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hra2好看的都市小說 迷蹤諜影-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反擊開始鑒賞-kvnsg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他妈的,你打够了,现在轮到我了吧!”
这,羽原光一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
孟绍原!
他缓缓的转过了身子。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孟绍原!
他还站着!
他七次被打倒,又顽强的七次站了起来!
羽原光一根本不敢相信:
“你、你还能打?”
孟绍原咧嘴笑了,满脸是血,右眼乌青,模样看着有些狰狞:
“我说了,像这样,我能打上一整天!”
然后,他一步步的朝羽原光一走来:
“你累了,对吗?”
你累了,对吗?
羽原光一真的累了,他的体力,已经消耗殆尽。
可是,孟绍原却好像一台永远不会停止运转,永远都不觉得累的机器。
“到我了!”
孟绍原出拳!
这,是他今天决战到现在为止的第一次主动攻击!
羽原光一急忙格挡!
很轻易的挡住。
接着,他迅速反击,又是一拳准确的砸在了孟绍原的脸上。
動漫紅包系統
可是,孟绍原却诡异的笑了。
羽原光一,上当了!
孟绍原就是故意挨上这么一拳的。
当初,杭州警官学校,改良了武术的搏击教练谢才锐一样上了孟绍原这个当。
羽原光一一拳命中,孟绍原拼着挨了这么一下,不退不倒,反而朝着一扑。
此时,羽原光一体力耗尽,脚步、反应已经变得严重迟钝起来。
孟绍原,反击开始!
家有惡婦 雲一一
泰拳,膝击术!
历史,再次重演!
当年是谢才锐被孟绍原一个膝击术命中裆部,现在,对象换了:
羽原光一!
严重迟滞的反应,让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应对!
他惨呼一声,裆部被准确命中。
谢才锐那时被击中裆部,还能尝试反击。
天啟時代
然而羽原光一呢?
几乎虚脱的他,已经毫无抵抗能力!
孟绍原,反击!
西洋拳……好像不是……八极拳……也不像……
他妈的,管它什么拳!
孟绍原左右开弓,拳头接二连三落到羽原光一脸上。
就像不久前羽原光一揍孟绍原一样。
羽原光一哪里还吃得住这样的拳?
就在他行将倒下的时候,孟少爷那叫一个坏。
他一把抓住了羽原光一,然后又是一个:
膝击术!
还是裆部!
一个男人的裆部,接连两次被沉重击打的滋味……
……
狂呼声再度响彻全场,屋顶都几乎要被掀翻了。
不同的是,这次是中国人爆发出的欢呼呐喊!
每个人都在那里拼命的叫着,拼命的加油着。
有的人的嗓子都喊得嘶哑了。
就连镜湖老太爷也都好像一个少年一般大声呐喊助威。
李之锋狂吼连连,、齐雪贞又叫又跳。
末世之在你身旁
吴静怡也握紧了拳头。
少爷,加油!
打死他!
……
“我草你姥姥的!我草你祖宗的!”
孟绍原骑在羽原光一的身上,一拳接着一拳打下:
“你打我?你他妈的敢打我!”
羽原光一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那里,任凭对方击打。
他的眼被打肿了,他的脸被打裂了。
其实,到了后来,孟绍原也实在没力了,他到底不是铁人,他的力量也用光了。
落到羽原光一身上的拳头,已经没多少力量。
可他还在打。
他在等着一样东西的出现!
……
长岛宽瞠目结舌。
怎么了?
明明刚才还占尽上风,孟绍原都快被打死了,怎么一眨眼颠倒过来了啊?
“不行了,羽原君不行了!”
身边的人惊慌的大叫。
长岛宽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了那块白毛巾。
扔出,代表着投降。
羽原光一的投降。
大日本帝国的投降。
“快看,快看,孟绍原他疯了!”
……
孟绍原真的没力气了。
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他忽然一口咬在了羽原光一的左耳朵上。
有的时候,孟绍原真的是个疯子。
那次,他咬住了谢才锐的脖子。
现在,他咬了羽原光一的耳朵。
羽原光一甚至连惨呼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只能在那不断的蠕动着。
就在这个时候,一样东西忽然飞舞着落到了擂台上,
那是,一块白色的毛巾!
……
“对方投降了,停止,停止!”
盖斯特赶紧上前,一把拉住了孟绍原。
可是,孟绍原还是死死的咬住了羽原光一的耳朵!
……
“赢了!赢了!”
“咱们打赢了啊,日本人投降了!”
全场,欢声雷动!
大声发泄着,互相拥抱在一起。
甚至,有的中国人相拥而泣。
上海沦陷之后,这么多时间的委屈,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彻底的释放!
赢了,中国赢了!
赢了,孟绍原赢了!
你看,你看,那二十个日本人,一个个低头默不作声!
你看,你看,之前嚣张跋扈的日本人,终于低下了他们的头!
你看,你看,中国人在欢呼,那是胜利者才会有的欢呼!
中国,赢了!
擂台赢了,抗战的胜利难道还会远吗?
……
盖斯特和两名紧急奔上擂台的壮汉,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孟绍原拉了起来。
孟绍原的嘴里,竟然还咬着一块……
耳朵!
那是羽原光一的半只耳朵。
“呸!”
孟绍原吐掉了嘴里的耳朵。
他的视线模糊,意识也开始逐渐变得模糊。
他看到好多人在那大声叫着什么。
他看到好多人跑上了擂台。
那是吴静怡?齐雪贞?李之锋?
王的寵妃 墨向輕塵
好像是。
孟绍原已经看不清了。
他现在只想倒下,然后好好的睡上一觉。
李之锋和吴静怡飞奔而来,一边一个搀住了孟绍原。
“咱们,赢了?”孟绍原口齿模糊的问道。
“赢了,赢了,长官,咱们赢了啊!”李之锋喜极而泣。
“以后,谁再他妈的让我打擂台,给了灭了他的全家。”孟绍原拼劲全力说道。
“嗯,咱们再也不打擂台了,再也不打了啊。”
別鬧,姐在種田 蘇念寒
血,早蒙住了孟绍原的双眼,他朝齐雪贞看了一眼,嘴张了张。
齐雪贞用力点头,似乎在那说:
老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回家,回家。”
孟绍原喃喃说道。
“回家,咱们回家去。”
吴静怡紧紧抱着他,然后在他耳边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说道:
“你,回家了,还能吃葡萄吗?”
你,还能吃葡萄吗?
孟绍原笑了:
“我,当然……”
然后,他身子软绵绵的缓缓滑落。
……
1939年9月28日的这次决死,是孟绍原生平第一次打擂台。
也是他一生里唯一的一次走上这该死的擂台!
(昨天看到书评区有读者让我问下寂寞剑客还写不写历史了,我微信上问了下,剑客的回答是下部就是历史。我发现我这不仅在写书,还是包打听啊,嘎嘎。以后有想问关于军事历史类作者什么问题的,只要是我认识的,一定帮你们问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