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丢出传送阵盘,召唤剑崖门徒……然后一个又一个暴躁的剑崖门人就从传送阵内跳了出来,发出了‘痛快淋漓’的笑声,大杀四方。
总觉得最近剑崖教的人画风都有些怪啊……
这时传送阵内冲出了一个英姿飒爽扛着一柄大剑的男装丽人,抱着大剑十分豪爽地一个急速旋转,就直接卷起大片旋风,将周围的魔物都给荡空。
这一招很厉害是没错,但是这货居然一下子就将法力给耗空了,然后又蹲到苏礼这边一副觍着脸的样子令人极其不适。
苏礼对刚刚急匆匆地从传送阵内走出的宋锐问:“你也不管管这家伙?都已经嫁为人妇了,居然还穿着男装当狂战士……”
宋锐捂脸,他要是能管得住这货,他就不会以‘入赘’的方式加入剑崖了。
“算了,不过在这种污浊天地元气的环境下如何恢复法力的确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还有,飞雪子师叔,你的本命法宝练得那么大,就不能多存些法力吗?”
没错,她将那柄双手大剑做成了自己的本命法宝……
果然还是忍不住要吐糟一下这个空有一张漂亮脸蛋但却一定要与男人比力气的师叔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飞雪子‘成功的人生’也给剑崖里的女修们带来了一些很不好的示范。
最近剑崖内飞雪子的‘粉丝’人数暴涨,虽然还远比不上舞阳那么受欢迎,但却是代表了女性修士的另一种认知了。
就是苦了宋锐。
“快点快点,给点法力吧,那么多魔物等着砍呢!”飞雪子依然一副很急躁的样子。
说出来可能不信,苏礼设置的‘自动祈祷反馈机制’居然触发了……一股股很是纯粹的信仰之力送到了苏礼这里被绕了一圈转化成了神力又返回了回去。
随后这些神力就成为了飞雪子的‘聚灵阵’还有‘过滤器’,帮她快速恢复自己消耗的法力。
火熱小說 劍宗旁門-第六百零六章 還是自己人放心
从某种角度来说,神力的确可以说是这个世上最为‘环保’的一种力量了。
它的使用完全无关于天地,只是因为人心。
而在苏礼这个神君本身就在这方世界的情况下,信徒祈祷汇聚到他这里的信仰之力有多少,他就能够回馈多少回去。
可是一旦飞升上界,这个过程就要存在巨大损耗了。
他恐怕也就无法随时回应这些信徒的祈祷了……
这也是神灵终究会从凡人的生活中远去的道理,当海棠将这个事实告诉苏礼的时候,他的心中其实是有些发堵的……那么多人都相信着他也信任着他,可他却没有办法去做出回应。
他摇了摇头不去想那些以后的不愉快,而是在看到过来的十六名剑崖元婴已经渐渐因为法力损耗而有些吃力的时候,他便开始在脚下布置一个特殊的符阵……
他的头发上挂着那么多的此世之浊,又怎么可能对这种污浊的元气没有任何了解呢?
虽然说他研究此世之浊的目的是为了怎么将它给解决掉……但是怎么说呢?结果怎么搞定这些此世之浊的办法没弄出来,却让他研究出了怎么制造浊毒……
符阵生成完毕,这是一个极致的重力法力……并非是将重力发挥到极致,而是存在着一种让人体几乎难以察觉的极微小重力扰动。
于是在这种扰动之下,天地元气之中含有浊的部分就被自动分离出来,于是清与纯的部分上扬,而浊与混的部分下降。
随后苏礼又在符阵中央发丝轻点,留下那一滴此世之浊……
那些沉降下来的浊气便仿佛受到了吸引,纷纷向那此世之浊汇聚过去。
而在这符阵之中,则是好像存在着一个‘尘球’,浊气围拢在一起,令在场修士都本能地心生厌恶。
但是相反的,这个洞窟内原本应当是浑浊的天地元气却是一下子清冽了许多,对于在其中作战的剑崖修士们来说简直比他们平时炼化法力还要轻松。
而且这种清澈的天地元气环境本身对冥渊魔物来说也是一种负面效果……于是剑崖弟子杀得更欢了,而冥渊魔物们则是败得更惨。
说起来也是有趣,原本苏礼开发这个符阵是想要试试能否将这些此世之浊给重新震散掉的。
因为聚在一起的浊气才能被称为此世之浊,甚至能够影响一方世界的法则运行。
但若是被震散开来的话,却也只是稍微增加一下周围天地元气的浑浊度,而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都市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第六百零六章 還是自己人放心
只可惜已经形成的浊毒极端稳定,这种重力震荡并未能够将之结构破坏,反而是变成了能够批量制造浊毒的一种法阵……
真的,从那一刻起苏礼就成为了这天地最不能招惹的存在……因为他已经掌握着一种能够彻底将世界终结的方法。
“这是什么东西?!”本能的厌恶感让阳黎一点也不敢小觑苏礼弄出来的这个浊球,但是当她发现苏礼的这个法阵竟然能够解决这恶劣的环境问题时,她又忍不住想要去探究。
终究是一辈子都在看守这里的封印,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在为这方面有利的事情去思考。
苏礼说道:“这是此世之浊,天地元气在过滤掉了修士吸收的清气之后再浓缩一下大概就是了吧。”
这解释得有些粗糙,但大致上意思是表达出来了。
不过他看到阳黎那双眼放光的样子,直接说道:“先别太高兴……冥渊魔物至少还能抵挡,但是这玩意儿一旦失控,这世界就没救了。”
阳黎神色瞬间暗淡,却依然不服气地说道:“但是苏兄你能够控制它!”
“没错,我是能做到这一点,但是别人就不能了……最好也不要再有别人能做到。”
苏礼的回答很直白,就是告诉阳黎别胡思乱想了。
随后那阳黎也就沉默了下来,似乎又开始考虑一些自己的小心思了……
苏礼则是烦恼地看着那越来越大的‘尘球’,这尘球只是看起来唬人,要形成此世之浊的话估计也就是多上一两滴的样子。
但是这种东西越来越多了啊,这让他很是困扰。
他必须要想个法子怎么消化这些此世之浊了,否则就只能是在飞升的时候将它们带走。
众人在符阵的支持下状态急速回升,然后一直杀入了魔窟之内。
苏礼见状怕他们有意外,也就在将那符阵中的尘球给简单封印了之后再跟了进去。
至于阳黎那些人,苏礼就没去怎么理会了。
阳教如今在苏礼心中的位置已经是一再往后靠,他觉得果然还是只有自己人才能托付完全的信任,其他人总是会有一些自己的算计在内。
他们来到了那魔窟深处的复杂战场区域。
那头先前从冰洞中钻出的冥渊蠕虫就应该停留在这里,而且其中充斥了大量的魔物。
当然魔物虽然多,但是只要有更多的剑崖门徒就行了。
阳教之人会受那蠕虫的叫声影响发生身体异变,那其实主要还是阳教之人的法力普遍驳杂,所以抵抗力差了。
剑崖教众就没这个问题了,他们甚至对这头大蠕虫充满了兴趣……
尤其令苏礼捂脸的是,他们还拿着苏礼早年放出去的‘多肉法杖’……
“哎~”
他有些惆怅,为什么总觉的剑崖门徒已经变得比冥渊魔物还要邪性了呢?
不过不管怎么样,如今与同门们一起行动,总觉得越来越能够感到安心了。
他直接来到了冰洞处,要结束这一切就先要将这冰洞给搞定才行。
这冰洞处依然陆续有魔物在涌出,但是很明显的,这个冰洞也在自我修复之中……玄冥的神力依然在发挥作用。
苏礼明白哪怕他们什么都不做,过一段时间这个冰洞也会恢复。
甚至他觉得,这个冰洞可能是当初玄冥特意留下用来排解封印主体压力的。
海棠站在柔嫦的脑袋上说道:“玄冥的至冬神力其实已经被那冥渊驱散了大半,否则海面的冰冻不会蔓延到那大火山之下。”
“这里没多少厉害的冥渊魔物,应该是大多数强大的冥渊魔物都在主封印那边给封印施压。”
苏礼听了了然,并且一边检查这封印一边说道:“看起来当年玄冥布置下来的封印也不是那么好啊,这样一味堵塞,这封印迟早要完。”
说着他又好奇了起来:“那当年的秋神白露又是怎么封印冥渊的?好像从大衍学宫那边的古老文献中,白露大神封印冥渊的时期似乎整个世界都很平稳的样子。”
海棠若有所指地答道:“郎君,白露姐姐的封印方式你不是也体验过的吗?”
苏礼听了当场就愕然,随后想到了秋日角斗场那‘强行一对一’的神奇效果……
他就靠着这功能把东洲修真界给堵着一顿狠揍……那么如果是白露大神的话,堵着冥渊把那些冥渊魔物一顿狠揍似乎也不难理解了?
这可真是个狠人,堵着冥渊入口把那些魔物狠狠揍了几万年……那明珠界中自然是风平浪静太平祥和了。
这个发现使得苏礼明白,这里的封印他其实做不了更多的事情,毕竟他也没有玄冥的神力。
所以他也只是在这地方布置一个临时的封印,阻止一时吧。
这样的封印对于他来说并不算难,直接狱崖神符施展,狱锁就如同蛛网一般将那洞口给堵得严严实实。
冲过来的魔物直接遭受道了心灵与肉身的双重镇压,使得它们只能止步于此。
只是这样的封印,持续不了太长时间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