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张弛笑道:“不是你杀的还能是我?谁都知道你和林家有过旧怨,他家人找你报仇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楚沧海笑得颇为无奈,张弛所说得原因可能嫁祸者也想到了,所以才把这样一具尸体丢到了自己这边。
张弛道:“你暂时不要离开京城,我的人会对你进行24小时监视。”
楚沧海道:“理解。”
张弛道:“秦博士最近情绪有些不对。”
“我已经不相信他了。”楚沧海婉转向张弛传达信息。
张弛道:“你的老友安崇光勾结外部势力窃取最高机密的罪行已经暴露。”
“秦子虚举证的?”楚沧海唇角浮现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是你和岳先生逼他的吧。”这样说的真正用意是要张弛明白现在的神密局是岳先生当家。
张弛道:“我需要对你们新世界脑域研究中心进行彻查。”
楚沧海道:“我配合,不过我对研究中心一直是放权的,你还需要和秦博士好好谈谈。”说到最后他加重了语气。
张弛道:“在最终调查结果没出来之前,你还是杀害黄春晓的最大嫌疑人,考虑到楚总的身份,我可以暂时不对你进行强制拘捕,但是我希望在需要你配合的时候,你要随传随到。”
楚沧海心情非常沉重,按照张弛目前透露的讯息,安崇光也已经被抓,自己又因涉嫌谋杀而身陷囹圄,秦子虚居然出面举证安崇光,以他的性情不会主动变节,应当是被岳先生控制了。
张弛有段时间没来上肉苑,从停车场所停的车辆来看,生意依然不错,张弛将车停好,看到了不远处正在给保安分配任务的王猛,这小子长大了成熟了,举手抬足间已经没有了过去的稚气,充满信心指挥若定。
“让一让!”
身后出现一位保洁大妈,张弛转身望去,方才认出这位正在扫地的大妈居然是师父黄春丽,能让她甘心留在这里打扫庭院的唯一原因应该就是王猛了。
两人目光相遇的刹那,张弛就意识到黄春丽已经认出了自己,唇角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别来无恙。”
優秀玄幻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線上看-第九百一十六章 保潔的秘密看書
黄春丽皱了皱眉头又叹了口气道:“你终于还是活成了我讨厌的样子。”
张大仙人叹了口气道:“别说你讨厌,连我自己都讨厌现在这个样子。”
黄春丽道:“遇到麻烦了?”
张弛点了点头,他是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黄春丽。不过心中有些犹豫要不要把黄春晓的事情告诉她,看得出黄春丽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安安静静守着儿子,也不用担心外人的打扰。
张弛道:“白云生父子都已经死了。”
黄春丽还不知道这件事,她之所以来这里应征,宁愿在这里扫地,主要就是担心自己的儿子,虽然她恨白氏,可乍一听说白氏父子的死讯还是吃了一惊。
“真的?”
张弛点了点头。
黄春丽舒了口气道:“对他们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走了!”
黄春丽叫住他道:“站住,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张弛摇了摇头。
黄春丽道:“把手给我。”
张弛真是哭笑不得:“光天化日之下,一个保洁大妈拉着一位事业有成的神秘局局长,你觉得像话吗?”
黄春丽白了他一眼道:“知道你小子的心思,担心拖累我是不是?就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能不知道?你要是把我当成外人,我以后就不再管你的任何事情。”
张弛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黄春丽道:“上车。”
张弛道:“这车上也不安全。”
黄春丽道:“你只管说,我有办法解决。”
张弛已经多次领教过她的厉害,黄春丽的灵能非常强大,拥有情景重建的能力,如果有她帮助追踪线索,事情肯定会变得容易许多,更何况黄春晓是她的姐姐,她本身也有知情权,斟酌之后还是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黄春丽。
黄春丽其实早就知道姐姐已经去世,可听到她肉身死亡的消息心中仍然难免难过,低声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带我去见她。”
张弛道:“人已经被送往了神密局,不过我已经命令他们暂时不要进行尸检。”
黄春丽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你有没有什么线索?”
张弛摇了摇头,不过他想起了一件事,将一条须根递给了黄春丽,这是他偷偷留下的。
黄春丽将须根摊平在手中,然后握住,闭上双目,很快又睁开双目道:“水月庵。”
水月庵山门紧闭,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张弛和黄春丽翻墙而入,看到院落中的满地绿叶,春还未至,叶已绿,黄春丽踩着厚厚的绿叶来到银杏树旁,发现这棵银杏树已经彻底枯死了。
她伸手抚摸在树干上,在这棵大树灵气彻底消失之前寻找可能存在的线索。
天地未曾有丝毫震动,可张弛的内心却感觉忽然一震,地上落叶无风自动,纷纷升腾而起,只是在距离地面一米左右的地方就停滞不前,逆时针旋转,在旋转中迅速枯萎变黄继而又化为齑粉。
张弛本以为会看到黄春丽重建此前的场景,可并没有看到逆流重建的场面。
那棵银杏树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在响声中四分五裂彻底解体。
黄春丽睁开双目向后退出几步,张弛担心有树枝落在她的身上,来到她的身边准备随时出手保护。
黄春丽摇了摇头,等到尘埃落定,方才轻声叹了口气道:“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可是我却什么也看不到……”神情颇为落寞。
张弛道:“您的意思是凶案发生在水月庵?”
黄春丽没说话。
张弛实在是有些想不通,虽然秦君卿非常厉害,可是楚文熙毕竟掌握了通天经,以秦君卿的修为应该伤不了楚文熙才对?但是死者可以确定就是楚文熙,确切地说应当是黄春晓的肉身,林朝龙将楚文熙的大脑移植到了黄春晓的体内,现在肉身已经死亡,楚文熙的大脑又如何存活下去?
黄春丽道:“我想亲眼看一看她的遗体。”
张弛点了点头:“没问题。”
作为黄春晓的亲妹妹,黄春丽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她的出现理所当然,按照程序,没有亲人的签字也不应该进行尸检。
黄春晓的尸体暂时被送到了神密局的鉴证科,张弛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自从他冒充谢忠军的身份回到京城之后,岳先生突然保持沉默,安崇光方面也只是被关押,没有接受进一步的审讯,总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前兆,张弛隐约觉得岳先生的沉默或许和楚文熙的死亡事件有关。也许岳先生是在酝酿大招,在她没有出招之前,自己也要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尽快做出布局,准备和她进行决战,重新夺回神密局的控制权,顶着神秘局局长的身份张弛做事也方便了许多。
黄春丽看到已经了无生气的姐姐内心并没有想象中的悲伤,其实她早已接受了姐姐去世的现实,一直以来活在世上的只是楚文熙,窃取姐姐身躯而存活,眼前的姐姐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可对她而言却是终于得到了解脱和平静。
鉴证科的负责人虽然没有对尸体进行解剖,可是他们也进行了常规检查,向张弛出局了一份初步的尸检报告,黄春晓的身上有多处伤痕,初步判断是暴力殴打所致,但是没有找到致命伤。
非常奇怪得是,她的身上找到了不少的植物根须,判断为银杏,死亡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二个小时,在她的指甲缝隙中发现了一些植物纤维和纸屑,纸屑的成分推断为宣纸。
张弛看完之后,问道:“有没有脑部损伤?”
鉴证科负责人道:“进行过脑部扫描,死者的脑部并没有遭受重击的表现。”他将一份尸体解剖同意书递给张弛,小声道:“谢局……”
张弛明白他的意思,拿着那份文件来到黄春丽的身边:“黄小姐,这是尸体解剖同意书,为了尽快查明死者的死因,我希望你能够……”
黄春丽道:“我想单独和她待一会儿。”示意张弛把同意书放下,她回头再签。
张弛做出一副非常为难的表情,装模作样地考虑了一会儿,向黄春丽道:“十分钟!”方才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暂时离开。
来到外面张大仙人点了一支烟,老谢从头到脚都是恶习,为了贴近人物形象,现在张弛也是烟不离手。
鉴证科负责人来到张弛身边道:“谢局,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头啊。”
“怎么不对头啊?死的是她姐姐,这要求不过分呐。”
“我担心出问题。”
“屁的问题,她还能把尸体给偷走了?”
说是十分钟,可张弛还是多给了黄春丽两分钟,大伙儿都习惯了谢忠军的随性,看到他烟没抽完,也不好去打扰,直到张弛把烟抽完扔在地上踩灭了,方才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骂道:“不是说好了十分钟吗?草!都特么过去两分钟了,怎么没人提醒我?”
一群部下面面相觑,这货真不是人,赖我们吗?你特么是领导,谁敢打扰你抽烟啊。
一群人准备回去,没走到门口就看到黄春丽自己出来了,黄春丽当着他们的面把尸体解剖同意书给撕了。
张弛装出着急上火的样子:“您这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吗?我不同意,而且我现在就要认领尸体,我姐已经走了,我不允许你们再打扰她。”
鉴证科负责人一脸求助地望着张弛,张弛瞪圆了小眼睛:“黄小姐,咱们刚才可说好的,您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
黄春丽道:“我答应你了吗?”
张大仙人将谢忠军恼羞成怒的样子演了个十足。
黄春丽心中暗赞,这小子真是戏精,如果不是自己拥有特殊的灵能还真是难以看透,板起面孔道:“你是不是没听清楚,我现在就要带走我姐姐的遗体。”
张弛嬉皮笑脸道:“黄女士,我知道您失去了姐姐心中一定很难过,可我还是希望您先冷静一下,您拒绝尸体解剖我可以理解,但是您要把尸体带走这就有些冲动了。”
“怎么叫冲动?我姐姐已经去世了,难道我任由你们这些人去侮辱她的遗体?”
一群人都面露尴尬之色。
张弛仍然陪着笑脸道:“这怎么能叫侮辱呢?我们想进行尸检也是为了查明真相。现在已经能够确定,黄春晓并非自然死亡,是他杀,难道你不想查出真正的凶手是谁?”
“调查真凶的事情应该交给警察,和你们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张弛耐着性子道:“这件事可能超出了警方的能力范围。”
黄春丽望着张弛神情充满了鄙夷:“你们有能力查出来?”
张弛点了点头道:“也许只有我们才有这个能力。”
黄春丽道:“既然你们那么有能力,为什么非要解剖我姐呢?”
张弛道:“您的意思是只要不进行尸体解剖,其他的事情您都能接受?”
黄春丽道:“那也要分什么事情。”
鉴证科负责人来到张弛身边低声道:“要不咱们请秦博士帮忙。”这货并不知道其实这都是张弛和黄春丽预先商量好的局。
张弛叹了口气道:“这样吧,你打报告我来签字。”
鉴证科联系秦子虚之后,秦子虚方面并没有拒绝,张弛将一切安排得看起来理所当然。
在黄春丽签署文件的同时,他专门去见了安崇光,安崇光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刁难,自从他们返回京城之后,岳先生突然就保持了沉默,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楚沧海也处于神密局的全面监控中,当天下午他的家里来了一位不请自来的访客。
楚沧海见到黄春丽的第一反应就是她向自己寻仇来了,不过他还是表现出相当的风度,邀请黄春丽坐下,亲自给黄春丽上茶,提醒道:“我还以为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过来看我呢。”
黄春丽道:“楚先生以为我是来看你的?”
楚沧海道:“你应该听说你姐姐的事情了吧?”
黄春丽道:“知道,所以我想当面问一问你,是不是你杀害了我的姐姐。”
楚沧海正准备回答,脑海中却响起了一个声音道:“我知道不是你。”
楚沧海有些诧异地看了黄春丽一眼,没想到她竟然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和自己交流,楚沧海何等智慧,顿时心领神会,摇了摇头道:“不是我,调查的最终结果会给我清白。”
黄春丽道:“你怎么解释我姐姐的遗体出现在你的家中?”
楚沧海的脑海中响起她真正想传递的消息:“你应该知道她是换脑后的楚文熙吧,林朝龙的大脑移植手术并非完美无瑕,产生了强烈的排斥反应,她必须寻找一具可以匹配她能力的躯体,所以她选中了秦君卿。”
楚沧海心中的震骇难以形容,同时又生出不祥之兆,难道秦君卿已经出了事?
“我无法解释,是有人想要嫁祸给我。”嫁祸他的人是楚文熙。
黄春丽道:“你和谁有仇?”
楚沧海心乱如麻,缓缓摇了摇头,脑海中继续回荡着黄春丽的声音。
“楚文熙很可能已经成功夺舍,但是她现在也是最虚弱的时候,对我们来说这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我们不把握住现在翻转局面,一旦等她恢复,恐怕天下间再也无人能够控制住她了。我现在要你将秦子虚的所有资料告诉我,包括他发生的所有的事情,你们联手做过的事情,也许我能够将他唤醒。”
临近新年,新世界脑域研究中心也放了假,秦子虚独自一人坐在空空荡荡的中心会议室内,表情有些迷惘,这次的放假不仅仅是因为新年的缘故,他们的金主楚沧海遇到了麻烦,研究中心被勒令暂时停止一切研究行动,等候调查。
秦子虚感觉自己的记忆突然上了一把锁,有些事无论怎样努力都想不起来。
负责保洁的大爷仍然在兢兢业业地做着清扫工作,秦子虚努力想着他的名字,可怎么都想不起来,甚至连这位保洁大爷的样貌都觉得有些陌生。
“我好像没见过你?”
躬身拖地的大爷直起腰来,向他笑了笑:“秦博士,您在跟我说话呢?”起身的时候,秦子虚刚好看到他的工作证,上面写着名字——韩红根。他努力将这个名字将记忆中的样子联系起来,可想了好一会儿还是一无所获,秦子虚痛苦地皱了皱眉头,右手的食指和拇指用力拧了一下川字型的眉宇之间。
一个脑科专家居然记忆出了问题,真是莫大的嘲讽啊,还不到五十岁……我的生日……秦子虚马上又陷入了另外一个困扰之中,想得越多,烦恼就越多。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阿尔兹海默症?不可能,秦子虚用力摇了摇头。
“秦博士,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秦子虚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您值班啊?”
“是啊。”
“您老在这里工作多久了?”
“说起来我在这里的时间比您还要久呢,韩大川院士在中心主持工作的时候我就在这里,我是他老家的亲戚。”
“韩大川?”
保洁大爷点了点头:“对,就是他。”
还好秦子虚记得韩大川:“他去世很多年了。”
“也没有多久,不过他为人很好呢。”
秦子虚哑然失笑,这句话好像有些厚此薄彼的意思:“您跟他应该非常熟悉吧?”
“熟悉的很,我还参与过他主持的研究项目呢。”
秦子虚难以置信地望着这老头儿,不可能,一个扫地的保洁老头,参予韩大川的项目,搞笑吧?不过他马上又明白过来,应该是把保洁的工作也视为项目的一部分,可能这老头也认为现在正在参予自己的项目呢。
“老人家很有主人公精神呢。”
保洁大爷道:“秦博士,您好像变了。”
“哪里变了?”
“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不是指您的相貌,是说话的语气,很奇怪,您不是中了邪吧?”
秦子虚道:“哪有什么中邪。”
“反正我感觉您自打五天前回来就变得非常奇怪,经常发呆,而且脾气也不好,记性也变差了。”
秦子虚知道他说得都是事实,嘴上却否认道:“哪有的事情,您去忙吧。”
保洁大爷点了点头,转身继续拖地。秦子虚又陷入迷惘之中,他总觉着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保洁大爷拎着拖把准备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停下脚步道:“对了,秦博士,您让我将韩大川博士的那些遗物给扔掉,我就直接给扔了啊?”
秦子虚闻言一怔,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难道是自己已经忘了,心念一动道:“这样啊,你带我再去看看。”
“地下室里面呢,乱七八糟的,您还是别去了,我给拿上来?”
秦子虚道:“别麻烦了,我去看看。”
跟随保洁大爷来到地下室,打开其中一间房门,里面并没有多少东西,保洁大爷指了指其中的三个纸箱。
秦子虚走过打开其中的一个纸箱,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张合影,这张合影有年月了,照片已经泛黄,他从照片上很快找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当他看到其中一人的时候不由得愣了一下,缓缓转过头去,望着那保洁大爷:“你……”
保洁大爷道:“是不是觉得我像其中一个人?”
秦子虚道:“你是……张清风?”
保洁大爷微笑道:“我还以为你已经傻了,看来还是记得一些事情的。”
秦子虚忽然向门口冲去,张清风并没有阻拦他,目送他冲出了大门,秦子虚大步攀上台阶,推开安全门,听到安全门在身后关闭的声音心中稍安,眼前光芒刺眼旋即又黯淡了下去,让秦子虚惶恐的是,他进入得仍然是刚才的那间地下室,张清风仍然站在刚才的位置阴测测望着他。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