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pgli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什麼都懂 愛下-第1216章 人情用在哪兒?鑒賞-0cfmi

我什麼都懂
小說推薦我什麼都懂
临安,名贤中学王牌数学老师贺强的家里。
哦,对了,现在叫贺强做老师,还是有点不合适的。
親親可耐小魔女 愛吃糖的貓
他已经荣升为数学教研小组的组长,是名贤中学名副其实的数学第一人。
朱校长大手一挥,直接给贺强分了一套150平米的房子。
这房子是早些年学校集资修建的,还有四五套一直都没有拿出来,被老师们痛骂为“诱饵”,但偏偏都想得到。
毕竟以现在临安的房价,这些房子都价值好几百万,凭他们的工资,根本买不起。
贺强同样也买不起,不过他之前分了一套小一点的。
现在得到了150平米的,自然把小的腾出来,又恢复了“诱饵”的名额。
当然他也不是什么代价都不用给,必须要在学校再工作10年时间,这套房子才会转到他的名下。
其实对贺强来说,三五百万的财富对他已经没有多大诱x了。
之前好几家的私立中学都开出了高薪挖他,最少的也开了5年700万,最高的甚至开了10年2000万!
有了这些钱,他随便就能买三五套房子,而且其余的各种待遇还更好。
但贺强还是拒绝了,因为他喜欢名贤中学的氛围,也想要一直在这个学校工作下去。
这里可是充满了他最得意的回忆,还走出了一个震惊全世界的超级天才——这可是他亲手教出来的!
去年到今年,关于他怎么培育学生的报告会就有50多个,周末全都贡献给这些会议了。
这也是贺强推辞后的结果,不然一年365天,每一天他都能在开会中度过。
此时坐在贺强新房子里面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
他现在一脸的愁苦之色。
贺强对他却并不怎么同情,只是喝着茶,不说话。
倒是刚回家的贺强的妻子王玲看不过去了,轻咳一声,“老贺,你干嘛呢?少棠难得来一趟,你总不能不理吧?”
“他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能管什么?”贺强轻哼了一声,“你是不知道这小子想要干嘛。”
“你想做什么?”王玲问道。
“咳咳,我想要请表哥帮我调动一下工作……”贺强的表弟曾少棠挤出笑脸道。
“工作?”
王玲笑了,“那你是找错人了,他在临安还有点办法,但在沪海能做什么?找他没有用!”
曾少棠是沪海师范大学物理系讲师,沪海师范大学可是一个985的大学,要从这个学校调动工作,那得多大的能耐?
邪妃來頭有點大 陌小一
“不,不是沪海,是华京。”曾少棠一咬牙,说了出来,“表哥肯定有办法的!”
力破天穹
“我没有,你别找我!”贺强直接拒绝,“你不嫌丢人,我还觉得丢人呢。”
王玲这时听出了两个表兄弟的别扭了。
这里面肯定有内幕啊。
紅樓之誰家妖孽
曾少棠也晓得成败在此一举了,他一咬牙,说道:“嫂子,是这样的,之前表哥给我介绍了一个工作,是去青桦大学的一个物理实验室的。
但是我之前人蠢,不知道好坏,所以拒绝了。现在我项要求求我表哥,看能不能再把我给塞进去,无论去做什么都行!”
王玲此时却不再张嘴了。
很明显的,贺强给曾少棠介绍的工作,之前曾少棠没有看上,结果现在他肯定知道很好了,再想进去,贺强却又不干了。
这样的事情,她一个女人自然不好再参与进去。
曾少棠又磨了一阵子,发现不但贺强还是不松口,王玲也不帮忙了,只能是悻悻的离开。
等到送了他出门,王玲回来就是一脸的八卦,“老贺,怎么的,快说呀?”
贺强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的道,“还能怎么的?有眼不识金镶玉,这就后悔了呗!”
说着,他就把前几个月沈欢组建石墨烯物理工作室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哦,照理说这样也没什么了不起啊?在沪海也挺好的,没有必要为了这个实验室,就抛弃一切重新来过吧?”王玲算是听懂了,“编制这个问题,青桦那边可能一辈子都给不出来。”
青桦的正式编制有多难,不用多想都知道。
“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啊!”贺强道,“沈欢的那个实验室,三个月就已经做到了3篇论文发表在《自然》上面,整个全国都已经轰动了!”
“《自然》是什么?比较好的专业杂志吗?”王玲偏了偏头,“比起你梦想着要刊登上去的《数学年刊》,哪个更好一点?”
“《数学年刊》虽然是数学界四大期刊之一,但它比起《自然》还是要差许多的。”贺强想了想,给了一个比较精确的比喻:“基本上《自然》在科学界,就相当于诺贝尔一样。”
“真的!?”
王玲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是在学校的后勤工作,当然晓得什么是诺贝尔奖。
这几乎就是科学家们一生的追求。
既然能和诺贝尔奖相提并论,那么《自然》真的是太厉害了!
霸刀蒼絕 甘氏天殤
修羅嫡小姐:邪王逆寵小狂妃 辛囈囈
能在《自然》上面连续发表三篇文章,沈欢的这个天才之名,真的是当之无愧!
花心王爺極品妃
“所以,石墨烯物理实验室就成了全国都非常关注的一个实验室。”贺强继续的道:“几乎是所有物理学相关的人都想冲进去!这不,少棠不就是这其中一个吗?”
“那到底能不能行啊?”王玲又问道。
“那么多青桦京大复泹的精英等着呢,他怎么比得上人家?”贺强摇摇头,“刚才他也说了,那边主持工作的天才学霸白无双,根本就不准备找人了,至少现在不要。”
“可你不是沈欢的老师吗?你的面子沈欢总是要给的吧?”王玲道。
“沈欢是个好孩子,应该也行。”贺强点了点头,“不过我为什么还要帮少棠?给了他机会,他自己没有珍惜,现在才知道好,又找上门了?我找沈欢的话,我老脸往哪儿搁?”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人情是用一次薄一次的。”贺强打断了妻子的说话,“我可不想以后和沈欢成陌路人。”
王玲忽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
对啊!
人情越用越薄!!
为什么要让老公把这么宝贵的人情花费在少棠身上呢?
我也有儿子啊!
以后等到他长大了,他的沈师兄还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可以很好的帮助他呀!
沈欢那么有钱有名有实力的天才,随便顺手一拉我的儿子,他这辈子不就可以享用不尽了吗?
想到了这里,王玲兴奋的道,“对对对,老贺你说得对……你今天中午要吃什么?我去给你弄一只酱鸭回来,再喝点茅台吧!”
贺强看着老婆,一脸的莫名其妙。
这是怎么了?
前一刻还在说我不照顾表弟,怎么下一刻又这么高兴?
“嗨,你看我干什么?我这是想通了啊!”王玲也没有隐瞒老公,“你说得太对了!人情得用在我们儿子身上,这才叫好!老贺,你真聪明!”
贺强闻言顿时苦笑。
原来这个妇道人家想到这里去了!
我说呢,为什么忽然情绪能有这么大的转变。
女人啊,可真是现实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