身上的那阴阳鱼儿非常古怪,再怎么打也破不了防。
于是,他双刀一挥,直接斩向白烛。
白烛也知道自己虽然能打,但在这种层面的较量里,还是差了点儿。
全才大明星
术业有专攻,祂就开始绕着夏极转。
夏极就如一根柱子。
白烛绕柱跑。
穷奇追着白烛砍。
这四者的手段都是非常丰富,都不是能被秒杀的那种。
但偏偏四者的打斗都没什么能量波动,完完全全是毫不外泄式的高端打法,完全不是那种抬一抬手就惊天动地的小孩子手段。
在这个打斗过程里,最强的显然是夏极,最耐打的显然是穷奇,最诡谲的显然是白烛,底牌最多的显然是楚白河。
楚白河那底牌是一个接着一个,他几乎每一击都会附带上一张底牌,才能压着场子,但他真的吃不消了,他的底牌库在飞快缩水,再看看其他三个人…
穷奇和刚开始没区别,另外那一男一女也没啥变化。
楚白河忍不住拉开距离,维持着气度,淡淡道:“卿本佳人,奈何从贼?不如加入我众神庭,大业指日可待。”
夏极看了他一眼。
楚白河忽然愤怒了,他读出了这一眼的含义。
那男人居然敢说自己是脑瘫?
但他虽然愤怒,却也没办法。
打到现在了,楚白河觉得自己是四个人里最不稳的那一个,于是他心底竟是萌生了退意。
他一生退意,便是扬声道:“有外敌入侵,来战!”
这一声,直接让原本在庭外的诸多神侍、神将还有干部、主教层次的人结阵入内了。
但在这样的场合里,这些人有什么用?
他们还未动用什么力量,夏极口含天宪,言出法随,一声“死”字,直接让滚滚的双界神通之力将来人统统碾爆了。
而趁着这个功夫,穷奇又向着白烛斩出一刀,白烛绕着夏极跑,而楚白河已经闪身飞开了。
就在他闪身飞开时,白烛黑白双瞳一阵诡谲的闪烁,然后她对夏极说了声“准备,三秒钟”。
夏极心领神会。
他开始在心底默数。
三…
二…
一…
月照青山 妄起無明
倒数结束。
而那早就飞开了楚白河,这众神庭第一至高神竟然直接回到了原地,且一脸茫然。
他明明已经跑远了,明明还吃了不少恢复的丹药,但为什么…丹药的效果全部没了,自己又回到了原地。
是什么力量把他拉回原地的?
楚白河正愣着的时候,夏极早就准备好的一击,非常默契地砍了上去。
这一刀,楚白河没能躲过,直接头颅飞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极其靠近的穷奇也动了,它不知何时已经非常贴近楚白河,此时整个人化作一滩黑潮,直接卷过了楚白河,似乎是一口把这第一至高神给吞了下去。
穷奇才吞。
白烛双眼就“瞪”着他。
然后,穷奇回到了原位,尸体也还在原位。
夏极急忙去收这第一至高神的躯体。
他是明眼人,知道这些神主神子体内是蕴藏着道蕴的,这穷奇吞他指不定是也明白道蕴的存在,甚至还有消化道蕴的方法。
然而,穷奇提前炸开了,四处都是黑潮,扑向楚白河的半截尸体。
白烛无法再连续动用那力量,在这黑潮的突袭里,她身形一歪就要摔倒,而在她不远处的地上,几道黑潮化作的凶戾黑光已经扑了过来。
夏极左手一伸,抓住白烛的手骤然一拉,将这女人拉到了自己臂弯里,而电光火石之间,穷奇便是吞到了那半截尸体。
穷奇才吞下,便是化作了一道怪尾双翼的黑色怪物,尾巴猛然一甩,其上有刀光闪过,夏极拔出黑刀便是进行了一次格挡。
被他拉着臂弯里的白烛也没有半点儿不好意思,显然祂被这么护住的次数并不少,祂反倒是道了声:“先退。”
夏极也知道没有“因果附相”,是砍不死这穷奇的,于是踩踏地面,欲要唤出娑罗树妖。
但这一唤,他才发现这激斗程度太厉害,娑罗树妖或许根本不敢在地下,或者说他在地下的根须已经被几人战斗的波动给碾为了尘埃。
于是,他一招之前那张彤弓,彤弓入了他手的同时,他也开始往后飞退。
穷奇则是直接压了过来。
四面八方,黑压压的潮水如被他召唤了过来。
但夏极的速度何其之快,他抓着白烛,身形依然是以微秒速在飘动,在乘风踏云,而随着他的后退,一道又一道狂暴的能量冲击向迎面而来的黑色潮水。
白烛有点古怪地看着夏极,实话说,祂这一场配合下来,感觉还不错,两人二对二,虽说没杀死穷奇,但也算是取得胜利了。
白烛道:“这种怨主是存在着地域的,你可以把他的地域边缘测出来,如果你力量不足,或者陷入重围了,我带你脱离。”
夏极看了一眼臂弯里勾着的女人,觉得这东西信息丰富发达,一身本事诡谲莫测,而且都是辅助向的,实在是个宝。

PS :感冒的厉害,全身无力,今天就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