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一卷第1007章大象无常
第1007章大象无常
大战之地,仿佛要回归混沌,无数狂沛能量不敢靠近星辰消失的核心,就在周围疯狂肆虐。
在九天雷霆狂轰乱炸的附近,一片片金绿色血光喷洒、无数妖影现身虚空,一起放声哭嚎,茫茫寰宇都是悲鸣之声。
妖皇陨落,让天道都感到悲伤,这个级别已经能寄托分神于万界,自古至今,无不是绝世天才,亿万生灵,难出一人。
同一时间,妖族本界,在某处某处宏伟宫殿的后方,一座洞府镶嵌在参天巨峰的山腰,一阵尖声咆哮后,洞府大门直接崩碎。
府邸深处,四壁全是密密麻麻的骇人裂缝,地面塌陷成巨坑,一个和巴擘面容,绝对完全无二的身躯,猛的狂喷几口精血,面无血色的脸上,无比惊怒交加。
一股的金绿色神光,从其身上爆射而出,此人的气势顿时横绝天地,一根根法则神链在体内透出,然后飞向虚空,哗啦啦尽数碎裂。
“竟敢伤害我本体?竟敢斩杀我的本体!七成的妖族本源,就这样彻底消失了,你们仙界哪来的勇气,想要激怒妖界王庭,想要被全部灭绝吗?”
“吼——!”
无边震怒,让千鸟飞绝,万径无妖,无数高阶瑟瑟发抖,这数万里的苍穹上,浓云滚滚,万千绿色闪电纵横,组成一个巨大的柔和脸庞,似乎天道在上门慰问。
“没了本体,本尊这具善尸终于自由了,被压制数万年,呵——!”
转眼,这个满头灰发,紫须狐眼的中年人,脸上震怒消失,换上无比轻松和慈祥的神情。然后伸手向自己的道躯内抓去,直至从胸前,扯出一根妖绿晶莹,却正在失去色泽的寸长细丝,然后双手一搓,将其彻底摧毁。
一个青年身影,银衣黑发,面容俊美,又被此人勾勒成一幅画卷,然后狠狠拍在一块丈许大的玉砖之上,狠狠嵌入洞府墙壁。
“耻辱!耻辱呐!”
…………
同样容颜的身影,却在两界大战的茫茫寰宇深处,正不顾一切斜刺里向下闪遁,然而未走出百万里,就身躯摇晃数次,继而一头栽下,向仙界笔直坠落。
没过多久,一名中年妇人,出现在恍若末日的地方,脸色阴晴不定,不断向周围打量,弯眉微微蹙起。
死星消失的地方,空间停止塌陷,被万千神雷轰成碎渣,然后快速融合恢复,但要彻底归于稳定,至少也要数千年光阴。
‘那是什么?’
半个时辰后,赤恒仙域一处烧焦的古林残地,有一队人族修士,各个浑身伤痕累累,正从旁边路过。
非常不錯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第一卷 第1007章 大象無常熱推
为首的两个玄仙中期修士,忽然齐齐扭头,他们发现一抹光痕,蓦然在三千里外的苍穹落下,然后消失不见。
‘快走!不要在好奇了,胡须是妖族强者又来扫荡了,故意露个破绽,吸引我们前往。’
众人顿时大凛,迅速踏上一只变大后的菱形长梭,加快速度疾驰而走,转眼让此地变得更空荡荡。
就在三千里外的一处小型沼泽中,大量淤泥正向一个丈许宽的深洞内涌去,似乎要将其堵住,却无穷无尽,不知有多深。
笔直向下,直至数百丈深的地方,响起了几声哼哼,接着一阵涟漪外卷,此地除了沼泽烂泥坠落的闷响,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但在几万里外的一片荒丘下方,有微弱波动一路向上,很快就钻出个身影,银衣道袍褶皱森森,那张脸因为元气损耗而一片苍白。
长袍掩盖下的道躯,遍布十几条裂纹,最宽的足有拇指粗,看起来狰狞恐怖,缝隙中有淡淡金光闪烁,但被一层薄膜封住。
‘人族的身体,果然比妖族差远了,纵然无比完美无瑕,也经不住一次强行施为,得离开此地,将巴擘妖皇的道躯炼化掉,远比大罗金仙强横多了。’
…………
整个仙界,原本各个仙域自行其事情,除了正常商贸,几乎从不来往。
因为因为妖界入侵,这个近乎僵化的巨人,终于活动开四肢,晃动着脑袋,欲要站起身来,似乎是被人砸醒的。
隆家的隆阳城,与欧阳世家的金阳峰,被大半个仙界热切关注,作为一盟九大家十三门,即将发生灿星接连坠落,两家一门正在消失的路上。
如赤恒仙域的两个重点要塞般,正在发生惨烈大战,数百万妖影,重重叠叠的轮番进攻,强芒密密麻麻,巨响震天动地,恍若末日的战场,被血腥和残忍霸占,处处充塞狰狞和嘶吼。
一具具仙躯四分五裂,一个个妖身变成残肢断体,法宝对轰,灵宝对撞,仙器硬磕,炸开团团彩光,耀眼的背后,是无数生灵魂飞魄散。
杀阵每次轰击,都会造成一片哀嚎,倾泻着人族的愤怒,从里向外不断爆发惊人威能。
妖族悍不畏死,甚至铸成浑厚盾牌,高度足有数百丈,厚度近乎里许,架在大型战车上,由数只巨妖合力推动,闪烁坚固的金属光泽。
在妖族背后,又有一支支修士队伍,组成紧凑机动力量,神出鬼没的疯狂袭击,竭力减轻城内的压力,爆战此起彼伏,整个战场延绵的没有边际。
你死我活的凶悍中,妖族力量仍旧持续增强,从那条远古的空间通道内,密密麻麻的妖影,强横彪悍的气息,仍旧源源不断踏入仙界。
赤恒仙域北半部,无数大小宗门的传送阵,同样忙得不可开交,一队队身影出现,不同来历的其他仙域修士,带着些许茫然和紧张,开始融入这片天地。
距离遥远的仙域,支援而来来的浩荡队伍,还在传送的路上,如一股股汹涌溪流,在赤恒仙域组成浩荡长河,以无畏姿态冲进大海。
苍寰仙域南极,上百万修士大军固守的跨界通道,二十多名金仙,以及五位太乙金仙,和两名大罗至尊,不知为何逐渐陷入焦虑中。
几乎转眼间,赤恒仙域的厮杀,已经持续年之久,但这里仍然未出现异样,甚至封印连一次轻微颤抖都没有。
如此寂静安逸,转眼又过了两年,驻守这里的修士,竟然多了几分躁动,从赤恒仙域传来的战况,一次次碰撞着他们的道心,压抑的小火苗逐渐升腾。
‘难道,是封印加固的太逆天,妖族无能为力了?’
‘或许,妖族知道仙界加强了力量,一定会被迎头痛击,真的放弃了这里,他们的胃口,可能比传闻小了。’
‘也可能是其他界面,趁此机会大举进攻妖界,拖住了主要力量,让其难以再次兴兵。’
‘没准内讧损失惨重,这次不会持久入侵,抢一把就要撤退。’
‘咦?为啥不是妖族心善者众,我嘈……我咋飞了?啊——!’
轰隆!
猛然间,天崩地裂般的巨响,站在距离封印百里内的无数修士,莫名其妙飞向半空,接着就化作漫天血雨,上百身影尽数消失。
巨响声,又将远方的数千修士,仙躯震碎,仙婴也遭到重创,几个玄仙接连吐血,面色煞白。
一股无可匹敌额强烈波动,卷起无边飓风,向远方凶狠席卷,数万军团遭到吹飞,一个大阵自动触发,漫天豪光乱颤,将这股恐怖力量,拦截在千里外。
封印处的空间,剧烈扭曲起来,一条条数丈宽的空间裂缝,正纵横交错,密如蛛网。
“警报!警报——!”
“妖族来袭,准备大战!”
‘咚!呜——!’
短暂的慌乱之后,号角立即吹响,无数遁光向前汇聚,都是清一色玄仙,组成无数层攻击队形,神色再无安逸,各个惊慌紧张。
‘真尼玛要从这里进攻啊?’
‘诸天大佬保佑,一个赤恒仙域就可以了,不要再来祸害我苍寰。’
‘老子宁可去其他仙域作战,也不想让老家陷入水火,妖族孽畜,别太过分!’
轰隆!
第二声巨响,在无数苍白脸色中,再次凶横的降临在两座泛着金属光泽的巨山之间,那个大型旋涡,猛然向外鼓起,似乎有尖锐之物正在对面冲刺。
“开始吧!”
“是!”
一名方脸大汉,年约四十左右岁,浓眉大眼,淡蓝脸庞,穿着黄色甲胄,向前挥挥手。
身后那名褐发瓜子脸的儒生,立即躬身领命,向天上打出一道三彩光圈,发出噼里啪啦的尖鸣爆响。
紧接着,就有八名金仙,和三十二个玄仙,在旋涡左右两侧,各自组成一个玄妙阵型,然后各拿出一面青色古镜,掐动法决后,用手像镜面一指。
古镜立即变大百倍,足有十几丈高,模糊镜面中,立即浮现一个阵图,有五色纹路快速亮起,一个个漆黑符文,忽大忽小的跳跃。
然后就有一袋子仙石,足有上千块的样子,被尽数倒在镜面上,阵图一阵旋转,将仙石尽数吸入,随即仙光大放。
一道道玄妙的强光,在镜面上酝酿,当那名褐发儒生,拿出一个三角形阵盘,上方出现诡异天象,电闪雷鸣中,一条迷你苍龙盘旋在头顶。
“吼!”
龙啸,风起,光华狂射!
八道巨大光柱,率先一起射向巨大的封印漩涡,恐怖能量在虚空划出长长白痕,进入其中消失不见。
紧接着,三十二道小型光柱,从镜面喷发出来,如大江入海般,同样扎进旋涡里。
足足几个呼吸后,被猛烈攻击两次的旋涡,莫名荡漾出一层层强大炫光,彩色弥漫其间,似乎冰水里被注入岩浆,能量汹涌激荡,封印变得更加平稳起来。
‘轰!’
第三声巨响,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次响彻于万里内,比前两次更绝猛,导致大地弹跳,两座巨山微微摇晃。
“给其他仙域发出警讯,让那些老鬼看看,仙界大劫的主战场,还是在我苍寰。”
另一名大罗,整个下本身隐匿在白雾之中,上衣是紫金色战甲,满头花白长发披散,青瞳白面,眉宇间印着一枚红色印玺。
“遵命!”
至少有十几道遁光,领命向仙域腹地疾驰而去,在几万里的一座山峰上,有两座传送阵正维持运转。
因为赤恒仙域的巨变,几乎整个苍寰南半部,早已人踪罕见,凡人一律北迁,只剩下修仙世家和宗族,铸造了无数坚固共事,打造重重铜墙铁壁。
…………
隆阳城和金阳峰,终究只坚持了半年,以死伤七十多万修士的代价,让二百多万妖族彻底浮尸在此。
自妖族大举入侵,金仙强者已经陨落十三人,但让仙界扬眉吐气的是,换来的是多达三十几个妖神接连丧命。
以至于无法统计确切数字的原因,是许久都未找到那名姓陆的高手,这两年再未见其大展神威,甚至传出其已陨落的小道消息。
但任何高层,都对谣言进行呵斥,甚至作为九大家之一的涂钦家族之主,曾亲眼见到那名连诛妖神的陆道友,只是负了轻伤,前几天远赴鸿天仙域,去寻找两种罕见神药,很快又要再次返回。
涂钦家的传送阵,十多名玄仙和两位金仙,以及五百多名低阶共同镇守,在三层防御大阵四周,警惕的不断巡视。
随着妖族大军持续推进,前锋已经遥指无念宫,小半个仙域陷落,这里已成为偷袭的重点目标。
当一道遁光,从西南低空而来,落在传送阵附近时,那两名金仙,以及数位玄仙,顿时瞠目结舌,喜忧参半的愣在当场。
“可是……陆道友?”
“怎么?诸位为何都认识吾?”
来的是个青年,一扫层层防御,和无数泛光的眼神,有些意外。
“您的战绩都已被奉为传说,仙域震动,名扬亿万里……!”
噗!
陆寒顶着额头黑线乱窜,蓦然咳嗽起来,脸庞又是一阵苍白,气息萎靡不振。
“原来涂钦家主所言非虚,道友用大法力连续灭敌,受伤在所难免,若真打算离开,只需在此留个名讳,我们当隆重恭送。”
“善!斩了妖圣达达雄悍,诛了一个叫巴擘的妖皇,导致法体过度损耗,差点被法则反噬,短时间的确无法再战,陆某告辞!”
嘶!
妖圣?妖皇?原来那传闻,全都是这位的杰作?
直到陆寒走进传送阵,被乳白光柱送离,一行人还在保持着躬身姿态,内心惊涛骇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