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贾宝玉堂堂亲王之尊静坐在火炉边帮她们烤肉,单是这份尊荣,就令众女孩无法抗拒。
再加上其欣长的双手,娴熟自如的动作,在她们眼中,自然比湘云和探春的可观赏性强多了,也令她们期待的多。
所以在贾宝玉烤好一些鹿肉之后,几乎每个人都很给面子的品尝了一下,然后欣然叫好。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呵呵呵,我说他们在这里烤肉吃,被我说中了吧,隔着老远都闻着香味了。”
直到听见王熙凤的声音,满屋的人才知道有人来了。
大家回头,只见薛姨妈为首,王熙凤和宝钗二人紧随其后从小路走了进屋。
“姨妈,你们来了,快请坐……”
迎春等人忙让座。
薛姨妈笑道:“孩子们,你们尽管玩便是,不用管我,我过来瞧瞧,然后还要找你们太太说话去。”
薛姨妈还在客气,王熙凤已经熟络的挤进人群,伸手就从那炉子架上拈了一块看起来烤肉了的鹿肉,吹了吹就扔进嘴巴里,然后一边嚼吃一边笑着和昔日的大小姑子们说笑,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的样子。
但是这一点,就令探春、黛玉等人暗暗钦佩。
别的女子要是与夫家和离了,哪里还好意思回来做客,更别说如此谈笑风生了。
探春始终记着诗社的正事,见人总算齐了,便拉着宝钗说道:“宝姐姐你可算来了,我们现在可以开诗社了。”
宝钗笑道:“既来了,总得随我母亲去见见老太太和太太才好。”
宝钗原本就最是守礼的人,更别说现在她已经挂着这家“准媳妇”的身份,更是不愿意错半点。
说着,她便上去拉了拉王熙凤,道:“怎么就忙着吃了,一会回来再吃不行?”
王熙凤就笑着跟她脱离出来。
王熙凤时隔数日再次进门,身份就是贾家的外侄女,自然要重新去拜见过贾母和王夫人才好堂而皇之的在大观园内玩耍。
黛玉见她如此听宝钗的话,却嘲笑道:“你们瞧,任她以前如何刁蛮的人,如今住到宝姐姐家,就这般听宝姐姐的话了。”
王熙凤以前就爱“欺负”她,如今王熙凤落难,她自然要好好“落井下石”一番。
不过她这玩笑却也有些过分之嫌,探春等人想笑,又觉得不合适,宝钗也不知道回说点什么好。
倒是王熙凤满不在意的样子,甚至走到黛玉身边,捏捏她的娇嫩脸蛋,笑道:“你说的是呢,我如今寄人篱下,自然要听宝丫头的话。可是你住在他们家这么些年,可有听宝玉的话啊?怎么我听说,你以前还总和他闹别扭呢?”
一句话说的黛玉脸蛋都烧红起来,拍开王熙凤的手,恶狠狠的瞪她一眼,又偷偷瞧瞧另一边的贾宝玉,害臊的低下头来。
薛姨妈和宝钗见王熙凤这般反应,也是由心的笑了。
黛玉的性子她们都知道,往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她们也不会往心里去,更不可能认为黛玉是在挑拨她们的关系。
“好了,你们先玩吧,我们就先过去,一会就就让你们宝姐姐和凤丫头回来,耽误不了一会。”薛姨妈笑说着,与贾宝玉点点头,领着宝钗二人及两个丫鬟,从另一边的小路出去了。
不多时候,宝钗和王熙凤二人果然单独回来,顺带还带回了李纨。
大家早已准备妥当,就等宝钗这位海棠社的扛鼎人物之一以及李纨这位社长一到场,就要开社。
李纨因问:“今儿的题目是什么,可拟定了?”
探春回答说:“二哥哥说了,今儿时间长,他想换个规则,总共拟定三局,每局定出前三甲,最后揽总定出今日的诗魁。
此外每一局头名都有奖赏,相应每一局表现最不积极的,或者是没有完成的,定要接受惩罚才好。惩罚也由魁首来定,可以是罚一杯酒,也可以让她做一件小事。”
“这倒是比先时有了些新意,只是比哪三场呢?”
宝钗听了觉得有意思,故赞许道。
迎春接着道:“第一局是即景联句,五言排律一首,限‘二萧’韵,
第二局第三局分别是一首七律和一首绝句,题目也是简单,便是‘梅’和‘雪’,至于用韵,等前一轮的魁首决出来,再由她来限韵。”
李纨听到“即景联句”心里还打了个突突,待听到后头的题目是雪和梅,又松了口气。
想了想,她笑道:“即景联句便不说了,这雪也是眼前现成的景儿,只这梅……
咱们作诗虽是玩,却也不防筹备齐全一些。芦雪庵附近虽没有梅花,咱们园子中却有不少的。
最好的当数栊翠庵山上的那一片梅花林,昨儿我就见了,开的正好,原本我还想折一枝回去。
只是我有些嫌恶妙玉的为人,不愿理她。
今儿咱们既要作诗,不防你们谁去折一枝好的回来,放在眼前,我们看着也更好作了。”
“大嫂子说得有理,不过谁去折呢?”
探春也出言附和,目光却锁定在贾宝玉的身上。
妙玉为人孤僻,言语上从来不知道给人留颜面,又不爱搭理人,这种性子没人喜欢和她打交道。
但是她们却都知道,整座园子里,能够得妙玉看重的,大概就只有贾宝玉一人了。
大概便是,贾宝玉在学识、思辨这些妙玉自恃颇高的地方都能胜过她的原因。
她们都知道,那一回贾宝玉和妙玉二人在暖香坞辩论“禅机”,贾宝玉将妙玉说的哑口无言,只能负气而走的事。
但是事后,妙玉却似乎并没有生气,想来是被二哥哥所折服了吧。
面对众人的眼神暗示,贾宝玉视而不见,道:“既然如此,等会第一轮即景联句谁输了,谁便去折梅好了。”
他倒不是不愿意去,只是不想如此轻易让她们得逞。
探春等人听他如此说,也只能就范。
于是大家移步主会场,摆上杯盘果碟,一切准备就绪,大家开始拈阄定序,头一个作定便是李纨。
恰好王熙凤也吃饱喝足,跑过来瞧热闹,见她们个个一脸认真,屏气凝神的模样,仿若要干大事。心里好笑的同时又来了兴致,于是笑着道:“刚才听你们说的什么即景联句,我听了半晌,倒是有了一句粗话符合你们的要求,不知我可能说一句在上头?”
众人眼睛一亮,皆笑:“如此更好了,快快说来!”
她们怎么会想到,近乎文盲一样的王熙凤竟敢有胆量来参与她们的游戏!
她们之前想都没想过要邀请她呢。
王熙凤笑道:“我就想到一句,剩下的我可就不知道了,说来你们可别笑话我。”
李纨正不知道怎么起个好头,王熙凤愿意来参与,作好作歹都算是替她解了围,因此不等她客套完,便连忙提笔在方才定的次序上头添了一个“凤”字,又对王熙凤道“请”。
王熙凤何等大方,见状便坦然道:“人们都说下雪必刮北风,昨儿夜里我听了一夜的北风,倒是突然得了一句,就是‘一夜北风紧’,怎么样,可还使得?”
王熙凤仅限于识得寻常字的水平,哪里正经作过诗,这一说完,不免探着头询问众人的评价。
原以为大家或许会嘲笑她,不料众人一听,竟都有些纳罕之意。
黛玉给她解惑:“你的这句虽粗一些,却正是会作诗的起法。细细想来,你这句不但好,而且留了多少地步给我们后人呢。”
湘云也拍案叫道:“就这句为首了,稻香老农,还不快快续上去!”
听得这二位权威的赞许,王熙凤顿时得意起来,她忙过去给李纨铺纸,一边笑道:“快给我续上几句好的,让她们都吃惊。”
李纨果真便题头写道:
“一夜北风紧,”
想了想,自己联了一句:
“开门雪尚飘。入泥~怜洁白,”
边写就便说。
下面是香菱,她也踟蹰着接道:
“匝地惜琼瑶,有意荣枯草……”
……
……
接下来的事就与王熙凤全然不相干了,虽然即景联句便是想到何处就说到何处,但是也有韵律和意思的要求,她也不好意思再献丑,所以听了一会,见她们没完没了的往下对,就失了兴趣,回去吃酒去了。
只是她这刚一回来,就听见平儿的声音:“咦,我的镯子呢?”
“怎么了?”
王熙凤走过来。
平儿四下找了找,皱眉道:“方才我放在桌子上头的镯子不见了一个……”
平儿作为曾经的管家奶奶王熙凤的左膀右臂,也是穿金戴银的,她戴的两个镯子都是纯金打造的,方才坐下陪紫鹃、莺儿几个吃烤肉的时候,就把镯子褪下来放到旁边的桌子上,谁知一回头,就只剩一个了。
麝月和袭人见状,也连忙上来帮忙寻找,只是没有踪迹。
王熙凤管家多年,对这种情况很了然。
她知道,必定是眼皮子浅的丫鬟把东西顺走了。
她放眼望去,除了各家自己的贴身丫鬟,此间服侍的人,几乎都是怡红院的。
本来闹内贼这等事就不是件有脸的事,何况今儿还有外客,又是贾宝玉做东,要是这等事情闹起来,一来贾宝玉脸上必定不好看,二则甄茯等人只怕不自在,兼之或许还会怀疑贾家门风不严。
于是王熙凤给平儿一个眼神,道:“兴许是你记错了,走的时候我仿佛看见那桌子上还剩一个,定是你大意,只戴了一个就出来了。”
平儿会意,虽觉得有些委屈,也只好作罢。
但是袭人和麝月皆是眼尖之人,已经看穿内情,对视一眼,皆看出对方眼中的严峻之色。
对奴才来说盗窃可是大罪,要真是她们的人干的,她们的脸面也丢尽了。
可是不是她们的人,还能是姑娘们偷得不成?
于是袭人笑道:“各位姑娘先慢慢吃,我们去那边瞧瞧。”
说着与麝月到外头,商议查访之法。
“来来来,李灵妹子,难为你一年到头替我们操持大病小病,那么劳累,多吃一点。还有咱们的女护卫大人,也来吃一点吧……”
王熙凤坐下,笑着招呼李灵和陆诗雨。
她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要是换在以前,谁敢欺负她的人,她定是要细细查访出来严惩不贷的。
可是如今她已经不是琏二奶奶,来这儿是做客的,自然就不能那般行事了。
陆诗雨将王熙凤的做派看在眼中,心里也不禁觉得,这位女子倒是不愧巾帼之名。
要是其再多读点书就好了。
她却是看见了刚才是谁拿了那镯子,但是她没准备现在说出来。
哼,他不是那么稀罕自己院里的丫鬟,个个都当成宝一样,如今出了这等丑事,看他脸上怎么挂的去!
另一边,贾宝玉等人自然不知道这边屋里的事。
他们都忙着看戏呢。
湘云素有捷才,这种即景联句最合她的心意不过了。
最开始的一轮大家按顺序联了之后,湘云就有些按捺不住性子,又嫌弃香菱和迎春等人联句联得慢,便强抢了过去,一连说了几个。
她这般故意“展才”,黛玉如何能服,未免联合宝钗和探春对其进行夹击和逼迫。
湘云也是不怂,大开思绪,几乎是别人对完上一句,她想也不想就对下一句的。
原本以为就是湘云和黛玉等两级对抗,不防见她们玩的实在开心,宝琴和甄茯两个也受到感染,很快加入进来,很快就形成了“一超多强”的局面。
不错,“一超”指的就是湘云,她一个人面对黛玉等四五六七名高手的围剿,竟也不惧,反而乐在其中,不过最后着实也不支了。
李纨笑道:“罢了,你们就到这儿罢,等会儿二萧的韵都被你们给用光了。”
湘云便拉着李纨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大嫂子这算是救了我了,再迟一些,我便被她们给累死了。”
黛玉既觉得她此时的模样好笑,又嫉妒其方才风头尽显,便嘲笑道:“一般你也有才尽之时?我道你还有上百句等着我们呢。”
其他人也都笑起来,方才那种各展口才,无比欢乐的作诗氛围,真是令人愉快。
特别是对宝琴五个新人来说,以前竟少有这种机会的。所以宝琴和甄茯两个才会在还没有完全和大家熟络的时候,就完全投入进来。
李纨将长长的卷纸扫了一遍,发现方才众人所作已有百余句之多,便感叹道:“这些尽管够了,再多倒不美。”
说完,想了想,给添了最后两句,以作收尾。
然后李纨抬头笑道:“不用说,这头一场的头名,定是湘云无疑了。虽然她有带头乱了规矩,不过最后的效果却是好的,又看在她如此卖力给我们表现的份上,就不予处罚了。
至于第二第三,当数林丫头和宝琴,不意蘅芜君和怡红公子竟落了第。”
宝钗笑道:“这原是她们应得的,我们甘拜下风。”
贾宝玉也笑了笑,出这道题,就是想看她们姐妹们“争强好胜”的场面,他自己,自然不是很在意。
谁知李纨口风一转,便道:“如此,你们二人谁去折了梅花来?”
宝钗和贾宝玉二人一愣,皆看向李纨。
宝钗心想,虽然她刚才没有成心与她们争抢,但也不至于被惩罚啊。
贾宝玉笑看着李纨,道:“大嫂子这可不公平,我和宝姐姐虽然比林妹妹她们少了几句,但也不至于算是最后一个吧?”
李纨理所当然的道:“怎么不公平?你和林丫头,宝丫头三个本来就是我们诗社的镇社人物,如今竟被琴儿甚至甄丫头比下去了,难道不该罚?
再说,甄丫头她们五个是客,我和迎春、惜春她们本来就不大会作,香菱又是才刚加入的,你说,不罚你们罚谁?”
“呃……”
贾宝玉素来也是机变的,此时竟也有哑口无言之感。
不由对李纨竖起大拇指,“大嫂子……言之有理~!”
其他人看见李纨欺负贾宝玉二人,都纷纷笑了起来:“社长英明。”
贾宝玉看了一眼宝钗,见其目光诚挚的看着他,再是不懂风度的男子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好吧,我去就我去。”
贾宝玉起身,一摆衣袖,就要起行。
黛玉忙道:“外头怪冷的,先吃一杯热酒再去!”
湘云忙把酒壶提来,黛玉亲捧了大杯,满斟一杯递给贾宝玉。
贾宝玉心中顿生暖意,接过两口饮尽。李纨又将他的斗篷拿来为他披上,然后贾宝玉方在一片期待之中,踏雪往栊翠庵而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