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476g熱門連載小說 港樂時代 ptt-第455章 留住我吧鑒賞-no4nt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喂,哪位?”
“什么?北京填鸭,宫保鸡丁?”
凡路仙途
林妈妈没好气地说:“你打错了,我这里不需要这些什么乱七八糟东西。”
“啪!”她把电话直接收线。
林清瑕的表情一怔,脸上有一点古怪,然后很快就恢复若无其事的样子。
她转过头去,似不经意地问:“妈,是谁打电话来呀?”
林妈妈摇摇头,“搭错线的,问我们是不是订了一份外卖餐点,真是莫名其妙的。”
她又抱怨了一句:“这酒店前台也真是的,都没问清楚什么人,就乱接电话上来。”
林清瑕嘴角微微下垂,微不可察地忽然露出一丝笑意,然后快速地湮没了。
她把抱枕放在小腿上,闲闲地说:“妈,那你先去睡觉吧,我自己在这里看一会电视。”
林妈妈叮嘱道:“你别太晚了,你看看你自己这段时间精神差了许多。”
林清瑕笑嘻嘻地回答:“知道了,我明天上午没有戏,可以睡个懒觉。”
等到林妈妈进去进去房间关门后,林清瑕仍然还在装模作样地在看电视节目。
我家古井通武林
但是她的耳朵却竖起来,细心留意着妈妈房间的动静,判断她是否休息了。
过了半响后,确认房间内安静了下来,林清瑕终于吁了一口气。
她面色平静地坐在一角,虽然看着电视机,但眼睛完全没有焦距。
她的一颗心早开始砰砰地跳了起来,心里有点期待,也是有点紧张。
那扇随时可能会被敲响,是不是她等候的人来了呢。
林清瑕还是按捺不住心情,从沙发上站起来,光着小脚丫在地毯上踯躅地踱步。
她努力镇静下来,撂一撂头发。
林妈妈说她这几天精神变差了,有时候还魂不守舍,并不是缘由的。
她只是想到还有几天就要离开香港了,心里十分不舍,导致情绪有些起落。
她在香港的这几个月不知过得多轻松愉快,让她都不想回台北去了。
在台湾的生活太忙碌了,甚至同时扎几部戏,一天分身饰演不同的角色。
有时候入戏太深,一度没回过神来,感觉自己像是有点精神分裂了。
相比在香港的生活简单得多了,每天就在穿梭在影城和酒店之间,两点一线来回。
絕色占蔔師:爺,你挺住!
没戏拍的时候,偶尔和妈妈、妹妹去逛逛街,买买衣服,或者偷偷去和男朋友去约会。
在工作的时候她扮演宝哥哥,她在感情上却是他的林妹妹,就是这么简单。
“笃~”
林清瑕的心脏剧烈一跳,下意识冲了过去,但是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
她开始变得犹豫起来,她今天如此莫名的失态,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解释。
今天亲眼见证在教堂举行的婚礼,把她之前不去想的负面东西,通通都浮现在心头了。
廢柴千金:腹黑嫡女惹不得
林清瑕想到将来他会不会也是在这座教堂举行婚礼,而那个新娘并不是自己。
她想象着自己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观礼嘉宾,心中忽然就忍不住隐隐痛了起来。
那一瞬间,她心里非常害怕失去他,一时冲动,才会当面说出那番追问的话。
但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两人的关系增加很多了不确定性。
他会不会认为自己是在让他做出什么承诺,或者认为自己是在逼迫他作出选择。
他是越来优秀了,吸引身边围绕的女孩越来越多,她自问也没信心是他心中最爱的一个。
“笃~”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又被敲了一下,依然是那么轻声,不会惊动到里边的林妈妈。
外面的人只能是他了,不会是别人,她十分肯定,甚至都能感受到门外他的气息。
林清瑕悲哀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三分矛盾,五分彷徨,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她觉得今日这样对他紧逼,会不会引起他反感,或是让他萌生了退意。
尤其是在她离开香港的前夕,选择和她来摊牌,跟她结束不过几个月的恋情。
或许对他来讲,少她一个,可能顶多伤心一阵子。
非娶勿擾 月胭脂
但她扪心自问,自己放得下吗?
她对待这段感情是认真的,非常投入的,甚至有了厮守一生的想法。
不然也不会在短短几个月,就轻易地和他发展到亲密无间的关系了。
现在只是一墙之隔,却让她的心里几番变幻,如同经历了一个世纪。
“笃~”
门第三次敲响,还是保持着那个力度,外面的人显然是耐心十足。
林清瑕茫然低下头,脸上露出羞愧,表情错纵复杂,一时间不知所去何从。
这仅仅不过几尺的距离,竟让她难以有勇气往前跨出一步,犹豫再三。
她害怕会得到难堪的答案,所以有了逃避的念头,情愿当个鸵鸟,感情的逃兵。
林清瑕心想,再让等等。
但等了一会,却也没有敲门声了。
事不过三,林清瑕心中却不由暗自焦急起来,他不会走了吧?
讀檔1998
她也不顾及想太多了,伸手匆匆把门打开向前看去时,她整个人怔怔起来。
霸上搞怪小丫頭 辰ˇ落依
卢东杰静静站立在那里,双手插在裤袋里看着她,但笑不语。
自今天早上五点开始,整个婚礼流程他没有一刻休息,然后还要马不停蹄赶到这里。
林清瑕如见到他时,他神情已有几分疲惫,可是脸上的笑意仍然是那么温柔。
詭異女友的秘密
林清瑕看着他,卢东杰也看着她。
他一见林清瑕无恙,略为放心,脸上有些清减,精神却还不错。
她一件大袖子的衬衫,在腰间束着一条长裙子,头发扎成马尾,一贯的清丽可人。
誘拐在室男
林清瑕整整表情,恢复了面色清冷,一眼不发地看着他。
她尽量使自己表现冷静,不想让他看出什么倪端,“现在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卢东杰耸耸肩,微笑地简单说:“心不由主,就是放心不下你呀。”
網遊之龍語法
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把林清瑕伪装的心里防线,筑起的冷漠城墙,全线击溃。
林清瑕和他紧紧拥抱一起,但不知恁地,鼻子一酸,眼泪缓缓流下来。
半晌,卢东杰想松手,可是林清瑕仍然紧紧抱住不放,整个脸埋在他胸膛里。
这也许是她一生中情绪失控最严重的时刻了,她喜极而泣。
人生最好的三个词,失而复得、虚惊一场、久别重逢。
她觉得今天好像都经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