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苏安然跟着黄梓离开了东方世家。
但方倩雯、空灵、青玉三人倒是留下了。
不过苏安然知道,青珏大圣正在暗中保护着这三人,所以自然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倒不如说,他其实更好奇黄梓和青珏大圣之间的情况。
“老黄啊,你和青珏大圣到底什么情况。”
“那是个疯女人。”黄梓脸色一沉,语气很是不好,“当年……也曾是我小团队里的一员,只是后来因为一些事闹得有些不太愉快,所以她退团单飞了。”
苏安然翻了个白眼。
敢情你们还是个偶像团体啊。
玄界第一天团?
“那团里都有谁啊。”
“最多的时候差不多有十来人吧,后来理念不合或者修为不够,老的老,死的死,退团的退团,如今也就只剩小猫四、五只了。”黄梓叹了口气,语气有几分缅怀与无奈,“包括我在内。”
“你不是只组建了一个万事楼吗?”苏安然想了想,“居然还又搞了一个小团体。那你这个小团体的名字叫什么啊?”
黄梓脸色一黑,显然有些不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苏安然见状,便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了,而是开口说道:“你打算带我去见谁啊?”
“一会你就知道了。”黄梓没有明说。
“一会?这人在东州啊。”
苏安然如今已经清楚,玄界虽说只有五州之地,面积比不上第一纪元时期那么广袤,但实际上如今五大州的每一州,面积可不小,哪怕就算是五大州里面积最小的南州,也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地球陆地面积那么辽阔,所以想要来回一趟一州的两极,单靠十一路公交车没有个小十年时间怕是都走不完。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玄界的凡人都很难知晓外界的事,也就勉勉强强能够了解聚集地附近几十公里的情况而已,再远一些就只能通过偶尔经过的“神仙”来了解。
而一州之地都如此辽阔,就更不用说州与州之间相隔着的海域了。
黄梓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带着苏安然一路御剑疾驰,在差不多远离了东方世家族地上千公里远之后,便按了剑光直接降落到一片鸟不拉屎的原野上。
这里别说是人和妖兽、凶兽了,就连野兽的踪迹都没有。
苏安然环视了一眼周围的情况,然后脑门上缓缓的浮现出一个问号。
黄梓随意一站,然后才开口说道:“小仙女。”
苏安然脑门上的问号又多了一个。
“我在。”
轻灵悦耳的嗓音,突兀的响起。
苏安然脸色一惊。
但恍惚间,眼前却是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明亮但并不刺眼的光芒瞬间亮起,整个天地仿佛变成了一片白芒。
这种转变的过程似乎极慢。
苏安然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一幕画面的变幻。
但时间的流速却又是极快。
几乎只是一次呼吸的功夫,整个天地就彻底改变了。
苏安然发现,自己竟是和黄梓一起出现在了一处雅阁里。
这处雅阁,似乎是某个楼房的最顶端,透过几扇窗户,能够清楚的看到楼下街道那车水马龙的人流,还有各种小贩哟呵着的声音,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显得极为热闹,很有一种欣欣向荣的活跃生命力气息。
可楼阁内。
除了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辽阔空间感外,剩下的便是让人感到心安、慵懒的一种静谧。
苏安然的内心莫名的升起一个想法:似乎在这里睡觉肯定会相当舒服。
“呵,还不是得来。”
那声之前让苏安然心惊的轻灵嗓音,再度响起,彻底驱散了苏安然内心莫名升起的一缕睡意。
语气……
似乎有些得意?
苏安然眨了眨眼,然后小心翼翼的侧头看了一眼黄梓。
不算变性师叔的话,青珏再加上就眼前这个语气不太一样的女人,黄梓似乎有两个……
药神能不能也算一个呢?如果算的话,那就是三个红颜知己?
苏安然有些苦恼的想着。
“找你帮个忙。”
“你知道我的规矩。”纱帘后的女子,笑了一声,虽然给人的感觉相当柔和,但态度却似乎有一种不容置喙的强硬。
“呵。”黄梓冷笑一声,“当年我就告诫过你了,是你自己不听。现在感觉如何?与天齐寿。”
“没有我的前行,你又怎么会知道这条路是行不通的呢。”
女子听出了黄梓的讥讽,但她也不怒,依旧是柔柔弱弱的那副语气,似乎之前态度里的那种强硬感只是苏安然刚才产生的一丝错觉。这种极为强烈的反差感,正如窗外的热闹和雅阁内的静谧一般,突兀得让人完全无法忽视。
“一颗聚气丹。”黄梓也懒得继续废话,在身上摸了一下,然后拿出了一颗,往茶台一拍。
苏安然瞄了一眼,发现这玩意居然还是一颗下品聚气丹。
他的脸上不由得一阵无语。
下品聚气丹,在太一谷那可是真正的稀罕货。
“可。”纱帘后的女子,轻声说道。
然后茶台上的那颗下品聚气丹,就突然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却是茶台上多出一块玉石。
一块通体紫色的玉石。
但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却是不难发现,这块玉石并非是天色的紫色,而是仿佛有一抹紫色的灵光被封存在这块玉石内,所以才导致了整块玉石变成了紫色。
苏安然只是盯着这块玉石看,便能够感受到一股非常独特的气息。
一种华贵典雅的特殊气息。
“千年晨曦紫气凝练的帝玉?”黄梓露出一丝震惊,“你哪来的这等神物?”
“一个傻子拿来交易的。”纱帘后的女子笑道,语气里有着毫不掩饰的讥笑。
“傻子?”
“天命宗的人。”女子笑道,“天命宗想要毁了玄界未来五百年的气运,大概是想要让魔宗重新崛起吧。”
“不可能。”黄梓冷哼一声,“魔门……”
“我说的是魔宗。”
黄梓神色一滞,片刻后才说道:“魔宗?”
“魔门如今虽苟延残喘,但以魔门和左道七门一起联手的实力,还是足以跟十九宗里的任何一宗打一场正面战争,只是魔门和左道七门一动的话,十九宗必然不会坐视不理。”女子柔声说道,“所以魔门没有以一敌十九的自信。……但倘若以昔年魔宗的身份发起号召,恐怕还是有能耐引起一次大动荡的。”
“那也依旧不会是十九宗的对手。”黄梓冷声说道,但苏安然却是听出了黄梓语气里有几分不太自信,“而且当年魔宗搞出来的乱子,一旦魔宗有死灰复燃的迹象,妖族那边也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人妖之间难以并存不假,但妖族可不会想要一个彻底乱套了的玄界。”
“所以天命宗的人才想要毁了玄界未来五百年的气运呀。”女子笑着说道,“每五百年一次的气运转轮,可不仅仅只是人族的气运,里面也包含了妖族的气运呢。……所以只要能毁了未来五百年的气运,玄界陷入五百年的混乱,那不是很正常的吗?你看,你的那几个弟子心狠手辣,当年为了抢夺气运也斩了不少气运之子,所以如今玄界如今到了五百年之末,乱象纷升了吧。”
妖族复苏了蜃妖大圣,之后差点吞了北海剑岛。
南州爆发了妖乱,也差点引得域外天魔入世。
东州若非黄梓插手及时,葬天阁此时便已经和魔域连同,修罗怕是已经开始在东州大开杀戒了。
一件是巧合,两件是巧合,三件就不可能是巧合了。
“有惊无险。”黄梓依旧嘴硬。
“你们人族五帝没死,大气运不泄,肯定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女子又说道,“可一个天命宗不足为虑,左道七门也无须在意,那么……窥仙盟下场呢?”
黄梓瞳孔猛然一缩:“你告诉天命宗答案了!?”
“你知道我的规矩。”女子再度笑道,但这一次她的语气却显然又是变得异常强硬起来,没有之前那种温柔。
黄梓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先是收起那块紫玉,接着又往茶台上拍出一块石头:“我收藏了半个月的石头。”
“可。”女子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但同样没有温柔的感觉,反倒是有一种公事公办的冷漠和疏远。
“你可真是狡猾呢。”
在那声冷漠和疏远的声音落下后,女子的声音又恢复了那种调皮的语气:“半个月前你就准备好来找我了吧,居然事先拣了这么一块破石头,然后藏了半个月之久。”
“别废话。”
“嘻。”女子笑了一下,“时机到了。”
黄梓一怔,神色有些愕然。
苏安然撇嘴。
这两个的谜语人,交流的内容让他真的是有些恼火。
前面听得好好的,突然就来这么一句谜语,而且还不说谜底,你这跟阴阳人有什么区别。
“行了,你没价值了。”黄梓很快就恢复了脸上的神色,然后转身就要带着苏安然离开。
不过此时,纱帘后的女子却又是开口了:“顾思诚压不住你这个小徒弟的命轨了,你也已经在玄界出手了,当年的协议已经打破了,现在那些老家伙也可以推算了。”
“你想说什么?”
“你应该知道的,顾思诚不可能没跟你提过。”
苏安然一脸无语。
你们两个当着我的面讨论我的事,能不能照顾一下我这个当事人的感受啊?
不照顾我的感受也不要紧啊,那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个前情提要啊。
“我已经有了解决方法。”
纱帘后的女子,自黄梓和苏安然进来后,第一次沉默了。
“交易吗?”
黄梓想了想,然后从身上又摸出一件东西。
苏安然都无语了。
那是一根损耗相当严重的笛子,而且乌漆嘛黑的,好像被烟熏了一样,这玩意恐怕就算是凡人都不会想要。
“苏安然,你去剑池的时候,小心点。”女子这一次开口说的话,却并不是对黄梓说的话,而是冲着苏安然,“剑池最深处,囚禁着剑魔。窥仙盟和藏剑阁已经谈妥了,他们会想办法诱导你进入深渊,让你坠魔,所以……一旦淬剑完成后,你就直接离开,若是不幸进入剑池深渊,那就杀了剑魔,毁了剑池吧。”
“这是……让我再毁一个秘境?”
“你不是差点毁了玄界嘛,区区一个秘境,不在话下。”纱帘后,女子的调笑声又一次响起,“加油,天灾。”
苏安然都想把这个女人的茶台给掀了。
可去你妹的天灾。
见话已说完,黄梓也不停留,直接带着苏安然推门而出,离开了这处雅阁。
周围的空间,很有一种奇特的颠覆错乱感。
让苏安然觉得自己有点像是在使用玄界的传送法阵时的感觉。
但是当苏安然看清了周围的情况后,脸上却是不由得露出震惊之色。
此时的他们,已经不在东州那处荒地了,而是站在了太一谷的门前。
“这……”苏安然转头望着黄梓,“老黄,那个女人什么来头?能耐这么大?”
“她感悟的大道法则是规矩。”黄梓叹了口气,“我当年劝过她,但她执意继续在这条道路走下去,最后……”
“最后?”
苏安然仔细想了一下,突然发现,那个女人似乎有一套交易规则,而也只有涉及到这套交易机制时,她才会变得冷漠疏远起来,仿佛毫无感情的机器人。而除此以外的其他时候,她似乎都表现得相当温柔平和。
“你现在看到的她,乃是被规则同化之后所留下的残魂而已,真正的她,已经死了。”黄梓摇了摇头,“她是最早的万事屋创立者之一。……玄界有两条法则之路是不能碰的,分别是秩序和混乱。规则就是秩序的一个分支,只要选择了这个大道法则,那么最终你就会被天道吸收,成为天道的一个投影。”
“那她……”
“她取了个巧,成为了万事楼的器灵,但有些规则她没办法违抗,所以我们只能想办法绕过去。”黄梓语气淡然,“窥仙盟能够遮蔽自身的一切命数,无法进行任何推演和试探,所以哪怕知道‘情报’,也没办法从她那里进行交易,否则的话我岂会让窥仙盟逍遥这么久。”
如此说后,黄梓便又将那块紫玉和一个锦盒都递给了苏安然:“洗剑池不日将开启,你已经受邀了。……锦盒内是葬天阁诞生的初生意识,还没有自我,你到时候将这紫玉和那意识还有你的本命飞剑一起进行淬洗,这能够将你和天道叠加在一起的命轨再次分离,然后老顾就可以再次给你遮蔽命数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