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每一条河流,都孕育着生命,都是人类文明的某种起源。
狼嚎口中的印加河自然也不例外。
一路上,根据狼嚎的口述,李义协了解到沿着印加河两岸,生活着上百个大大小小的部落。
这些部落,有些是以打猎为生,有些是以打鱼为生,当然,两者兼有的也很多。
其中像是北方那个依靠种植土豆为生的部落,据说也有好几个,只不过狼嚎去过的只有一个。
“沿着这个河流一直往上走,几乎可以找到所有附近部落的踪迹;但是你们千万不要去的太远,听我阿爸说,在印加河的尽头,那里到处都是高大的树木,里面居住的一些部落,会吃人!”
狼嚎的这话,让姚成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特别是刚刚上船之前,狼嚎跟他那个叫做阿帕奇的阿爸还邀请了姚成和李义协他们再次去到水潭里面洗澡。
怎么感觉像是洗干净了等着下锅一样?
“你的意思是河流的尽头有食人族?”
“食人族?”狼嚎显然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没错,用食人族来形容他们是最合适不过了!他们非常的凶残,最喜欢捕捉附近部落的人来食用,你们千万要记住不要去招惹他们。”
“这时间居然有如此残忍的部落,实在是该死!”
李义协忍不住骂了一句。
“李郎君你们也不用太担心,这些部落据说常年生活在印加河上流的深山之中,从来不会主动的来到外面来攻击人。只要我们不去到他们的领域,就不会有危险。印加河流域的其他部落都还是比较好说话的,各个部落之间虽然偶尔有一些争执和战斗,但是大家基本上都还是比较和平的。”
狼嚎生怕自己说的食人族把李义协和姚成他们给吓跑了,今后再也不过来了,那就太可惜了。
这些天,狼嚎见识到的东西比前面二十多年都要多,他也从李义协他们船队之中发现了许许多多自己部落想要的东西。
“狼嚎,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大唐合作?”
李义协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把狼嚎吓了一跳。
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是我们在南美洲第一个发现的印加人部落,我觉得这就是缘分,我非常的珍惜这种缘分。如今我们大唐在北边千里之处修建了一座港口,准备把那里打造成我们在南美洲的重要中转和补给港口。
我们大唐的技术,你已经见识了一些。只要你跟我们合作,我可以把许多大唐出产的东西出售给你们,你们可以转手贩卖给其他部落,换一些我们想要的东西。
与此同时,我们希望港的打造,也需要大量的人来帮忙,如果你能说服一些部落安排人员来帮我们,我们都会给予相应的回报。”
李义协的话刚刚说完,狼嚎就面红耳赤的大声说道:“李郎君,你把我狼嚎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唯利是图的人吗?你们教我们打鱼,教我们制作美味的鱼汤,就已经使我们部落最尊贵的客人。
帮助客人,那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今后但凡是李郎君有什么需要我狼嚎做的事情,直接安排人来说一声就行,我狼嚎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推脱!”
“狼嚎,你不用激动!我们都知道你是最豪爽,最好客,最讲义气的人;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做完的,我们可以脸皮厚一点的让你不断的帮我们,但是我们不好意思一直让其他人不求回报的帮我们呀。
毕竟,有的时候,帮了我们之后,会耽误他们去打猎,会耽误他们去捕鱼或者种植土豆,我们给一些补偿也是合情合理的嘛。”
姚成听了狼嚎的话,不等李义协回答,就赶紧插了一句。
因为李义协有可能会觉得狼嚎这些话是客套话,但是姚成知道这些还真可能就是狼嚎的真心话。
不过,这并不代表狼嚎就傻。
待人越真诚,有的时候收获的回报就越丰厚。
“对啊,我看部落里面,现在只有我们赠送的一口铁锅,根本就不够给所有人煮鱼汤;但是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铁锅来免费送给大家。如果可以通过置换,大家各自获得满意的东西,岂不是最好不过?”
李义协也笑着跟狼嚎继续说道。
这么一解释,倒是让狼嚎的神情变得自然了起来。
“李郎君既然这么说来,我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不过问题是我觉得附近各个部落的东西,可能没有什么是你们能够看得上的呢。”
狼嚎这么一想,突然觉得心情有点郁闷。
这几天的接触,他对这些来着大唐的神人有了初步的认识。
不管是穿的衣服,吃的食物,用的器具,都不是他们比得上的。
似乎到现在为止,除了那个土豆,还没有什么东西是他们感兴趣的。
可是土豆拿东西,根本就不值钱啊。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ptt-第934章 爲了大唐鞠躬盡瘁的李義協推薦
再说了,这个东西一旦值钱,立马就会有很多人去种植,李义协收购了一次之后,也可以自己去种植,没有办法把这个置换长久的持续下去。
“怎么会没有东西是我们感兴趣的呢?不管是土豆,还是其他一些特别的可以吃的东西的种子,我们都很感兴趣。另外,你们从丛林中打猎获得的各种兽皮,我们也愿意置换。其他的东西,我们可以慢慢的发掘,肯定能够找到一些我们感兴趣的。”
李义协最感兴趣的是这些土人,到时候金矿和银矿的开发肯定需要大量的人手。
但是,现在还不好说的那么直白。
反正大家先把合作关系建立起来,慢慢的就什么都好谈了。
就这样,李义协和姚成跟狼嚎一路聊着天,旁推侧击的把附近的部落情况给打听了七七八八。
等到下午的时候,狼嚎口中种植土豆的部落就出现在大家面前。
“我们走路走的很快也需要两天的时间,但是乘坐你们的船只沿着河流而上,却是一天的时间也不用,实在是太方便了。”
甲板上面,狼嚎很是感慨的看了看自己完全看不懂的船只,再看了看岸边那自己相对熟悉的场景。
虽然上一次过来已经是几年前,但是这里并没有什么变化。
要是没有李义协这帮人的到来,也许十年后这里的模样也不会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李郎君,姚郎君,我先上岸过去跟他们说明一下,要不然我担心会引起误会。这个部落由于平时不需要去捕猎,部落里面有比较多的小孩和女人,也存储了比较多的土豆用来食用,所以一直担心会有其他的部落的人来抢他们的东西。
如果我不过去跟他们解释一下,说不定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到时候造成了一些伤亡的话,就实在是太可惜了。”
狼嚎可是见识过了李义协他们携带的刀剑的威力的人,也知道眼前这个部落的实力是附近有数的,所以自然是不希望双方发生什么误会。
这不符合他们部落的利益。
“好,那就辛苦你先下船了!”
此时此刻,李义协没有客气,直接安排人放下了小船,送狼嚎先上岸。
不过,狼嚎的担心显然是多余了。
这里的部落土人看到这艘奇大无比的船只来到自己这里,觉得非常的荣幸,立马就有一堆人围在了岸边。
一些比较热情的人甚至开始手舞足蹈起来,也不知道到底在庆祝什么?
难道是因为他们依靠种植土豆就可以生存,所以平时太闲?
“李郎君,姚郎君,你们都上来吧,他们酋长对你们的置换方案非常的感兴趣呢!”
狼嚎上岸没有多久,跟人群之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人交谈了一会之后,就朝着船只的方向大声喊了起来。
船上的李义协等人看到狼嚎这么快就搞定了,也是满脸欣喜。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有一个懂唐语的土人,还真是好啊。
以后得让狼嚎好好的多教授几个学生,等到下一次船队再过来的时候,就有一堆人会将唐语了,这对探险队来说,意义非同寻常。
反正这些土著都还没有自己的文字,那就让他们接受大唐的文字,甚至接受唐语吧。
“李郎君,这是他们部落的酋长肖肖尼,是种植土豆最厉害的人;肖肖尼的祖上就一直开始研究种植土豆,尝试着让土豆的口感更佳好,毒性更加的低;如今他们部落的土豆,已经是附近部落之中产量最高、口感最好的了。”
自己的族人总算有一件可以拿出来炫耀的事情,狼嚎明显露出了一副脸上有光的表情。
然后狼嚎有对着肖肖尼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阵,显然是在介绍李义协一行人。
狼嚎的话刚刚说完,那个肖肖尼就露出大笑,主动的上前给了李义协一个拥抱。
李义协条件反射般的菊花一紧,接着果然就感受到了双脸陆续被湿润的嘴唇给骚扰了。
欲哭无泪!
回答长安城之后,李义协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李宽那里哭诉一下,把自己受的委屈好好的表达一下。
为了大唐,自己可真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李郎君,肖肖尼邀请你们去他们部落中间的水池中沐浴呢,那是他们招呼贵客才用的水池。”
李义协的情绪还在被偷袭之中没有回过神来,又听到了另一个不想听的消息。
船队今天出发的时候,自己已经跟阿帕奇他们一起沐浴了一次。
现在刚刚到达目的地,又要跟肖肖尼他们一起沐浴。
估计在今天休息之前,至少还要再去跟他们沐浴一次。
这……
何时是个头啊!
李义协很想拒绝!
他的兜裤都要不够用了!
天气再炎热,衣服干的再快,也赶不上这个洗澡频率啊!
“这……这真是太好了!能够跟肖肖尼酋长一起共浴,实在是我们的荣幸!”
心中有着万般不愿意,但是嘴上却是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简直就像是青楼里的姑娘,虽然一天接了很多次客了,但是每一次都还得强作欢笑,甚至还得逼着自己装作一番很享受的表情。
各有各的难处啊!
露出一副符合社会期待的笑容的李义协一行人,就这样一下了船就去沐浴了。
苦中作乐的李义协,只能安慰自己说:好在这些土人招待客人的方式洗澡。听说有些部落喜欢用女子招待贵客,这要是如此的话,每天都来这么多次……自己可就要给大唐丢人了!并且还是一下就丢到了南美洲!
幸好!
洗澡这个事情,多洗几次也没什么!
毕竟这里的洗澡,真的就是洗澡!
不像是有些地方,打着洗澡的招牌,其实却是不知道洗的是什么!
就像是后世九十年代的发廊,说是剪头发的地方,里面却是连一个剪头发的工具都没有,到底是什么廊?
一番折腾之后,李义协等人总算是在肖肖尼的带领下,来到了部落种植土豆的农田之中。
一望无际的土豆田,至少有一千多亩。
李义协脸上的笑容,终于不用再装了。
此时此刻,他想仰天长啸三百声!
船队历经万般风险的来到了南美洲,总算是找到了楚王殿下说的土豆。
虽然地瓜和玉米、辣椒没有找到,有点遗憾。
但是有一个土豆,也已经是足够让大家满意的事情了。
到时候再收集一些其他的各种种子回去,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的惊喜呢。
特别是这些土人们吃的一些野菜,虽然有些长得奇奇怪怪,但是说不定口味也很适合大唐百姓呢。
“李郎君,我跟肖肖尼说过了你们用鱼获置换土豆的事情,他……他改变主意了!”
此时此刻,正在兴头上的李义协,却是被狼嚎的一句话给搞得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这就像是正在邻居家跟人家“热烈的深入交流”的时候,人家突然一句“我老公要回来了”一样,很让人扫兴。
“狼嚎,刚刚你不是说那个肖肖尼对我们的置换方案非常感兴趣吗?为什么现在突然又改变主意了?难道他想要临时涨价?”
一旁的姚成,脸色立马变得不好看了。
这些土人,不是都很实诚的吗?
怎么刚刚说好的事情,一转眼却是变卦了呢?
难道非得逼着大家动手吗?
他以为人多,自己这边人少,就有了其他想法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