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楼乙
火云烈才一出火云宫,便立刻便感受到了身体严重的不适,原本应该对火云宫有加持之力的无名火,现在却反过来对其产生了压制。
最严重的便是掺杂在无名火力量之中的魔念,它们如蛆附骨般,不断向着意识深处进攻,要知道控火需要集中精力,精神集中才能够令神炎随心所欲的铺开,随心所欲的变化。
但是现在在魔念的疯狂干扰之下,他们的操火术受到了极大的干扰,但火云烈人已经出来了,也管不得那许多,他强提精神凝聚神炎铺路,直奔楼乙而去。
淡定公主霸道爱 秋残恋月
如今的火云烈与当初浮妖战场之中变化颇大,看起来更加的沉稳老练了,举手投足尽显上位者的风范,看来他比起李闻风来,更明白身为接班人的责任跟义务。
当然这也跟宗门之间的教育方式有很大的关系,闻剑阁致力于将有天赋的弟子送入天外天,让剩下的人来维持宗门运作,这一点别说是火云宫了,恐怕其他的超级势力也做不到如此的洒脱。
楼乙这边被一群超级强者追赶,若非无忌跟冷禅两个帮忙,恐怕他早就落进敌人的手中了,此时乌云再度笼罩而来,漆黑的骨爪从乌云之中探出,这一次它们直接封住了楼乙的去路,前后都被封堵,想要逃走已然是不可能的事了。
那鹤洪江剑眉一挑,四柄仙剑呼啸而至,直奔楼乙周身要穴而来,冷禅张开大嘴,阴寒之气喷涌而出,将楼乙四周裹成了一个冰坨坨,随后剑、爪、冰坨三者碰撞,刺耳之声伴着火花四溅。
鹤洪江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仙剑,动用全力竟然破不开这诡异的冰坨子,他须发齐飞大吼一声,“四绝剑舞,给我杀!”
四柄仙剑呼啸而去,剑尖抵在一处,剑身散发着不同的光芒,以顺时针方向开始高速旋转,如陀螺一样转动,呼啸着撞在了那冰坨之上。
恐怖的剑气以一点轰在了冰坨之上,顿时冰花四溅,那冰坨被轰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出来,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红色的火束从窟窿之中喷涌而出,将四柄剑全部裹挟在了其中。
鹤洪江脸色大变,赶紧将剑召回,却发现四柄仙剑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损伤,尤其是灵性方面的损伤更大。
鹤洪江怒目圆睁,这四柄剑便是他的一切,现在四柄剑全都有所损伤,可想而知他得多么的震怒,其周身剑气轰鸣,指着楼乙吼道,“竖子,损我剑当以神魂为祭!”
楼乙脸颊抽了抽,心中暗道,“动手的又不是我,凭什么用我的魂来祭炼你的剑!”
他的想法自然被无忌给得知了,它转头看了楼乙一样,楼乙这才意识到他与它们之间的关系,一旁的冷禅趁机挑拨道,“看到没有,你的好主人在责怪你呢!”
楼乙扭头瞪了它一眼,用意念对其说道,“你是想要再回去是吗?”
一句话让冷禅吃瘪,它吐了吐自己的大舌头,然后吸气再呼吸,真阴之力再度呼出,要将鹤洪江轰出来的大窟窿给堵上,但却被楼乙给制止了。
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先给无忌道了个歉,然后用意念将方法告知了它,无忌点了点头对着鹤洪江轰出来的那个大洞,将阳火之力向外轰了出去。
楼乙趁机用风之力辅助,只听嗖得一声,这真阴之力形成的冰坨子,以惊人的速度向前飞驰而去,沿途一位黑衣人想要出手阻止,丈许长的大刀砍在冰坨之上,却瞬间连人带刀被撞飞了出去,若不是同伴即时出手相助,恐怕他便要跌入那深不见底的天星坠渊去了。
火云烈这边被数人团团围住,眼瞅着楼乙这边情势危急,他记在心里却又无法短时间内脱身,岂料这才不久工夫,楼乙便自己想办法脱身了,并向着他这边高速冲了过来。
楼乙一边操控着冰坨的前进方向,一边用精神力来探寻四周,可就在这个时候左慈正却真正意义上的出手了。
乌云笼罩的世界之中,他坐在铁椅之上,缓缓抬起一根手指,遥遥指向楼乙所在位置,然后轻轻的扣向了前方的空气。
空气如水波纹般颤动,楼乙所在之地,他突然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令其心悸之力,那是生死危机般的直觉,楼乙想也不想连忙让冷禅将冰坨的那个缺口给封住。
话音才落攻击便已到了,冰坨之中一股可怕的力量轰然爆发开来,即便楼乙有所察觉,仍然还是被对方的攻击手段给震撼到了。
冰坨在瞬间炸裂,一股恐怖的毁灭之力从四周向着他挤压而来,楼乙想也不想立刻动用刀痕空间之力,在冰坨爆裂的瞬间回到了刀痕空间之内。
这可谓是真的千钧一发之际,若是稍晚半分恐怕他小命就要不保了,冰坨爆裂形成了巨大无比的冰渣冷雾,并向着四周不断扩散,起初那些黑衣人并未将其当做一回事,甚至不少人为了抢功在冰雾尚未散去之时,便一头冲进了冰雾之中。
然而真阴之力又岂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一个个并冻成了冰坨子,从上空直接坠向了无边无尽的深渊之中。
而其他的黑衣人根本没有去救他们的打算,即便是这些人想救,又有谁能承受得住乌云教主左慈正的可怕怒火,跟这个活阎王抢功,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不过倒是真的有人不惧左慈正的淫威,他们便是冥杀宫的那些黑衣人,他们同样冲进了冰雾之中,但是却并未受到真阴之力的影响,只是冲进去后却并未发现楼乙的踪迹。
虽说左慈正这一击非常强悍,但也不可能将人轰得连渣都不剩,甚至说这里连一点血腥气都没有留下,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此时楼乙正躺在那广场的平台之上,嘴角有血渍留下,虽然他第一时间躲入了此地,但是却还是受到了对方力量的波及,他搞不清楚对方究竟如何做到的,那感觉就像是对方的攻击直接跨越了空间跟时间的限制,直接轰在了自己的身上,实在是太诡异莫测了。
现在他处于两难的境地之中,若是现在出去的话,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如何,万一敌人就在其中,那么他出去便是自投罗网,但若是他不出去,便不知道外面的状况如何,这极有可能会牵连到火云烈他们,这令他十分的纠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