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血屠一直很惧怕血耀神君,但,自认为自己已是家族的荣耀,更是上位神的修为,不可能再像年少时那么悲惨,多次被打得不敢归家。
血耀神君这一脚,踹碎了血屠所有幻象。
心中只求早日踏入大神境界,方能保全脸面,不至于在众神面前如此没有尊严。
但,血屠并不觉得自己说错了!
无月好歹是威震寰宇的精神力强者,强虐了一位年轻大神,是一件很荣耀的事吗?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吗?
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声名?
若她行事作风是这样的,名声早就烂透。
唯一的解释,显然就是她不愿嫁给虚天,又没有办法抗拒虚天的意志,只能以这种方式脱身,宣告天下,自己已是不洁之身。
血耀神君看向脸色凝重的血绝战神,道:“找到若尘的位置了吗?”
血绝战神轻轻摇头,道:“被秘术掩盖了起来,加上距离遥远,无法推算。”
血耀神君道:“无月没有理由这么做!如果我是她,即便真的布局,将身体给了若尘,也绝不会以投影的方式告知整个诸神大陆的修士。”
小黑冷声道:“就算是用出投影天地的手段,也不该只显露出张若尘。显露出她自己,岂不是更好?”
不死血族的诸神,纷纷向他看去。
“本皇对女人没有兴趣!”小黑哼声道。
血耀神君看向天空的投影,道:“无论怎么说,使用出这样的手段,都太粗糙,太低劣。除了羞辱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不一定!得看这道投影,到底是谁的手段?”血绝战神心事重重,前所未有的严肃。
凡是熟悉血绝战神的神灵,从未见过他如此神态,仿佛毁天灭地的灾难将至。
“战神刚才不是说,投影中蕴含无月的一丝气息?”莫泊沙道。
血耀神君突然想到什么,惊道:“如果是无月的手段,要么,所有修士都能感应到投影中蕴含她的气息。要么,没有人可以感应到投影中的气息。这般欲盖弥彰……有人在嫁祸无月?谁?”
在场的不死血族神灵,没有一个是平庸之辈,但却觉得此事诡异绝伦,完全没有头绪。
蓦地,血绝战神盯向血屠,双瞳如两柄血色神剑,如巍峨神山一般厚重的神威,不自觉的向血屠压了过去。
气势中,蕴含可怕的杀意。
血屠勃然色变,被那股铺天盖地而来的杀意吓得连连后退,完全不知道自己何处得罪了血绝战神,难道是他和白皇后的秘密?
不应该啊,怎么突然一下追究起这件事?
就在血耀神君也变了脸色,想要拦到血绝战神和血屠之间的时候。
血绝战神说出一句:“血屠,你说得对!”
“对……哪里对了……”血屠道。
血绝战神道:“无月这么做,就是为了与虚天博弈。她不想被虚天束缚,不想被困大劫宫,这是她的脱身之策。”
血耀神君意识到,血绝战神的杀意不是针对血屠,立即思考起来。
血屠感觉到身上神威和杀意散去,整个人轻松下来,得到战神的肯定后,立即大喜,目光不自觉的向血耀神君看了一眼。
就像是在用眼神说:“父亲,你并不是永远都对,看到没有,连战神都这么说了!有本事,你也骂战神没有脑子啊?”
血耀神君根本不正眼看血屠,脸色变得比血绝战神还要难看,正要开口,却被血绝战神抬手制止。
血绝战神依旧盯着血屠,道:“将天空的画面拓印下来,与你父亲一起,立即离开黑暗大三角星域,将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告知天下,传得越广越好。这是我的大族宰令,凭它血天部族的一切力量,你都可以调动。”
便是后知后觉的血屠,捧着大族宰令的时候,都已经意识到此事非同小可,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恐惧感。
“此事交给我来做吧,血屠只是上位神,承受不住这场风波。”血耀神君夺过血屠手中的大族宰令。
血绝战神道:“他是命运神殿的神灵,最适合做这件事。”
“他也是我的儿子,我不能看着他去死。”
血耀神君深深向血绝战神一拜,充满了苦涩和无奈,道:“我可代他去死。”
血屠虽然隐隐猜到了一些,但,依旧不觉得事情有这么严重,已经闹到谁沾上,谁就会死的地步。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七十七章 風雨欲來看書
血绝战神叹道:“罢了!还是我亲自来做吧!”
“战神……”血耀神君道。
血绝战神道:“不必多言,不死血族停止寻找剑界,全体一起,撤离黑暗大三角星域。”
莫泊沙连忙道:“战神请三思,有六公子在,我们不死血族是最有机会找到剑界的。不能因为一个张若尘,放弃这么大的利益,神殿那边怪罪下来,谁都担待不起。”
“而且,此事涉及到虚天、黑暗神殿,甚至是天尊,这场风暴之大,战神你也挡不住。无月连自己的贞洁都不要了,牺牲何等巨大,摆明是已经计划好了后面的一切,就等着你入局……不能……”
血绝战神一眼瞪过去,血色神光大盛,将莫泊沙击飞出去数十里远,瘫在地上,爬不起来,身下血流潺潺。
“忍你很久了!”
“走,出发。以最快速度,撤离黑暗大三角星域。”
神舰飞了起来,掀起一片厚重的血云,冲破大气层,进入漆黑一片的虚空。
遍布诸神大陆的投影,随之如泡沫一般爆开。
神舰上,血耀神君道:“绯玛王就盘踞在这片星域,随时可能踏入无量境,我们若是不撤,最后必然沦为她的进补血食。这么告知不死神殿可好?”
“加上虚天。”血绝战神眼神锋锐。
血屠走了过去,道:“战神,我已经明白了!为了师兄,我一定出一份力。”
“算你师兄没有错看你。”
血绝战神道:“大家不必如此担忧,若尘做出巨大牺牲,抢到了半步先手,让事态有了回旋的余地。无月既然搭好戏台,本座便亲自与她唱一唱。”
……
“不死血族的神舰离开了黑暗大三角星域。”
一位伪神,走进一座黑石神殿中,向殿内的诸神禀告。
青鹿神殿的诸神,尽在其内。
除此之外,还有黑暗神殿的人皮灯笼。
蒲传奇阴沉着脸,道:“血绝这是要自寻死路啊!”
人皮灯笼站在神殿中心,道:“无月大人本可成为虚天的天姬,成为大劫宫的主人,这是命运神殿和黑暗神殿将要化解隔阂,同心协力灭掉天庭诸界的体现。是虚天的一番苦心,是地狱界前所未有的大好事。”
“没想到,张若尘此子如此大胆,趁无月大人失忆,诓骗她是月神。又在无月大人与乱古魔神交手后,受了重伤之际,玷辱了她。这岂止是对虚天的不敬?他分明就是天庭的奸细,在破坏黑暗神殿和命运神殿的关系,否则他哪有这么大的胆子?”
孩提一般的笑声响起,婪婴道:“风流剑神哪里过得了美人关?更何况,美到了月神……不对,是无月那个地步。”
蒲传奇道:“本座认为,就凭一个张若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背后为他出谋划策的,一定是血绝战神。真是没有想到啊,血绝居然背叛了地狱界,这是对虚天的不敬,对天尊的不敬,是要破坏黑暗神殿和命运神殿的关系。”
“虚天的一番苦心,没想到因为一个血绝,一个张若尘,尽付之东流。”
“放心吧,此事简直骇人听闻,青鹿神殿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人皮灯笼没想到蒲传奇如此憎恨血绝战神,要将他也除掉,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黑暗神殿的目标是张若尘,与张若尘背后的那些势力。如果将血绝战神和他背后的势力也拉扯进来,吃得下吗?
蒲传奇关切的问道:“无月现在还好吧?”
人皮灯笼叹息一声:“殿主已经找到了她,伤得很重,加上张若尘的侵犯,是伤上加伤。但,这都是其次,关键是记忆损伤严重,也不知还能不能恢复。”
“殿主居然来了?”
“这次黑暗神殿损失惨重,殿主怎能不来。”
蒲传奇本来还想趁机敲诈黑暗神殿一笔,想要利用青鹿神殿,总得拿一些好处出来吧?
但现在,却得克制贪欲了!
就算要谈利益,也得是青鹿神王去和黑暗神殿谈。
人皮灯笼道:“本神还得去将此事告知失落者乐园中别的各大势力,得让他们知道真相。否则,他们怕是要被张若尘和血绝战神颠倒黑白的拙劣手段欺骗。”
“放心,地狱界很多大人物都是有超凡智慧的,能够识破真相,像鬼主、天南生死墟、命运神殿、黑暗神殿、酆都鬼城……大家岂会被一个小儿欺骗?”蒲传奇笑道。
人皮灯笼告辞而去。
一位青鹿神殿的大神,感叹一声:“无月还真是豁得出去,好大的魄力。牺牲这么大,黑暗神殿这一次,看来是动真格的了!就是手段……”
“一箭双雕嘛!虚天看中的只是无月的容貌吗?虚天只是将她当成棋子,为将来挑战酆都大帝,争夺天尊之位做准备。无月岂会甘心做棋子?”
“张若尘就是青萍子,说明武道修为又恢复了,而且在极短时间内达到了大神层次。血绝战神居然妄想掺和进来,真是自以为是惯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蒲传奇站起身来,道:“走吧,剑界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染指,但外面还有一块庞大的利益等着我们去瓜分,真是有些期待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