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g72y都市言情小說 仙草供應商-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西門婉兒-59csl

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
“是啊!李牧白是谁?好像没有听说过此人!想来这位李前辈是苦修之士,这才声名不显。”
这时,一道青光飞射而来,落在石樾对面。
青光赫然是一名眉清目秀的青裙少妇,她的背上背着两口青色飞剑。
“妾身西门婉儿,李道友既然拔出了此剑,就是我们万剑宗的座上宾,李道友,请移步说话。”青裙少妇简单介绍了一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石樾沉默的点点头,将残剑插回凹槽之中,跟着西门婉儿朝着山顶飞去。
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山顶,一座漂浮在高空的青色宫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青色宫殿外面,立着两具巨大的人形雕像,其中一具就是天虚真君,另外一具雕像是一名神色坚定的红袍老者。
“西门夫人,不知天虚真君旁边那位前辈是?”石樾好奇的问道。
西门婉儿微微一笑,傲然道:“那是我们万剑宗的立派祖师谢十三,祖师爷的真名没多少人知道,不过红莲真君道友可能听说过,祖师爷当年可是跟天虚真君齐名的人物。”
“红莲真君?恕在下孤陋寡闻,在下还真的没有听说过。”石樾用一种歉意的语气说道。
西门婉儿也不生气,解释道:“这不奇怪,祖师爷的性情孤僻,好友并不多,不过当年我们祖师爷可是跟天虚真君一起杀入魔族老巢,斩杀了一位大乘期魔族。”
石樾笑了笑,道:“原来如此,能跟天虚真君并肩作战,贵派的祖师爷自然不是泛泛之辈。”
二人纵身飞入宫殿内,殿内装饰华丽。十八根擎天巨柱雕琢着大量的奇禽异兽,聚集了十多位合体期剑修,一名慈眉善目的青袍老者坐在主座上。
“赵师兄,诸位道友,这位是李牧白李道友,他来自黑鸦星域。”西门婉儿指着石樾介绍道。
“黑鸦星域?老夫在黑鸦星域呆过几百年,并未听说过李牧白。”一名剑眉朗目的蓝袍老者有些困惑的说道。
鴻鈞訣 青樓小貓
石樾淡然一笑,解释道:“在下平时都在洞府修炼,很少露面,道友没有听说过也很正常。”
青袍老者豪爽一笑,道:“李道友,恭喜你拔出残剑,按照祖师爷留下的祖训,拔出残剑者,奖励一瓶斗剑丹,还有一次进入万剑壁的机会。”
嗇夫記
石樾自然是知道这万剑壁的,万剑壁是一件通灵法宝,位列星域万灵榜第二十一名,万剑壁是辅助法宝,若非如此,挤进前十都没有问题
说哇,青袍老者袖袍一抖,一个青色瓷瓶飞射而出,朝着石樾飞去。
石樾接住斗剑丹,道了一声谢。
“李道友难得来一趟,一起交流下剑道心得如何?顺带举办一个小型交换会。”西门婉儿的语气热络。
石樾自然不会拒绝,笑着答应下来。
他们修炼的剑诀不一样,操控飞剑的手法也不一样,每个人都说出自己对剑道的理解,石樾受益匪浅。
石樾说的比较少,他更多的是聆听,没有办法,他这些年忙着打理生意以及凝练法相,哪有那么多时间感悟剑道,耽搁了剑道的领悟,这一次万剑星域之行,其实就是一次机会。
半个时辰后,交流完修炼心得,他们开始交换物品。
“老夫作为东道主,老夫先来吧!”青袍老者袖袍一抖,三样东西飞射而出,
一块泛着七彩灵光的玛瑙石、一块青红色的晶石和一截通体金色的灵竹。
“七彩玛瑙石一块、青焱晶一块、五千年的金罡竹一截,换取同等的炼器材料。”
话音刚落,有数位合体修士给青袍老者传音,石樾根本看不上这三样东西。
倒不是说这三样东西不珍稀,只是没有让他心动,他见过的好东西可不少。
家有貓女:兇殘冥主別這樣
青袍老者只是交换了七彩玛瑙石和青焱晶,金罡竹没有交换出去。
陆续有修士取出交换物品,这些东西都是珍稀之物,当然了,他们要交换的也是珍稀之物。
石樾根本看不上眼,他们拿出来的大都是炼器材料,炼丹材料少之又少。
“灵豆一颗、五千年的青雷竹一截,换取同等价值的东西。”西门婉儿取出一个青色木盒和一截青色灵竹,青色灵竹表面有丝丝青色电弧跳动。
听到灵豆二字,石樾双眼一亮。
他本来就想寻找一颗灵豆,没想到这么快被他碰到了。
“西门夫人,在下用一株九阳玉鳞果跟你交换如何?”石樾传音说道。
九阳玉鳞果是一种珍稀的火属性灵果,九阳玉鳞果树的生长环境特殊,通常生长在万年以上的火山地带,千年火山都无法生长。
火灵气越充沛的地方,九阳玉鳞果树才能顺利生长下去。
西门婉儿听到“九阳玉鳞果”五个字,眼中讶色一闪而过,她可是很清楚九阳玉鳞果的生长难度。
玩轉魅色男團 沫分離
一枚灵豆固然珍贵,可是跟九阳玉鳞果比起来,还是差远了。
西门婉儿正要答应,耳边传来另一位修士的传音,她眉头一皱,思量片刻,给了石樾一个歉意的笑容。
“抱歉,李道友,别人的东西让我更加满意。”
西门婉儿跟一名浓眉大眼的黑袍老者交换,也不知道黑袍老者拿出了什么东西,居然让她无视九阳玉鳞果。
半刻钟后,石樾走上前,他取出五样材料,四株三千年的珍稀灵药,一枚化神期的豆兵。
到了合体期,想要再进一步是很困难的事情,珍稀灵药固然珍贵,一两株的作用不大,除非炼制成丹药,那样的诱惑力会大一些。
“换取灵豆,珍稀灵药灵植都行,不过年份不能太低了。”石樾沉声说道。
看到李牧白拿出来的东西,在场修士都有些心动,当即有数人走上前跟石樾传音。
“化神期的豆兵?若是炼虚期的豆兵,老夫倒是愿意拿灵豆跟李道友交换,化神期的豆兵帮不了什么忙。”黑袍老者传音说道。
石樾心中一阵冷笑,灵豆的价值再高,也不过是一枚灵豆,豆兵可是成品,一枚灵豆不一定能炼制成豆兵,两者的价值根本不可比较。
“炼虚期的豆兵?道友也真的敢说,拿一枚灵豆交换炼虚期豆兵?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石樾的语气淡漠。
黑袍老者目光一转,他自然听得出来,李牧白有炼虚期的豆兵,能否换到炼虚期的豆兵,就看他拿出什么东西了。
黑袍老者取出两个玉匣和一个青色木盒,递给石樾。
石樾随手放出一片青色霞光,罩住他全身。
他打开木盒,里面正是那枚灵豆,两个玉匣分别装着一截半尺来长的血色木头和一株通体白色的灵竹。
血色木头不断涌出丝丝鲜血,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白色灵竹涌现出丝丝寒气。
“泣血魂木、雪晶竹!”石樾眼中讶色一闪而过,面露欣喜之色。
泣血魂木是炼制替劫法宝化血珠的材料,而雪晶竹是炼制冰属性飞剑的绝佳材料,也可用于布置冰属性阵法。
石樾假装沉吟半刻,传音说道:“道友这三样东西确实不错,不过炼虚期的豆兵可不是大白菜,道友要再拿出几样东西才行。”
他有掌天珠在手,有道兵树在,他不缺灵豆,当初为了炼制出炼虚期的豆兵,他报废了多枚灵豆。
石樾的实力比较强,又有多件通灵法宝,说实话,豆兵对他的帮助不大,他有一套通灵法宝,同阶罕有敌手,豆兵更多的是给自己的心腹和手下使用。
其他修士可没有掌天珠,对他们来说,一枚炼虚期豆兵的价值不亚于一件通灵法宝。
合体修士或许可以轻松杀死炼虚修士,可没那么容易毁掉一枚炼虚期的豆兵,豆兵的神通比同阶的修仙者强很多,最重要的一点,豆兵都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一般的攻击很难伤到豆兵。
有一枚炼虚期豆兵,斗法的时候可以牵制一下敌人。
黑袍老者沉吟片刻,又取出一个青色木盒,递了过去,传音说道:“再加上这块龙血石,不过除了炼虚期的豆兵,老夫还要化神期的豆兵,龙血石要经过数千年才能演变而成,是炼制血道宝物的上佳材料。”
“龙血石?成交。”石樾答应下来。
双方仔细检查了一下,确认都没有问题后,完成了交换。
陆续有其他修士取出东西交换,不过石樾并未看上这些东西。
交换会持续了小半个时辰,这才结束,众修士陆续离开。
“李道友,请跟妾身来,我带你去万剑壁所在的地方。”西门婉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石樾点头,跟着西门婉儿离开。
穿过一条长长的青石通道后,他们在一个石室门口停了下来。
石室的大门紧闭,一道五彩光幕罩着石门,光幕表面遍布五色符文,每一枚符文都好像活物一般,
“咦,这是五光须弥阵!这可是十大太古神禁啊!”石樾有些惊讶的说道。
太古神禁是修仙界比较厉害的阵法禁制,别说合体修士,灭杀大乘修士都不是问题。
据说当年天虚真君就曾经布下过太古神禁,重创两位大乘期的魔族。
索愛無度:女人乖乖讓我寵
“李道友也懂得阵法?”西门婉儿有些惊讶。
高阶的阵法师很少,纵然是西门婉儿,也只是看过一些阵法典籍,她也无法一眼就认出此禁制,修仙界的阵法太多了,还有改良版的阵法,多不胜数,她不是阵法师,还真的认不出来。
李牧白是剑修,难道兼修阵道?
“在下在典籍上看过,随口一说。”石樾有些含糊的说道。
李彦要在蓝海星布置大型阵法,就是参考了五光须弥阵,遗憾的是,她没有五光须弥阵的阵图,只是查阅过五光须弥阵的威力,自己尝试布置类似的阵法。
西门婉儿也没有多说什么,取出一枚方形的五色令牌,注入法力,一大片五色灵光飞出,没入了五色光幕上面。
五色符文迅速溃散不见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打开石门,一个亩许大的石室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石壁是金色的,刻画着大量的飞剑,这些飞剑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内涵乾坤。
“李道友,你可以再次停留一个月,能领悟多少就看你自己了,天虚真君也参与炼制万剑壁了。”西门婉儿说完这话,转身离开了。
“砰”的一声闷响,大门再次关上了。
石壁上的飞剑骤然光芒大涨,发出刺耳的剑鸣声,密密麻麻的剑气飞射而出,从四面八方劈向石樾。
石樾一张口,风焱剑丸飞出,一个盘旋,化为一把青红两色的飞剑,迎了上去。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所有来袭的剑气尽数被击溃。
恣意人生 醛石
十息过后,没有剑气再飞掠而出,石樾站在万剑壁面前,目光紧盯着石壁上的飞剑。
他有一种错觉,这些飞剑好像是活物一般,有自己的想法。
他感觉眼前一个模糊,自己骤然出现在一片郁郁葱葱的青色竹林之中,数以千计的飞剑零散的插在地面。
一阵微风吹来,竹子左摇右摆,发出“哗哗”的闷响。
一夜成癮:狼性總裁霸道愛
石樾眉头一皱,朝着附近望去,放眼望去,入目之处一片翠绿。
“这是万剑壁里面的场景啊!”石樾微微一愣。
他抬步朝着前面走去,随手朝着一把青色飞剑抓去。
狂风大作,这把飞剑骤然飞射而走,似乎不愿意搭理石樾。
“想走?没门。”石樾一声大喝,右手朝着青色飞剑虚空一抓。
仙聲奪人
青色飞剑顿时定住了,剧烈的摇晃,发出一阵阵清澈的剑鸣声。
在一股神秘力量的牵引下,青色飞剑不受控制的朝着石樾飞来,落在石樾手上。
青色飞剑晃动不停,发出一阵阵清澈的剑鸣声,它似乎有了灵性,想要挣脱石樾的束缚。
石樾握着青色飞剑,挥舞了起来,剑光飞舞,剑气纵横。
青色飞剑晃动不停,发出一阵阵清澈的剑鸣声,它似乎有了灵性,想要挣脱石樾的束缚。石樾握着青色飞剑,挥舞了起来,剑光飞舞,剑气纵横。