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之全能至尊
小說推薦萬界之全能至尊万界之全能至尊
【抱歉,暂别阅读】
【本章还差3000字修改】
【请4小时后再来修正】
………………
…………
……
那水晶色的流光,并非是专用于保护谁,而是明显地一视同仁地阻拦他们彼此间互相攻击。
不论是猪头人攻击江言,还是江言攻击猪头人,这种行为都会被那水晶色的流光阻拦下来。
结合之前从中枢那里了解到的规则内容,猪头人哪里还会不明白,这分明就是空间中枢设下的规则执行机制。
除非他们的实力能够超出空间中枢的约束范围,否则,即使再怎么拼命,空间中枢设下的规则所具现出来的这层水晶色的流光,也会将他们所有的不安分的想法都压制下去。
所以,猪头人只能无奈地放弃了再做这种无用之功。不过实际上,它的内心里其实也是有些庆幸的。
因为从刚才双方还未触发空间中枢的规则干涉之前的那短暂交手来看,对面这个人类的实力其实是远胜于他的。
真要是抛开空间中枢的约束,让双方不留余地地死战一场,猪头人知道,最终败亡的多半会是它这边。
所以,有着空间中枢的规则约束,这对于猪头人来讲,其实也算是一件好事。
而跟猪头人不同,江言在刚才的跟空间中枢规则力量的短暂接触之中,注意到了一些重要的细节——那些看似能量光粒子一样的水晶色流光,其本质上,乃是一枚枚微小到了极致的神秘符文代码所构建而成。
而那一枚枚微小到极致、即使以超凡者的眼力也不一定能看得清的符文代码,还具备着一个非常有趣的特性。
跟寻常的文字不同,这里的每一枚符文代码,都是处于动态之中,也就是说每时每刻的文字形态似乎都在发生着变化,并且还找不出任何的规律。
这种诡异又神秘的特性,使得常人根本无法对这些符文代码进行解读。
然而,江言却不在此列。因为他自己的数据之力,其实如果仔细去观测的话,其本质跟现在的这种符文代码基本是一模一样的。
这是江言第一次如此直观地观测到异种数据空间中枢的力量展现。
也是通过这次的观测,江言再一次确定,这异种数据空间最深处埋藏着的秘密,跟他自己的数据之力有着极为深刻的联系,甚至于,两者这高度相似的特性,说这两者是同出一源的,江言也不会感到任何的奇怪。
江言的内心渐渐地火热了起来。
‘果然,我的预感是正确的。只要能够彻底破解这异种数据空间的秘密,将其纳入手里,我必然能够得到极大的好处,甚至于很可能让我的数据之力获得脱胎换骨般的进化!’
就在江言内心里因为看到了希望而有些心潮澎湃的时候,他忽然眉头微微一动,将视线往旁边移动,就看到了远方的天幕中,那个刚才主动挑衅他的猪头人,不知何时已经转过身朝着天边飞奔而去。
以猪头人那达到了「圣者」阶位的实力,在这种一心逃遁的情况下,那无比强横的体质充分地被发挥了出来,对方每一步的跨出,直接踩在虚空中,落脚之处都会炸起一片澎湃狂暴的冲击波。
甚至于,那炸开的区域中的光线似乎都会短暂地扭曲了一下。那是猪头人强横的脚力踢踏虚空时,将空间本身踩得发生了扭曲才会出现的景象。
而引起了这么大的动静,猪头人凌空飞奔的速度自然也是出奇地快,甚至已经快过了江言见过了越大多数圣者级的超凡者的全力飞行速度。
……
…………
………………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抱歉,以下暂时是无意义的凑数内容,请看到这里的书友们4小时后再来将本章刷新一下予以修正】
……………………
………………
…………
……
“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忽然间,猪头人的背后传来了江言的声音。
猪头人猛然转身,就看到了那人类正骑着那匹白马,毫无立足点地直接悬浮在上百米的半空中,正平静地俯视着自己。
‘什么时候到那里去的?!’
猪头人心里泛起了一抹冰凉,因为它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丝毫的异样痕迹,完全没有捕捉到江言是如何移动的。
‘不妙,这个人类强得超出我的预期了!’猪头人在内心里暗暗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了,同时也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
“唔……稍微做个实验吧。”
看着下方如临大敌的猪头人,江言想了想,朝着它竖起了剑指,凌空轻轻一划。
一道银色的弧形剑光斩击伴随着江言的动作,瞬间刺破了空气,朝着猪头人狠狠斩下。银色的剑光透着无与伦比的锋芒气息,所过之处,虚空都清晰地被切开,出现出了一条漆黑深邃的裂痕一路从空中蔓延而下,从下往上看去,就仿佛这一片天空都被银色的剑光一分为二了一样。
在这刹那间,猪头人嗅到了致命的危险,它怒吼咆哮了起来,手上摸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虎头大刀,对准了天空便是全力一劈。
雪亮的刀芒冲天而起,同样带着斩裂虚空的威势划破长空,毫不退缩地迎向了江言释放的剑光。
然而,这两道气势看起来不分上下的剑光和刀芒,在接触之后却一下子就高下立判,银色的剑光很轻易地就斩碎了刀芒,就像是切开一张纸一样轻易,然后余势不减地继续斩向了猪头人。
‘这不是普通的攻击!!’
直到这时候,猪头人才终于感知到了,那极度内敛的银色剑光上,所携带着的一抹极度锋锐的概念法理的痕迹。
此谓「金」之法理奥义的概念效果之一:锋锐!
这份法理奥义,原本是属于佩利欧的,但此刻也已经被江言解析并复制到手里了,只不过依然处在雏形奥义的层次上,并未完善成为真神权能。
如果给江言充足的时间,或者将佩利欧抓来,江言倒是有把握将其升级成权能,但,现在没有那个必要。
哪怕并未晋升成权能级,仅仅以奥义级别的「锋锐」法理,对于如今的江言来说也是够用了。在这异种数据空间的试炼场内,实力最强的人,也最多只是到准神层次罢了,他们所掌握的最强力量便是近乎圆满的法理奥义。
这异种数据空间的试炼选拔,似乎只针对于真神境界之下的存在,对于达到了真神之境及以上的存在是不会招收进来的。
或许也是因为,达到了真神之境的那些伟大存在,已经不是这异种数据空间可以随意拿捏摆弄的了,祂并没有能力强行将那种级别的强者拉来进行试炼,反而还得担心对方会不会直接用暴力破除了试炼规则,强行侵占和破坏这异种数据空间的权限。
江言有时也在庆幸,这异种数据空间没有将那些真神级的强者拉进来,否则,或许就轮不到他来染指这种宝物了。
简而言之,现在得到了『欺诈』神格碎片的权能力量之后,江言在这异种数据空间内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上限几乎快要完全解除了,如今这种达到了准神级层次极限的法理奥义攻击,他随手就能施展出来。
除非是像弗洛伦斯那样的个别例外,否则一般的试炼者,在他手下可能都走不过一招。
不过这一次,在江言的有意控制下,他对猪头人释放的攻击速度其实并不算太快。
面临着江言附加了「锋锐」法理奥义的剑光,那猪头人脸色狂变,放声嘶吼之间,双目忽然泛起红光,浑身血气猛然炸开,整个人的气势竟是凭空暴涨了好几倍,变得犹如一尊浴血的修罗般,气息恐怖至极。
沐浴在血光之中的猪头人,竭尽全力地在身上撑起了一层仿佛由血雾组成的、近乎实体的护体血色铠甲,同时手上的虎头大刀还连连斩出一道道血色的刀芒,透着恐怖的杀伐威势接连袭向天空。
然而,没用!
接连十几道血色的刀芒不断地由下而上劈斩在那银色的剑光上,却犹如以卵击石,每一次都是血色刀芒率先被一斩分成两截崩碎,而那银色剑光落下的速度并未因此而有丝毫的减缓。
看到这一幕,猪头人几乎要绝望了,很明显,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哪怕它动用了燃烧气血的秘术,又开启了名为「嗜血」的辅助性法理奥义极大地增幅了自己的攻击力,也依旧敌不过江言随手挥下的融入了「锋锐」法理奥义的这一道剑光。
实在是,双方所使用的法理奥义,在对法理奥义的领悟深度上有着明显的差距,就如同初中生跟高中生的习题难度一样,后者能够胜过前者也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一波血色刀芒爆发之后,剑光终于是彻底落到了猪头人的头顶,而猪头人已经没有余力再在这么短的时间重新爆发一次了。
就在猪头人内心里万分焦虑和惊惧,等待着那剑光临身的时候,它预想中的痛楚却并没有到来。
“诶?”猪头人疑惑地仔细看去,却发现,它的身体周围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一层看起来虚幻半透明的水晶色的流光。
那从天而落的恐怖银色剑光,此刻正是被这一层围绕在猪头人周身的水晶色流光给牢牢抵挡住了。
任凭银色剑光如何冲击,那一层薄薄的水晶色的流光护壁都始终稳固存在着。
最终,银色剑光的能量就这么被彻底耗尽,崩碎消散在了空气中。而那水晶色的流光也像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一样,紧随其后地也消散无踪了。
“这是……”猪头人满是疑惑地打量了一遍自己的周围,哪怕它全力感知,也依旧还是没能发现任何的异常。根本察觉不到那在危急时刻救了自己的水晶色流光,究竟是来自于哪里。
倒是江言,在看到了这一幕之后,眼里却是浮现出了一抹了然之色。
猪头人也隐约想到了什么,但现在还在战斗之中,它也没心思去仔细探究了。
抬头怒视着江言,猪头人那泛红的眼里浮现出了一抹狠厉之色,抓起虎头大刀,它脚步一踏,便是踩碎了周围上百米方圆的大地,整个人冲天而起,眨眼间就飞冲到了江言的面前,手里的虎头大刀上燃起了血红色的光焰,对着江言当头就是一刀劈落。
那血色的刀锋所过之处,虚空都为之寸寸崩裂。
“给爷死来!!”
听着猪头人的怒吼,江言只是眼皮轻轻抬了一下,却并没有做出什么动作。
实际上,猪头人的进攻速度,在江言的眼里根本算不上有多快,他如果想,有的是办法能够不被这家伙近身。只是,江言觉得没有必要那么做罢了。
不仅仅是没有反击,江言现在面临着猪头人气势汹汹的当头一刀,他甚至既没有防御,也没有闪避。
因为江言敏锐的感知,已经察觉到虚空中那再度波动起来的、让他感到颇为熟悉的无形力量汇聚到了他的面前。
就在猪头人的虎头大刀即将劈到江言脑袋上的前一瞬间,一层水晶色的流光再度出现,不过这一次却不是为了帮助猪头人了,而是护在了江言的面前,为他牢牢地挡住了猪头人这几乎拼尽全力的一刀斩击。
挡——!
近乎全力施展的一刀被挡下,那狂暴的反震之力让猪头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飞出了数百米才止住了退势的猪头人,喘了口气,脸色阴晴不定地看着那环绕在江言面前、正在逐渐散去的水晶色流光护壁,它心里颇有些五味杂陈。
现在,猪头人也已经彻底明白了过来,双方似乎是打不下去了。
因为,哪怕继续打下去,也已经没有意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