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虽然雪下得很大,可路要比过去好走,为了修建温泉山庄,新修了盘山公路,他们开始的阶段沿着公路走,虽然距离长一些,可好在比山间小路平坦。
张弛本来还有些担心林黛雨的身体能否支撑得住这种艰苦条件下的户外运动,在一个小时后他就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林黛雨走得非常轻松,如果以普通人的标准来评判,她的体质好得惊人。
张弛知道林黛雨并非一个超能者,她没有这方面的基因,即便是老阴货林朝龙,也是通过药物改造才获得了一身强大的能力,既便如此,还是死于真正的超能者楚沧海和秦君卿联手攻击之下。
张弛故意加快了前进的速度,这样的速度已经超越了正常人类身体的极限,林黛雨仍然可以轻松跟上,他甚至开始怀疑林黛雨也走上了林朝龙的老路,通过药物来改造身体,不然她的体力不至于如此强大。
两个小时过去了,两人仍然快步行进在山路上,谁也没有提出休息。
张弛故意道:“累不累?”
林黛雨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仍然可以继续。
张弛道:“我累了,咱们歇歇再走。”
两人找了路边的一块岩石,在避风的一面休息,从这里可以看到路面上都是厚厚的积雪,没有车辙只有他们两人的脚印。
张弛道:“我过去爬过后山,不过不是现在的样子,没有这条路,都是从小路上去的。”
“自己来的?”
张弛被问得愣了一下,他摇了摇头:“和秦绿竹一起过来的。”
林黛雨点了点头:“说起来,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绿竹姐了。”
“我也没见过,突然就断了联络,连她外公去世都没出现。”张大仙人揣着明白装糊涂。
林黛雨道:“她是不是喜欢你啊?”
“这我倒没听她说。”
林黛雨白了他一眼,旁观者清,想到这个词儿心里忽然感觉有些酸涩,从何时开始自己突然变成了旁观者。
感慨道:“人生就是如此,有些人不知不觉就走散了,失踪了。”
张弛跟着点了点头。
林黛雨道:“你回来见过齐冰没有?”
张弛苦笑道:“我发现你对我的私生活很感兴趣?不去当娱乐记者可惜了。”
林黛雨道:“回答我的问题。”
“还没来得及。”
林黛雨道:“是为了保护她吧?害怕你的出现会给她带来麻烦。”
张弛笑笑没说话。
林黛雨道:“你还真是关心她。”
“你是不是吃醋了?”
“吃醋也轮不到我啊。”林黛雨翻了一个白眼,自己突然笑了起来:“其实还是齐冰更适合你,你这种三心二意的渣男,一般女孩都忍不了。”
张弛道:“我渣吗?”
林黛雨点了点头,可心中却并不这么认为,渣男应该是没责任感的,可他在责任感方面没得说,他们之所以分手原因也不在张弛,造化弄人吧,林黛雨道:“别说这些无聊的话题了,你歇够了没有?”
张弛真是哭笑不得,话题是她挑起来的,现在居然赖到自己身上,所以说跟女人无法讲理。
张弛道:“再歇会儿,雪太大,等雪小了再走。”
林黛雨向外面看了看,雪花大如鹅毛,比起刚才他们休息的时候更大了,张弛从包里摸出一瓶水喝了几口,又递给林黛雨。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天降我才必有用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九章 無法接受熱推
林黛雨摇了摇头,表示不用。
张弛笑道:“嫌弃我。”说完叹了口气道:“其实我身上的麻烦事不少,跟我在一起挺危险的。”
林黛雨道:“我也是。”
张弛心说你的麻烦都是自找的,只要继续抱着为老阴货复仇的想法,处境只会越来越危险,面对执着的林黛雨,张弛不知应该从哪个方面劝说。
张弛道:“山上有个温泉度假村工地,你是不是要去那里?”
林黛雨道:“我想去看看外公曾经去过的地方。”
没正面回答张弛的问题,天知道当年黄洗尘去过的地方是不是现在的温泉工地,张弛估计这种可能性很大,其实张弛想过要动用师父黄春丽来劝说林黛雨放下仇恨,可惜黄春丽最近又不在北辰。
掏出手机看了看,手机没了信号,在后山经常会发生这种状况。
林黛雨道:“没信号了?”
张弛点了点头。
“走吧!”
林黛雨顶着雪走了出去。
张弛只好跟上,林黛雨脚步轻快,走出没多远,突然听到轰隆隆的声响,其中夹杂着树木断裂的声音,循声望去,却见山坡上一股雄浑的雪流倾斜而下,乍看上去有些像雪崩,不过清屏山还从未有过雪崩的先例,毕竟这点降雪量还不足以形成。
张弛喊了一声小心,本想冲上去将林黛雨拉开,林黛雨却在第一时间向前冲去,速度惊人,转瞬之间已经逃离了危险的范围,张弛看清那是一颗足有两米直径的球形山岩从上方滚落而下,噼里啪啦的声音是山岩撞断树木发出。
山岩滚到了路上,张弛向后撤了一步,就刚好避开了它的碾压,眼看着山岩从路上滚过直接落入了旁边的山崖。
过了许久方才听到蓬!的一声,应该是山岩落地。
伴随着山岩滚落,山坡上的积雪也滑落下来,将张弛前方的山路给封得严严实实。
雪花飞溅了张弛一身,张弛大声道:“小雨,你没事吧?”
对面传来林黛雨的声音:“放心吧,我没事。”
等到雪流平息,张弛方才从山坡上绕行过去,直到现在他都保留实力,在林黛雨面前没有充分展示他的超能力。
林黛雨看到张弛从山坡上出现,朝他挥了挥手,张弛抱怨道:“你跑这么快干什么?还管不管我的死活?”
林黛雨道:“你那么厉害,就算山崩地裂也一样能够逃出生天,再说了我先逃也是为了减轻你的负担,没有我这个累赘,你就不要分心了。”
张弛点了点头,强词夺理听起来好像还很有道理,到底是留过洋的人,回想刚才巨石滚落的情景,张弛总觉得这事儿不是偶然,抬头向山坡上望去。
林黛雨道:“怎么会突然滚了一块石头下来?”
张弛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会不会有人故意想害咱们?”
张弛道:“有可能。”说不定从他们出发开始就被人给盯上了,他想起昨晚吉野良子让他转交给林黛雨的那封信,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来这里和昨晚那封信有关吗?”
林黛雨从口袋里取出那封信递给了他。
张弛也不客气,展开一看,上面是一幅画,画上是古墓石屋,这幅画对他来说非常熟悉,当初黄春丽传给他穴道真解的时候里面就有那么一幅画,那幅画是黄春丽根据她自己的记忆所画,其实就是现在温泉工地的前身,张弛曾经不止一次造访过那里。
林黛雨果然还是要去这里,张弛收起那封信递给了林黛雨。
耳边似乎听到嗡嗡的声音,抬头望去,透过落雪的天空,穷尽目力看到一个小黑点,但是看不清细节。林黛雨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个望远镜,对准目标观察了一下,小声道:“无人机。”
张弛道:“这条路线不安全,周围没有隐蔽,我们的一举一动很可能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林黛雨道:“怎么办?”
张弛道:“为了安全起见咱们最好回去。”
林黛雨没说话,不过从她的表情来看,她肯定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张弛道:“要么就改变路线,从小路上山,要难走一些。”
林黛雨道:“那就改变路线。”
两人就近爬上山坡,进入密密匝匝的雪松林,虽然雪光掩映,可林中的亮度仍然黯淡了许多,张弛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上午十一点了,这只特别改造的手表可以在任何恶劣情况下对他所处的地方进行准确定位,安崇光应该一直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次任务他所承担的角色就是诱饵,只是张弛并不想林黛雨介入其中,目前的状况下也只能接受她的存在,林黛雨应该知道不少的事情,而今天邀他一起前来清屏山绝非一时性起,应该经过深思熟虑,很可能抱有目的。
想到这里张弛心中隐隐有些不舒服,他还希望林黛雨是当初刚刚认识的单纯女生,而不是拥有那么多的复杂心思,可人心是最难把握的,林黛雨在经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很难再保持初心。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张弛道:“我在想当初咱们上学的时候。”
林黛雨道:“很怀念吗?”
张弛笑道:“那段记忆很美好。”
林黛雨唇角露出一丝略带苦涩的笑容:“我并不这么认为。”
咻!
一支羽箭从密林中射出,目标不是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深深钉入林黛雨左侧的树干上,箭尾的翎毛在剧烈颤抖着,树干因此而发出嗡嗡不绝的声音。
张弛走过去将林黛雨挡在身后。
林黛雨不见任何的惊慌,伸手将羽箭从树干上拽了出来,看似毫不费力,张弛却知道没那么容易,箭杆没入树干将近三分之一,而且镞尖生有倒钩,林黛雨竟然轻松就将羽箭拽了出来,足见她现在的力量已经相当强大。
“劲儿挺大!”
林黛雨道:“一直如此。”
“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过去我隐瞒实力。”
林黛雨从随身背包内取出一张折叠反曲弓。
张弛知道她是有备而来,可没想到准备得这么充分,连武器都带来了。
“你这是准备打猎还是杀人?”
林黛雨将那只羽箭扣在弓弦上:“防身!”
弓如满月,羽箭追风逐电般射向密林之中。
嗷嗷!
密林中发出一声惨叫,张弛快步向上冲去,遇到危险他第一个冲锋陷阵,目的是要将危险阻隔,避免林黛雨受到伤害。
林黛雨这一箭射中了一头野猪,野猪不大,应该还是幼年,这一箭刚好穿透了它的颈部。
林黛雨随后赶到,看到那在雪地上仍在不断抽搐的野猪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野猪自然不可能向他们发动偷袭。
张弛道:“袭击者的目的不是要杀我们。”如果真心想要暗杀他们,这一箭的准头不会错失那么远。
林黛雨道:“警告吧。”
张弛道:“还想继续?”
“我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
张弛道:“小雨,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林黛雨点了点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也一样。”
张弛道:“你和我不同,我从事的工作必须要求保密,你明明可以选择更安逸的生活为什么要把自己置于险地呢?”
林黛雨道:“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我知道你想为你爸报仇,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之所以会到今天的局面到底是谁造成的?”
林黛雨望着张弛道:“你是想告诉我,所有一切都是我爸造成的,我们林家之所以落到现在的境地,完全是咎由自取?”
“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想你拿自己的未来和生命做赌注,如果你爸泉下有知,他也一定不想你这个样子。”
林黛雨道:“张弛,你没资格评论我家的事情,如果你不想陪我,你现在就可以下山,你过去改变不了我,现在也是一样。”
“我没有改变你的想法,小雨,我可以帮你,但是至少你要对我坦诚一点吧?”
“你对我坦诚了没有?当初你明明知道我家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不对我说实话?”林黛雨愤怒地说道。
张弛叹了口气,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总不能告诉她,她的亲妈黄春晓其实已经死了,是林朝龙利用换脑术用楚文熙替代了她的母亲,真相通常是残忍的。
林黛雨道:“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不放手,你改不了任何事,你想要去报仇,可事实却是你根本报不了仇,最后伤害的只有你自己。”张弛道出一个让她无法接受的事实。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