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段勾琼心里很是不满,但张了张口,也知道不能将皇帝逼的太紧,毕竟人家是皇帝,也是要面子的。
“好,我随你出宫!”
段勾琼扫兴的转身朝外走去。
等景玉宸与段勾琼离开后,大殿内只剩下了皇帝以及景承智。
景承智感受到强大的压力,他有些紧张,额头渐渐被汗水浸湿。
皇帝坐在座位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半天没有回应。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84章 斬首
景承智有些紧张的开口:“儿臣知道自己有罪,父皇,儿臣也甘愿受罚,只是所有一切,并非儿臣一人所为,只能说,某些人技高儿臣一筹!”
景承智话意有所指,皇帝也听的出来,但他没有追问,只道:“朕,膝下皇子不少,可朕唯一欣赏的只有你和老二,现在看来,你不仅仅情场失意,就连这官场上,你也不如他!”
景承智不知道皇帝提及这些做什么,他抬起了头,看着皇帝时,眼眸中带着一抹受伤:“儿臣有罪,父皇你降罪吧!”
“朕自然不会吝啬给你降罪,你出宫去吧,容朕好好想一想。”
质问发怒的话,一句没有,景承智有些意外,莫非皇帝已经看穿一切,只是事情发展到陷害成功的地步,皇帝没有证据拆穿,便顺其自然?
景承智心里没有谱,只好转身退下了。
他人走后,没多久,皇贵妃便到了。
显然,景承智被陷害一事,皇贵妃已经听人禀报,知晓了。
皇帝也没拒见皇贵妃,让人进来。
太子府内,倪月杉等着段勾琼和景玉宸回来。
看见二人时,倪月杉站了起来,他们二人的神色皆是平静的,没有任何起伏,倪月杉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事情究竟如何了?”
段勾琼扶着额:“郡王阴险狡诈,满肚子坏水,你们皇上啊,明显是想护犊子!算了,本公主也不指望什么一命偿一命,本公主好累,歇息去了!”
段勾琼的话听上去,有些失望。
倪月杉看向景玉宸:“皇上不忍心重罚?”
“或许吧!”
景玉宸也不能给出一个肯定,皇帝的心思,岂是其他人可以随意猜测通透的?
倪月杉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事情如何了,提示说:“厨房午饭差不多做好了,邵爷现在没事了,我已经跟大理寺的人打好招呼,让人将那些妇女放了。”
“他回去安抚人心了,午饭就我们二人。”
“嗯,好,辛苦了!”
皇宫内,皇贵妃端着一碗燕窝放在皇帝面前,她姿态雍容,面容生的高贵冷傲,一身气度,倾城绝世。
但她此时正在为皇帝不紧不慢的研磨,旁边的燕窝,皇帝吃了几口,已经没了什么兴致。
皇贵妃没有着急开口说什么,皇帝也不着急,将刚刚的事情说出来。
二人皆是闲散淡漠,没半分着急。
等皇贵妃的墨研好后,她给皇帝沾上墨,将毛笔放在皇帝手边。
皇帝看着面前铺开的明黄色空白圣旨,这才,语重心长的开口:“朕,现在要写的时赐罪于郡王的圣旨!”
皇贵妃站在一侧,好似并不意外,只笑着问:“皇上想好如何下笔了吗?”
“还在思量!”
皇帝好似有些疲惫,圣旨虽然可以决定人的生死,可也是一种耗费心力的事情。
皇贵妃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来:“郡王,臣妾最了解不过,想和太子争个输赢,可终究与臣妾一样,败了。”
所以她现在是皇贵妃,而皇后是后宫之主!
景承智也没做成太子,终是成了郡王……
皇帝岂会没明白皇贵妃所言的意思,他开口:“朕很欣慰当年你为了朕稳固地位,选择忍让!”
“这次郡王落于下风,又有苍烈的公主在施压朕,要个公平的决断,朕实在是为难。”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84章 斬首推薦
原本皇贵妃还一脸的雍容姿态,端庄高贵的好似不食人间烟火,只做那高冷的女王。
她此刻却突然失控的,低低抽泣:“皇上,臣妾不管如何都支持皇上,不会让皇上你为难半分,相信郡王也明白皇上你的苦衷,不会怨恨皇上的……”
她拿着手中绣金菊的丝绢擦着眼泪,眼里氤氲着哀愁,想求情,又心疼景承智。
可偏偏心里明白,皇帝的难处,宁愿将委屈吞咽下去,也绝对不会张口求情一句。
皇贵妃越是这般识大体,皇帝越是心疼皇贵妃啊。
“朕再想一想!”
听见想这个字,皇贵妃心里依然明白,皇帝想着给景承智脱罪减轻责罚呢?
“皇上,郡王的罪,其一是田家的大少爷,但卫清秋被免除死罪,判了郡王流放,田家也没说什么。”
“郡王回来后,田家或许会心生不满,这箭上涂毒一事,臣妾也听闻了一二,兜兜转转,嫌疑犯,大约便是太子妃、郡王以及田家!”
“现在郡王再次因为在田家栽跟头了,还得罪了大理寺少卿,皇上,臣妾觉得,需要一个人出来抗下一切。”
“而这次勾琼公主对郡王误会已深,一定想要郡王偿命,可只要他活着,不管如何,公主都是不满意的!”
“若想让人满意,那就只好,让公主成为下风,让她来求你,这样郡王就可以留在京城,保住性命!”
所以即便景承智走向了死局,也能下几步棋子后,给救活了……
“朕明白了。”
他拍了拍皇贵妃胜雪肌肤的手背,提笔书写。
到了傍晚的时候,两个公公,拿着相同内容的圣旨,前往两个地方,一个是郡王府,一个是太子府。
段勾琼还在睡梦当中,府上来了公公传旨,她依旧没醒过来。
等她醒来,天色已经黑沉了下来,她伸展着懒腰,白日里的疲惫一扫而空。
她起身下床,准备让下人去厨房给她弄点吃的。
下人开口提示:“姑娘,今日太子府来了传旨的宫人,太子妃吩咐,只要姑娘你醒来了,就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
段勾琼一脸好奇的看去:“圣旨内容是什么?”
“皇上下旨处斩郡王,行刑期是半个月后!”
段勾琼诧异的看着丫鬟,处斩!
“处斩的意思是砍头,处死吗?”段勾琼就怕皇帝是玩文字游戏,所以多问了一句。
“是的!”丫鬟有些尴尬的回应。
段勾琼意外,除了意外,还是意外。
怎么会,皇帝这么大度……
为了给她出气,竟然真的处死自己的儿子?
这么好的皇帝么?
段勾琼原本内心还有些郁闷呢,但此刻却欣喜了起来,她快步朝倪月杉和景玉宸的房间走去。
此时的倪月杉和景玉宸房门紧闭,里面亮着烛光,段勾琼也不怕打扰夫妻二人的私人空间,伸手敲门。
房门被打开,开门的是倪月杉,她身穿里衣,墨黑的长发披散而下,垂落在笔直的背后,她看见是段勾琼,笑了笑:“公主睡好了?”
段勾琼有些兴奋的问:“在我们苍烈,只要是我父王下的圣旨,绝对不可以更改,也绝对不会收回,处斩了一个人就绝对会执行死刑!”
“你们闲常也是这样吗?他景承智死定了?”
倪月杉见段勾琼那兴奋的模样,有些无奈,但还是点了点头,回应:“没错,是这样的!”
段勾琼原本心里的小担忧,消散了。
“这也太梦幻了吧?皇帝这么爽快?”
倪月杉也很意外这个结果啊,可是圣旨究竟这么写的!
“你等等!”
倪月杉转身进了房间,出来时,手上多了一道明黄色的圣旨:“皇上多拟了一道,就是为你给你看的,公主不如拿去?”
段勾琼欣喜的伸手接过,然后展开了圣旨,上面的字迹清晰,苍劲有力,字字入眼中,内容清楚明白,没有任何文字游戏……
段勾琼放下心来:“那好,本公主就在闲常多待半个月,亲眼见证景承智被斩首,然后再回苍烈去。”
“你和太子好好歇息,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还对倪月杉眨了眨眼睛,然后欢快的转身离开。
倪月杉站在门口,双手环胸,虽然圣旨是真的,而且也绝对不允许反悔,可偏偏她却觉得其中似乎有什么玄机?
还在思忖疑惑,她感觉到身上一沉,景玉宸在房间里面走出,给她披上了一件披风,并在她身边关切的说:“公主都走了,还看什么呢?赶紧进屋别着凉了。”
倪月杉随着景玉宸朝房间内走去,内心有疑惑。
“你在南书房的时候,勾琼公主指证郡王,皇上不调查就相信了?然后隔了几个时辰,下旨也跟着下来了?”
“我怎么觉得太轻巧了呢?”倪月杉满脸的疑惑,总觉得事情没完。
“父皇的圣旨不假,至于事情究竟有没有就此完了,你我也无法预料,暂且过好今晚!”
他突然将倪月杉打横抱起,倪月杉一声惊呼,诧异的看着景玉宸:“你干什么?”
景玉宸嘴角扬着笑容:“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觉得本太子干什么?”
倪月杉脸颊一红,瞪着他:“春你妹啊!咱们都老夫老妻了!”
“老夫老妻怎么了,更要好好维持维持夫妻生活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